615 纸醉金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那声轻飘飘的“成虎兄弟。”我顿时感觉脑袋好像大了一圈,心脏止不住“咯噔”狂跳两下,不过愣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装作好像没听到的模样。

狐狸停下脚步,侧头望了我一眼说,孔家废物喊你呢?

“没有吧,你出现幻听了!”我拽着狐狸没松手,也没敢回头,继续往前迈腿,脑子里快速琢磨待会应该准备什么说辞。心里一顿诽谤狗日的孔令杰真不地道,明明已经回“鸿图会所”里,竟然还从门缝里偷看。

这时候孔令杰又从后边戏谑的喊了一声:“成虎兄弟,不够意思啊!到石市来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怎么?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老朋友啊?”

我知道这损货绝对是认出来我了,再继续伪装下去,肯定会让他更起疑心,将来或许更麻烦,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打声招呼,就朝狐狸低声说。你先回花街,抓紧时间把脸上的伤口包扎一下,你师父还等着你呢,这儿交给我应付,别跟我客气,咱是哥们!

狐狸叹口气说,孔令杰不好对付,小一辈儿里面就数他最难伺候。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看的出来心底应该挺感动的。

我点点头笑着说,安了!我心里有数。

然后朝旁边的邓华和胖子使了个眼色,两人搀着狐狸快速离开,等他们走远以后,我深呼吸两口,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转过了身子,其实让狐狸走,我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我身上的秘密太多,眼下不确定我们关系的时候,不适合让他全部知道。

我回过去头,见到孔令杰左右手分别搂着一个漂亮女孩,正对着我眉开眼笑,也屁颠屁颠跑了过去,朝着孔令杰抱拳说,真是巧了,没想到刚到石市就碰上孔少,哈哈。

孔令杰似笑非笑的瞄着狐狸走远的背影,微笑着说,成虎兄弟怎么会跟那样的垃圾走到一块的,以你在崇州市的地方,不应该认识那种街边下三滥的啊。

说实话每次瞅着这逼高人一等的模样时候,我就恨不得卯足拳头照着丫的大脸来上几拳头,我抓了抓后脑勺说,孔少又在指桑骂槐了,我有个毛线地位。啥时候站在您跟前不都是个小跟班嘛,我和狐狸很多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我从老家犯点事儿在石市蹲看守所,我俩关在一个号子里。

孔令杰拖着长音“哦”了一声,朝我勾勾指头说。不管怎么说,相逢即是缘,难得成虎兄弟到石市来,更难得咱们刚好碰上,那我就尽地主之谊请兄弟喝杯酒水。

“孔少真是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沾您点便宜。”我沉思了几秒钟,点点头,然后马仔似的跟在孔令杰的身后迈步走进了“鸿图会所”。

之前那个中年人一直饶有兴致的从边上打量我,我看的出来他并不怕孔令杰。只是出于礼貌才显得有些恭敬,走进“鸿图会所”以后,我更是大吃一惊,这地方内部装潢的简直就和宫殿有一拼,红地毯、浮雕吊顶,晶莹剔透的水晶摆灯,处处透漏着一股子金碧辉煌的贵气,墙壁、屋顶是金色的,周围的一些摆设也是金色的。

乘坐室内电梯的时候,中年人接了个电话,朝着我和孔令杰微微点点头说,希望两位贵客玩的尽兴,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就不奉陪了。

孔令杰微笑说,强哥有事尽管去忙,都不是外人,你之前说的合作,我回去之后会和家父商议的,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说话的时候,孔令杰表情轻柔。宛如谦谦君子,如果他能把捏在两个美女胸脯上的手挪开的话,我想应该会更逼真。

跟随孔令杰走进一间很大的包房里,首先扑入眼底的就是一群美女,六七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正从晃眼的镭射灯下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咚咚”的重鼓点的慢摇音乐并不太刺耳,反而让人感觉有种一口酒还没喝就已经醉了的臆想。

