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 厉害了,我兴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铃响了大概两三声后,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从里面将门打开,疑惑的望向我们。

我很礼貌的笑了笑说,您好!我们找冯书记,我是赵杰的侄子。

女人温婉的一笑,将我们让进屋子里。

“几位先在客厅稍微等一下。”女人朝我们微笑着颔首,说话的口音带着一口软糯的南方口音,给人一种小巧玲珑的感觉。

尤物!见到这女人我脑海里猛然跳动出这个词来,峨眉大眼,粉嫩的肌肤,柔柔弱弱的眸子里好像一汪清水,嘴角的下角有一颗美人痣,紧致的黑色长裙将她的姣好身材包裹的严严实实,挺翘的小屁股让人看着就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见我和胡金、王兴全都一眼不眨的望着她,女人微笑不语。转身倒来两杯温水分别递给我们,我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她的手背,触手是一片柔腻,虽然是蜻蜓点水掠过,还是能够感受到她肌肤的水嫩。

我寻思这么猛瞟屋里的女主人属实有点不礼貌。干咳两声靠了靠旁边的胡金和王兴,两人也立马回过来味儿,“咳咳”的仰头四处打量,看屋子的造型和摆设都很普通,应该属于好几年前的构设,通体都是原木色的地板和家具,没有任何富丽堂皇的奢华,反倒给人一种古朴大气的感觉。

我脑子快速思索赵杰给我的信息,他的这位老首长叫冯建业,和钱进在一个科室,都隶属省组织部,不过级别要比钱进稍微低一点,这样的大人物想必也不会只有这一套房产吧。

不多会儿一个约莫四十多岁上下的中年人从侧屋里走出来,朝着我们微微点头,坐到了沙发对面。中年人穿件白衬衫,青灰色的西裤,脚下套一双棉拖鞋,长相很威严,微微斑驳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鹰钩鼻子,方口嘴,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眸静静的放在我身上,给人一种很不好对付的感觉。

“冯叔叔您好,我是赵杰的侄子,我叔交代我,到石市一定要拜访您!”我站起来朝对方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尽管已经不是头一次见到大人物,可我仍旧还是会不自在的紧张。

冯建业微微摆摆手,理所当然的承了我的后辈礼,声音清脆的说,成虎是吧?你的事情赵杰和我大致说了一下,职责在身,有些事情我不太方便表态,但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我会尽力帮助的。

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让人心里顿生好感,不过细细品味的话,他其实什么都没说,只是很老套的打了把太极。

我再次起身朝我鞠躬说:“那就麻烦冯叔叔了。”

他没有往下接话。我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气氛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这个时候旁边那个妖娆的不像话的女人捧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到茶几上,朝着我们说,吃点水果吧。

冯建业微笑着看向女人说:“小青,你去把我那一盒顶级铁观音找出来,家里难得来客人。”

女人点点头,晃动着水蛇一般的小蛮腰,走到客厅的组合柜旁边翻找,可能是够不着。她踮着脚尖,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怎么也够不着,我碰了碰旁边王兴的胳膊,示意他帮忙,王兴赶忙走了过去。

冯建业长出一口气说,成虎啊!石市不比崇州,这地方的关系错综复杂,所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小心再小心,我能帮助你的很有限,但是我可以保证不管事成或者事败,你都可以万无一失的离开石市,这也是我的全部能力了,以后有什么不太正式的会议或者峰会,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谢谢冯叔。”我第三次站起来朝他鞠躬,感觉这辈子的客套都快被今天一次给用光了。

冯建业话锋一转说,我岁数大了,本来不该再奢望晋升或者别的,当然如果可以更进一步的话,我自然也很开心。可事情一旦败露,我辛苦打拼了这么多年可能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我赢得起,输不起,如果你不幸...

我赶忙点头说:您放心,出了这扇门,咱们就互不相识,以您和我的身份悬殊,本来也不应该相识,我不认识您,您也从来没有见过我。

冯建业爽朗的一笑,朝我露出一丝赞许的眼神,不多会儿那个叫“小青”的妖娆女人将几杯浓茶放到我们面前,冯建业招招手说,尝尝我珍藏的顶级铁观音。咱们今天只聊风月,不谈是非。

我赶忙端起茶杯...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仨人从冯建业家出来,胡金去开车,我自嘲笑着和王兴说。他和赵杰一样,风光和荣耀可以背的起,挨枪子的事情想让咱们自己扛,不过话说有这样的人帮衬,我们下面的路要好走很多。以他的身份地位,肯定可以制造更多的机会让小七她们和钱进碰上,对吧我兴哥?

王兴魂不守舍的跟在我旁边,我问了好几遍他都没反应,我一把搂着他肩膀说。我兴哥你丫魂还没回过来呢?那种女人别想了,我们只能闻闻味,她那样的妖物还不得把男人彻底榨干?更大的可能性是你还没爬上她的肚皮就被人给玩死了,然后当作弃子随意丢到臭水沟里。

王兴憨笑着挠了挠头说,刚才我听你和冯建业说话。一个字都没提钱进啊?你们是啥时候达成协议的?

我点点头说:“这就是他的老道之处,关于钱进只字未提,即便将来出什么事情了,他也可以一推四五六,不过他已经侧面告诉我。会帮我制造机会的。”

“哦。”王兴傻愣愣的点了点脑袋。

我感觉王兴格外的不正常,狐疑的望向他说,兴哥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没关系的,有啥想法你就说出来,我也没有和大人物打交道的经验。咱们慢慢商量的来。

王兴拨浪鼓似的摇摇头,朝着我哭笑不得的说,三子,小青约我今天晚上见面。

“见就见呗,有啥大不了的..等等,卧槽,你刚才说谁?小青?冯建业家里那个妖精?”我满脸不敢相信的望向王兴。

王兴老脸一红,羞涩的点了点脑袋,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今晚十点。小区门口不见不散!”

我回头望了眼小区门口,这个时候胡金也刚好把车开过来,我赶忙拉着他推上车,等汽车驶出小区门口后,我才朝着他低声问,你俩是啥时候勾搭上的?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呢?

王兴干笑着回答:“就你让我过去帮她拿茶叶的时候,她偷偷的递给我这张小纸条,然后我借口上厕所想看看纸条上写的啥,谁知道她竟然跟着我进了厕所,还从厕所里亲了我。”

“卧槽!”

“我日。厉害了,我兴哥!”我和胡金异口同声的惊呼,全都看怪物似的看向王兴。

把王兴看的都有点发毛了,王兴抓了抓自己侧脸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笑着打趣:“我仿佛嗅到了金子的味道!”

说实话。王兴确实数得上我们这伙人里长的最帅的,将近一米八的大个,五官标致,侧脸上有几道不算明显的伤疤,不显狰狞,却平添了一股子成熟男人的韵味,再加上他以前打了很多年篮球的缘故,身材保持的一直不错,被人看上也不是啥稀罕事儿,让我咋舌的是那个叫“小青”的妖精竟然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在自己家里公然调戏他。

胡金坏笑着说,你瞅冯建业怎么也得四十多岁了吧,身体、体能各方面肯定拼不过年轻人,他那个小媳妇正当“需要”的时候,自己家里吃不饱,肯定惦记着打点野味儿,三子你说咱们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毕竟啥风都比不过枕边风好使。

我同意坏笑着看向王兴说,那就得看咱们的少妇挖掘机是咋想的了?嗯哼?我兴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