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 做笔交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急眼了,胡金和王兴赶忙上来劝解。

我暴怒的一把推开俩人,低吼:“金哥,你尊重武林高手我没意见,你拿他当前辈,我也没任何意见,可你刚才没看见么?这老混蛋他妈拿我兄弟威胁,我和昆子的关系,就和你跟蔡亮一样,都是换命交情,我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林昆,就没有今天的我,就没有现在的王者!”

狐狸瞪着眼指向我骂,你他妈说话注意点。我拿你当哥们处,不代表你能口不择言,刚才骂谁老混蛋呢?

我的火本来就够大了,当然没鸟他,一把推开狐狸的指头。不屑的骂了句:“你给我滚一边去!”

狐狸也不是善茬,上来就揪住我脖领,我没惯着丫,抬起膝盖就狠狠的磕到他的裤裆上,狐狸“嗷”的一声就蹲到了地上。胡金和王兴赶忙将我俩分开,和尚气若闲云的倚靠在收银台前面,朝着我乐呵呵的吧唧嘴巴。

我眼珠子充血,恶狠狠的盯着和尚吓唬:“和尚,老子警告你。你整我没问题,别把主意打在我兄弟身上,我确实打不过你,但是逼急眼了,我照样有方法灭掉你!不信咱们走着瞧!”

和尚一句话没说,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头,然后又比划了个“9”字的手势,我立马消停的闭嘴了,心有不甘的望向他问,你到底是谁?到底想他妈干什么?

和尚伸了个懒腰说,现在平心静气没?如果你还那么暴躁的话,我就不往下聊了。

“聊,刚才我确实冲动了!对不起了大师。”我深呼吸两口气朝着和尚鞠躬道歉,这老东西不光知道林昆,而且还知道林昆指头上的9字纹身,我生怕他在抖落出来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这次装起了孙子。

和尚乐呵呵的抹了抹嘴边说,你确定要在这里聊么?

“咱们上楼说吧,金哥替我给狐狸道个歉!需要的话,带他到医院看看蛋碎了没有。”我毕恭毕敬的带着和尚上楼,迈楼梯的时候,我心里不止一次的想要掉转身子一脚把狗日的踹下去,将邪火一压再压。

从楼上随便找了个包房,我把和尚迎进去,然后自己像个服务生似的站在边上。静等“老板”训话。

和尚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从我身上摸出来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根,缓缓的吹了口烟圈后才开腔,狐狸姓孔。你的知道吧?

“知道。”我老老实实的点头。

和尚盯着燃烧的烟头说,这孩子从小就命苦,但是又特别较真,从来都觉得姓孔是个耻辱,今天我陪他聊了很久,才总算打开他的心结。

“恭喜。”我虚情假意的朝着和尚抱拳。

和尚话锋一转说,他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理应荣耀,我害怕他会吃亏,所以想要让你帮忙。

我摊了摊肩膀说。大师找错人了吧,我又不姓孔,也不是他爹,我能帮什么忙。

和尚轻描淡写的说,孔家到他这一代,还剩下四个直系,五个和他一样有名无实的外系,如果这些人都失踪的话,你说狐狸会不会受宠?以孔家第二代人的年龄判断,他们是没有机会再继续生子了。

全部消失?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犹豫的看向他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帮忙做掉其他人?

和尚微微点了点脑袋,笑容温柔,但语气森冷的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我这么说吧,孔家现在触手伸的太远了,这样下去早晚败亡,狐狸这孩子虽然性子野,但是胜在不贪婪。他来守家最合适不过,我其实是在帮助孔家,不然等烂到根,整棵大树都得死!

我直接摇头求饶:“叔,大爷,爷爷,你饶了我吧,四个直系,五个外系,九个人啊?你让我干掉九个活蹦乱跳的人,我下不去手,而且我也不敢,在石市招惹孔家人,我特么不是厕所里放鞭炮,找屎么!”

和尚轻笑说,杀一恶救百善,这在佛家叫做积德,如果你知道他们的恶贯满盈,或许就不会那么心慈手软了,而且狐狸上位的话。你和你的“王者”将来都可以水涨船高。

我仍旧拨浪鼓似的摇脑袋说,不行!本身我得罪了钱进已经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现在再把老孔家青年一辈儿灭门,那不是作死么?况且我也没那个本事啊,大爷你放我一马吧。就算祸祸,你也不能挑我一个人祸害啊,有本事的人和势力多了去,要不我给你指条道,你去找“天门”吧。他们兵强马壮,听说都敢和阿富汗干仗。

和尚笑着说,你们也不是天门的么?

我苦着脸说,爷!我是赝品,我们就是扯虎皮装大旗的,您老高抬贵手,放我们小哥几个一马吧。

和尚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笑着说,会成为真迹的!这件事情你其实可以选择,帮我的话,王者占领石市指日可待。不帮的话,林昆怕是会有天大的危险。

哀求了半天没有效果,我也怒了,指着和尚的脑门狂喷唾沫星子骂:“你他妈到底是和尚还是屠夫啊?杀人从你嘴里怎么变的比宰鱼还简单,老子和他们无缘无故,凭啥非逼着我当侩子手?”

“屠夫么?”和尚愣了一下,眼中出现一抹感伤,轻声喃呢,很久之前我有个拍档确实就叫屠夫,好了小伙子,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兄弟这种事情嘛,就算死了还可以再换人,对不对?一个小小的林昆而已,死就死了呗,反正又不会影响你的宏图大业!

我咬牙切齿的大吼:“我干!老子干!行了吧,草泥马,需要我怎么干?直接拎把AK47冲进孔家把他们全都给突突了么?”

和尚似乎早料到我会这么做,仰头微笑说,找人的话不是那个叫二娃的小贼最擅长的事情么?我建议你可以从外系做起。相信我,看到那些人,你一定不会心慈手软的。

“你他妈就是个恶魔!和尚?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邪的和尚,操!”我歇斯底里的朝着和尚咆哮。

和尚长出一口气说,不要把自己标榜的那么清高。孔令军好像也和你无怨无仇吧?想要成王就得踏着尸山血池往前走,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我“呼呼”喘着粗气说,我已经答应你了,你现在可以放过我兄弟林昆了吧?起码让我知道他安全,不然我拒绝为你做任何事情。

和尚打了个响指,从风衣口袋掏出来一部手机,当着我面拨通一个号码,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我没想到竟然是林昆的声音,林昆很恭敬的问。组长,有什么吩咐?

和尚朝我比划了个“禁声”的手势,朝着电话那头的林昆说,柳州的事情你不用去了,我再另行安排,暂时就呆在崇州市等候通知吧。

“是,组长!”

挂掉电话后,和尚朝我耸了耸肩膀说,我没有食言,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组长?你和林昆是一个组织?”我瞠目结舌的望向和尚。

和尚很随意的笑着点头说,是啊!所以林昆安全与否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好了老板,你先琢磨着,我继续出去打扫卫生了。

“滚!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我兄弟要是挂了,老子肯定和你不死不休!”我恶狠狠的咆哮。

和尚不急不恼,朝着微微一欠身子坏笑:“好嘞老板!拜托你以后多照顾我徒弟了,我肯定也会好好的照顾你兄弟,放心吧,我不会叨扰你太久,近期我会离开石市,不过我提醒你,千万不要玩任何套路哦,我会安排人牢牢监视你的!”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能告诉我,你们组织叫什么嘛?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