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 谋划钱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在怎么暗杀钱进的事情上,我一筹莫展,可是当小七她们四个丫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老子的春天来了,现在是我反击的最好时机。

我抽了抽鼻子朝几个姑娘招手说,都坐!我现在还真有件要命的事情需要你们帮我办,但是很危险,搞不好咱们就得人头落地,所以你们考虑清楚要不要跟着我干。

小七和几个姑娘甚至都没听我说完,直接点头说“好!”

头一回碰上这么干巴利落脆的女生。反而整的我有些犹豫起来,小七可能也看出来我的彷徨,笑着望向我说:“三哥,你不要拿我们当成外人,用雇佣兵的话讲,你的每句话对我们都是命令!”

“我更希望咱们可以变成家人!”我摆了摆脑袋。

几个女孩抿嘴望向我,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都变得柔和了很多。

沉寂了几分钟后,小七犹豫了一下问我,三哥你知道脱北者么?

“脱北者?什么东西?”我迷惑的摇摇头。

小七轻声说,脱北者其实就和咱们平常说的偷渡意思差不多,不过这个词只针用于北韩,那些偷渡者都是北韩培养出来的特工和杀手,因为一些原因叛离北韩,流窜到南韩或者是周边的一些国家,有的选择过平淡的生活,有的加入一些武装组织,总之那种人特别危险,我们几个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速成的,听福来哥说。北韩的一些顶级特工都是用活人做靶子。

我点点头没有吱声,静等她继续往下说。

小七抽了口气说,三哥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花街对吧?我们前两天找你的时候,曾经在花街碰到了一个女孩子,虽然不确定她的身份。但我敢保证那个女孩子身上带着的那股死气就和福来哥跟我们介绍的脱北者一样,所以我想提醒三哥注意一点,碰上那样的人赶快跑,狗爷不是对手,我们更不是对手。

“等等,福来哥又是谁?”我好奇的问道。

“天门的战神!”小七的眼中马上出现一抹崇拜,不止是她,就连旁边的几个姑娘脸上也洋溢着爱慕之情。

小七臊红着脸说,狗爷带着我们到老挝训练,福来哥正好也带着一批天门的人在训练,福来哥真的很强,一个人可以打爆半支雇佣军,虽然我不知道半支雇佣军是个什么概念,但是看几个女孩脸上的崇拜之情,想来应该强悍到了极点。

天门战神?想想文锦、宋康外加上我师父,现在又出现一个什么福来,那个天门到底特么是干啥的,怎么尽出一些妖孽狠人,我摇了摇脑袋尽量不去想这些暂时没用的事情。

冷不丁小七停下话头,朝我吐了吐舌头说。对不起啊三哥,刚才打断你的话了,你继续说,需要我们做什么事情?

我抓了抓脑皮说,帮我接近一个人。他叫钱进!身份很特殊,在咱们HB省的地位也很尊崇,千万不要直接做掉他,暂时只是接近就好,男人没几个正经东西,要么贪财,要么好色,要么就是谋权,以钱进的地位,估计什么样的女孩都是手到擒来。所以你们得动动脑子。

我把钱进的身份简单和小七她们叙述了一遍。

小七点点头说,这个很简单,他既然玩腻了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温柔类型,我们就用别的身份接近,前天刚到石市的时候,我看电视新闻上说,近期石市去举行一场女子搏击比赛,届时会有一些大领导出席,如果钱进到场的话,我们可以利用那个机会接近他,就算没成功,我们也可以再想别的法子,只要他吃喝拉撒睡,就一定有机会钓上。

我想了想说,假设能成功钓上,咱们就合计制造一场车祸,让钱进受伤,然后自然而然的死在医院里,正常死亡的话,我想上面的领导肯定不会追查。

既然现在有小七她们四个信得过的美女加入。那我就直接否定了之前打算潜入钱进住的地方弄死他那么危险的计划,没人想要死,如果有选择的话,鬼才乐意担惊受怕的刺杀政府要员,退一万步讲,就算所有计划最后全都以失败告终,凭借小七她们的手段,做掉钱进应该不会太困难,此刻距离过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又闲聊了一会儿后,小七把她们的联系方式留给我,我们就分开行动了,临走的时候小七郑重其事的提醒我,千万要和那个“脱北者”保持距离,说老实话我挺懵逼的,我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都搞不清楚,怎么和她保持距离,不过想想我和那类狠人相差十万八千里,对方兴许只是路过,如果真想做掉我的话。我恐怕早就挂了,也没太当成一回事。

我又从床上躺了一会儿,才爬起身返回“花街”,不管怎么说小七她们四个的回归,对现在的我来说无异于最大的一味强心针,她们也将成为我最后的底牌,隐藏在暗处,随时给想要弄死我的人一记痛击。

我回到“花街”,大厅里的人已经乱作一团,满地都是烟蒂。哥几个全都在打电话,看到我突然进来,王兴愤怒的走过来推了我一肘子骂,你他妈死哪去了?一宿没有动静,我们他们都准备去围攻鸿图会所了。要不是金哥拦着让再等等,老子都准备给家里的兄弟打电话,调集所有人过来!操!

其他哥几个也都是又气又担忧的望着我。

我抓了抓脑皮,心虚的小声解释:昨晚上我让孔令杰给灌多了,本来想要绕几圈再回来的。谁知道躺在大街上睡着了,对不住了兄弟们,我罪该万死,让你们担心了!

看到弟兄们这么紧张,我要是心里没有感触,那就是木头做的,所以此刻态度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你他妈真是够够的!跟你真上不起这邪火,你自己不知道咱们现在身处外地,而且有多少人在担忧你么?”王兴不满的又推了我一巴掌,其他哥几个也七嘴八舌的围上我“声讨”。我耷拉着脑袋都快给这群“爹”们跪下了。

看训的我差不多了,胡金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小三爷毕竟是老大,你们这样多让人笑话,胖子和邓华出去给三爷买点饭,其他兄弟稍安勿躁。

胖子和邓华气鼓鼓的往出走,安佳蓓和陈珂分别给我端来一杯水,两个姑娘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多说话,整的我接谁手里的杯子都不合适。我干咳的说,谢谢啊,我不渴!

然后搂住胡金和王兴随便找了间包房,将小七她们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听到我的话,哥俩眼睛都亮了,王兴压低声音说,既然现在有别的法子做掉钱进,那陈二娃要不要做掉?那小子是个不安定因素,留在咱们身边的话早晚会坏事。

胡金想了想说,先留下来吧,万一小七她们没成功,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而且那小子这几天的表现还不错,昨天我们找出来那些面包车了,确实不是鸿图会所的。就是一帮社会闲散小流氓,不过是有人花钱雇他们干的,你猜雇佣的人是谁?

“肯定是鸿图会所的竞争对手呗,那个叫蓬什么生辉的场子吧?”我不屑的撇撇嘴。

“我去,神了啊,我三爷!”胡金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对!就是蓬荜生辉的人花钱雇的,蓬荜生辉的老板是岛国人,里面的服务生、马仔也都是岛国人,那帮畜生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鬼组!

“是山本一熊那个王八羔子么?”我“腾”一下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