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老衲为你卜一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摇摇头说,那倒不是,我抓住昨天带头的那小子严刑拷打了一顿,问的很清楚,他告诉雇佣他们的是个叫北菊什么龙的,反正不是山本一熊,我也问了有没有山本一熊这个人,那小子完全不知道,估计这边也是鬼组的一个分部之类。

“事实证明,岛国人的狗逼完全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狗的程度也如出一辙,这事儿告诉狐狸没?对了,狐狸和和尚碰上面没有?两人见面的场景是不是异常感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那种?”我很八卦的问道。

胡金坏笑着说。感不感人我不知道,但我挺心疼狐狸的,那小子脑门上得肿了葡萄那么大的包,昨天狐狸兴冲冲的跑回来,结果和尚二话不说就上去就捶了狐狸俩脑崩儿。两个脑瓜嘣儿就把狐狸弹出去两米多远,我去!你想想那是得多大的指劲儿。

我脑补了一下当时的画面,很不厚道的被逗乐,笑呵呵的问,然后狐狸急眼没?

胡金摇了摇脑袋说。没有!反而屁颠屁颠的给和尚请安,和尚寒着个大脸,让狐狸麻溜给他把鞋子和裤衩给洗了,今天爷俩不知道去哪逛了,大清早就出门。到这个点还没回来呢。

我抽了抽鼻子感叹,天下的师父一般黑。

当初我师父也是个死出,动不动就剥削我当短工,给他洗衣服做饭,外加擦皮鞋,不过现在一想到我师父狗爷,我心里竟然多了几分挂念。

然后我又侧头问王兴,昨天跟踪安佳蓓看出来啥没有?

王兴苦笑着说,我如果告诉你,我跟丢了,你信不?昨天还没走出花街我就找不到安佳蓓了,然后傻呵呵的从街口等着她给你买完饭回来,之后又去联系的木材厂的那帮兄弟,蓓蓓确实不简单啊,我和一前一后不超过五米,拐了弯我就找不到她人了。

我无所谓的说,跟丢就跟丢吧,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如果她真图谋不轨,肯定会露出马脚,眼下就当成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该怎么处怎么处。

或许是小七她们几个的回归,我现在有点腰杆挺直的感觉,总觉得啥问题都不叫问题,大不了老子就暗杀了你。那股久违的自信又重新回到了我身上。

闲着没事,我问胡金,金哥你知道脱北者么?

胡金想了想后说,以前好像听亮子说过,应该是北朝鲜叛逃出来的一帮间谍、特工啥的?那玩意儿跟电影似的。里面的人距离咱们十万八千里呢,我感觉那种人都属于恐怖分子了,头发丝都能杀人。

我点点头说,小七告诉我,在花街碰上一个疑似脱北者的女人。

胡金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严峻,沉声说:“那帮家伙都是绝顶的大狠人,碰上了千万离的远点,我记得亮子说,过去他蹲监狱的时候,号里就关着一个脱北者。敢再号里杀人,凶残的不得了!”

我们正从包房唠嗑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叩击了两下,王兴站起身开门,见到陈二娃戴着个口罩站在门外,欲言又止的望向我。

我笑着勾勾指头招呼他进来,问他是不是有事情。

陈二娃轻轻点了点脑袋说,三爷我想去疗养院看眼我妈,我心里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你放心,我一定加倍小心,绝对不引起任何人注意,就算我真被抓了,大不了自杀,不会供出来你们的。

我递给他支烟,语重心长的说,二娃不是我不想让你尽孝道,而是此刻你身份实在太特殊了,你想想换做是你家里人被害,你当亲属的会不追查到底么?眼下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唯一就是你二娃这个人,孔家人指不定在你妈的身边安置了多少眼线,你这一过去,不是自投罗网么?你让抓了,我们这帮人谁都别想好,包括你姐在内,你自己想想划算不划算?

陈二娃沉寂了几秒钟,而后轻轻点头说,我知道了,打搅了三爷。

我搂住他肩膀安慰说,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的事情就处理完了,到时候我想办法安排人带着你们姐俩还有你妈一起走,老爷们说到做到!

“真的?”陈二娃露出一抹不相信的表情看向我。

我微笑着说:“骗你我能长寿么?前提是你拿我们当成自己人,不许玩半点心眼子。”

陈二娃犹豫了一下,嘴巴张了张,又闭上,点了点脑袋没有再作声。

从包房里又闲扯了一会儿后,我们几个就出去了。我已经打定主意,这阵子一定要稳下来,现在我们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只需要隐藏好自己,静候小七他们的佳音即可。什么鸿图会所,鬼组,乱七八糟的势力,只要他们不骑到我脖颈上拉屎放屁,爱特么咋折腾就咋折腾。反正石市也不是我地盘。

至于鬼组的人想让我们帮着售药,我寻思着大不了就自己花钱先把药买下来,等我们准备离开石市的时候,再好好的黑一把他们,这段时间先让他们继续浪着,至于狐狸会不会为了捍卫“花街”和鬼组人开战,那就不是我操心的事情,反正有和尚那种变态存在,加上人家孔家人的身份,怎么着也轮不上我出头。

本身我主意打的挺好的。谁知道等我们刚一离开包房,迎头就碰上了和尚和狐狸,这俩人正从大厅里和陈珂聊天,见到我出来,和尚老脸笑的如同一朵绽放的秋菊,贱不溜秋的抓了一把瓜子递给我笑着说,老板,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

“不用商量,我不答应!”我直接摇了摇脑袋。

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肯定非奸即盗”,狗日的给我一捧瓜子,跟我商量的事情肯定值好几车的瓜子,而且我们这群人绑到一起也打不过他,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跟丫保持距离。

看我拒绝,和尚也不生气,仍旧笑容满面的望着我说,昨夜星辰暗淡,风云突变,老衲特意为老板你卜算了一卦,从卦象上老衲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运势。不知道老板可有兴趣?

我撇撇嘴继续摇头说,没兴趣!

和尚笑呵呵的将一张纸条递给我说:“不用着急下结论,老板可以先看看再说,反正老衲要在老板这里常住,近期都有时间为老板逢凶化吉!”

我瞟了一眼手里的指头。上面还像模像样的写了一首诗,就顺嘴念了出来:

林风淅淅夜厌厌,

昆山火后玉石灰。

有情无意东边日,

难买丹诚一寸真。

我撇撇嘴埋汰他,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儿,你快省省吧,小爷说啥不上你的套。

我随手就把纸条丢在了旁边,和尚也不恼,老神在在的瞟了眼旁边的胡金和王兴说,你俩不看看?

王兴和胡金没有作声。这时候胖子和邓华正好拎着饭盒回来,胖子随手抓起吧台上的纸条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然后瞟了一眼,直接“卧槽”了出来!

“咋地了,谁踩着你尾巴了?”我瞪了眼胖子,接过盒饭,大口扒拉起来,吐了肠子都空了,现在我瞅着大厅里的仙人球都想舔一口尝尝咸淡。

胖子瞠目结舌的瞪着纸条说,这他妈谁写的?林昆有难?我日特仙人板板,这不是诅咒我昆哥嘛。

“啥?”我放下饭盒,赶忙抢过来纸条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那首狗屁不通的诗的每句的前一个字组合起来正是“林昆有难”,恶狠狠的瞪向和尚骂,你他妈够了啊,昨晚上差点整死我,现在又牵扯我兄弟,咋地?真以为老子好欺负是吧?金哥把枪给我拿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