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 以暴制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尚迟疑了一会儿说:“九字是为极,也是天地间最大的意思,我们的组织名曰“第九处”,主要负责剪除一些贪赃枉法,却又证据不足的官吏,确保国运亨通,经久不衰,林昆这孩子很棒,今天的话,我不想第三个人知道。”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脑袋说:“你是以暴止暴!我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鸟。可是你让我莫名其妙的屠戮些不相干的人,我做不到!”

和尚轻声叹气,杀一人而救众生,杀否?

“我虽然不懂佛法,但我明白佛不杀生!”我凝视着和尚的双眼回答。

和尚点点头说,确实!我注定无法成佛,甚至变成了我佛的罪徒,可我从未后悔,如果说国家是部庞大的机器,那么每个官员就是其中的零件,有些零件坏死可以更换,有些螺丝则生锈,烂在孔里,就必须剔除!有证据的可以锒铛入狱,那些没有证据的呢?难道就可以逍遥法外?窃国运者,当诛!

最后两个字和尚说的斩钉截铁,甚至脸庞也变得微微有些狰狞,之后不再等我再说什么,他微微摇了摇摇头,负手走出了房间,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顿住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那个姓安的小姑娘很有意思。

等他离开几分钟以后,我才觉悟过来。忍不住骂娘,又特么让这个大光头把我给耍了,我尼玛就是个混社会的,说的好听点是条好勇斗狠,钻律法孔子的社会蛀虫,难听点老子本身就是个欺男霸女的混账,他说的那些跟我有个篮子关系,怎么我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他手里的刀!

骂完,咆哮完,该走的还得继续走,我倒不是为了什么“名族大义”,主要就是怕自己兄弟受制,坐在包房里抽了两根烟,我寻思着下楼问问和尚应该怎么继续,结果胡金告诉我,和尚已经离开了!

“卧槽特姥姥个哨子得!他倒是干脆,拍拍屁股走人,老子咋办?”我气的连跺脚带蹦跳。

胖子挪揄的望着我屁股,声音很小的嘀咕,三哥他把你怎么了?

“滚犊子!”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深呼吸一口坐到狐狸的旁边问,你想回孔家?

狐狸怔了怔,又点点头说,嗯!我想让我妈的灵位正大光明的摆进孔家的祠堂,她哭了一辈子也盼了一辈子。可到死都说没有恨过那个男人,说过他一句不适。

“如果你将来坐稳孔家,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很直接的问出来。

狐狸侧头微微思索了一下说,孔家黑白通吃,我会把所有的黑色产业都让给你们做,或者咱们可以成为攻守同盟。

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着一样,异常的不舒服,大口大口呼吸了几下后说:“先从谁开始?”

狐狸应该也挺紧张的,绷着脸沉思了一会儿后说,先从孔鹏开始吧。

“说说大概情况!”我舔了舔嘴角上干皮问道。

狐狸点头说。孔鹏和我一样都属于外系,只不过他比我会做人,能讨孔家人欢心,所以混的风生水起,他过去是开怕司厅的(早期的赌博机),因为干的早,挣到不少钱,后来转行开了家“西部夜总会”,明面上干娱乐行业,实际上去做着拐卖妇女和儿童的行当,他和另外一个叫孔江的混蛋,算得上石市最大的人口贩子。

我点点头说,就他吧!怎么开始?

狐狸想了想说,他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到健身房做运动,做完运动后,习惯性的去冲个澡,那时候就是一个人,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干掉他!

“不是我们,是你!”我摇摇头纠正他的话。扬嘴朝他笑着说,我确实答应你师父帮助你,但不是给你当刀使,合作的基本是诚意,你动动嘴皮子,完事让我们拼命的活儿,我不干!

狐狸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两下,点头说:“好,明天是周六,咱们可以提前踩点,如果可以的话,就直接动手!”

我笑着说,其实我小瞧你了,一直都认为你不屑孔家,原来你想要的更多。你的野心远远比我想的要大!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你临时调查出来的吧?

狐狸皱着眉头说,不管你信不信,我一直都不屑成为孔家人,如果不是我师父告诉我。孔家再继续下去肯定会被连根拔起,我担心那个男人被牵连,真的永世都不会踏进他家的大门,至于孔鹏他们的底细,确实是我早就调查好的,我那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当年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些人都曾落井下石过。

“随你说吧。”我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了眼陈二娃说,二娃辛苦你明天陪着我们一块去一趟了。我这个人比较惜命,不太喜欢把命交给旁人。

陈二娃点点头,我看的出来他其实有些不情愿,低声说:“帮助狐狸上位,他能给你一辈子都吃不完、用不完的富贵,对吧我狐狸哥?”

狐狸点点头说,一定!

之后大家又聊了一下具体细节,明天就是周末,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们打算明天动手,当然抄刀的肯定是狐狸本人,我们这帮人就负责打个下手。

第二天傍晚,我和狐狸、胡金、陈二娃开了辆破旧的二手夏利车,提前来到那间健身房,我给陈二娃使了个眼色。陈二娃轻轻点头走进健身房,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则坐在车里继续抽烟。

大概十几分钟后,陈二娃打过来电话,告诉我们没有任何意外,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克莱斯勒”缓缓停到健身房门口。从车里下来一个人,青年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却生的脑满肠肥,感觉比胖子还有宽几码,挺着个啤酒肚往健身房里走。

车里还有一个青年在倒车。想要把车头甩正。

“他就是孔鹏!车里的是他的保镖兼司机,身上应该是配枪的!”狐狸低声说。

我笑了笑说,你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他的保镖交给我们办,咱们按计划走就OK。

“那你们自己多小心点!”狐狸戴上一顶鸭舌帽。将帽檐压到脸前,然后快速下车走进健身房。

胡金点着一根烟看向我问,咱们真帮他干么?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不干咋办?狗日的和尚随时一句话就可以让林昆去送死,不过咱不能处处受制,刚才我交代过陈二娃,让他把狐狸杀人的画面给拍下来!而且九个人呢,咱们完全可以留一两个活口藏起来,不管啥时候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就算事情败露,最后动手的也是狐狸,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

胡金使劲嘬了口烟,将烟头弹出车外,回头递给我一个口罩,他自己戴上一个。发动着汽车,朝着那台“克莱斯勒”卯足劲儿撞了过去。

话说这好车就是好车,我们的夏利车撞到对方屁股上面,结果人家啥事没有,我们的车前脸几乎完全凹进去。胡金骂骂咧咧的从车里蹿下来,指着对方破口大骂,草泥马得!会不会开车?好好的瞎倒个什么劲儿?

克莱斯勒里也走出来个穿皮夹克的青年,先是心疼的看了眼自己的车,接着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说了句“老板,我待会再上去,遇上点小麻烦!放心吧,很快就能解决。”

挂掉电话,青年走到胡金跟前,上去就推了他胸口一把,然后反手将胡金按到地上训斥,报警吧,咱们经公处理,谁也别走!

说着话还伸手想要拽下来胡金脸上的口罩,我赶忙跳下车,伸手去拉拽青年,大声嚷嚷,经公就经公呗,你动什么手?装鸡毛社会人!

青年反手一肘子把我勒倒在地上,我和胡金装的就好像普通小混混一样,立马和对方扭打在一起,不多会儿警车来了,将我们全都带到了派出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