大白腿、小蛮腰、香槟酒完美的诠释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纸醉金迷”,见到孔令杰带着我进屋,一帮美女顿时间蜂拥过来,一个个好像见到鲜花的蝴蝶一般绕着孔令杰莺莺燕燕。

我心底邪恶的想,这特么有钱人是会玩,平常小混子觉得找个小姐就已经是件了不起的事儿了,牛逼点的整套“马踏双飞燕”就已经厉害的要上天,这孙子一宿是要几飞?而且看这些姑娘可都不是店里面的庸脂俗粉,感觉不是模特就是空姐,也不知道丫的肾还好么。

见到木讷的站在门口,孔令杰摆摆手笑着说,招呼好我朋友。

几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立马围上了我,将我连拉带拽的揽到沙发上,说良心话我挺不适应的,之前在店里干仗把我身上整的脏兮兮的,外套和裤子上还沾着灰尘和血迹,再加上脸都没洗,侧脸上还贴着块纱布。整体感觉就好像是个刚扛完包的民工,而孔令杰西装革履,打扮的仿若给我结算工资的老板,我俩站在一块,不说长相,但是气质就天壤之差。

孔令杰笑呵呵的摆摆手,音乐声顿时变小,他微笑的望着我问,成虎兄弟这次到石市是准备谈什么大买卖?

我干笑着抓了抓脑皮说,孔少又取笑我了,我那三瓜俩枣的在您眼里叫屁的大买卖,实不相瞒,前阵子我们不是接了点小活儿,挣了点钱嘛,我寻思到省会买台车。又没什么熟人,就找到了狐狸,我们正吃饭的时候,狐狸接了个电话,谁知道跑这儿来闹事了。我寻思都是朋友,必须得管啊,没想到还歪打正着碰上了孔少您,话说孔少和我朋友好像有什么矛盾,不如我做东咱们回头找个地方喝顿酒,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说完话我长舒一口气,暗道:妈呀!可算把谎子给圆回来了。

孔令杰一边漫不经心的听我絮叨,两只手却没有闲着,正从边上的几个美女大腿和胸脯上来回摩挲,那副色中饿鬼的模样简直跟王建豪有一拼。我心想难道四大家族的孩子从小都没见过娘们嘛,一个个成年后都这么饥渴。

等我说完话,孔令杰点点头说,我和那个野种的关系有点复杂,就不多解释了。也希望成虎兄弟不要趟浑水,和狐狸保持一定的距离,有些人会为你带来杀身之祸的。

我点点头说,我明白!明天我就回崇州市了,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太快,真心适应不了,呵呵..

孔令杰嘿嘿一笑,朝着边上一个比基尼美女打了个响指说,让强哥给我来几瓶上年份的“尊尼获加”,千万别糊弄人哦,我这位兄弟可是行家,崇州市最大的夜店广场都是他的产业。

女孩摇晃着丰盈小屁股走出了包房,孔令杰很熟络的搂住我肩膀说,成虎兄弟,咱们今天只喝酒。不谈这些烦心事儿,你到石市是客,我是主,如果不招待好你,下次我到崇州。你肯定又得挑我理,我就一句话,希望兄弟喝好玩好,明天走的时候有个好心情。

“必须的!”我朝着孔令杰狂点脑袋。

我俩从包房里天南地北的吹嘘了两三个钟头,具体喝了多少酒,我也没数,反正最后结账的时候,我模模糊糊看到清单好像是六位数,从“鸿图会所”门口告别了孔令杰,我随手拦了辆出租车朝火车站的方向走,没敢直接回“花街”生怕那家伙会跟踪,脑子里不断的盘算,这孔令杰难道真的那么好心,只是单纯的想请我喝顿酒么?

想着想着我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洋酒这玩意儿当时不上头,可是有后劲儿,赶忙招呼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蹲在地上“哇..”呕吐起来,吐了个七荤八素,脑子更是好像塞满了浆糊一般的晕,现在别说回“花街”了,我连站起来就觉得很费劲,猛不丁一只纤纤细手伸到我脸前,手心里攥着一袋面巾纸,我竭力将脑袋抬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