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 赏菊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调侃说,人家都是给领导送礼,咱们到好,总共特么送了五斤水果,结果还顺道侩来了领导的货,这波不亏,赚大发了,哈哈!

王兴迟疑了几秒钟后,拨浪鼓似的摇头说,拉倒吧!上按摩店去找小姐,我花钱花的心安理得,小青这样式儿的,整的我好像被人包养了似的,我心底不顺畅。

“你会给她钱不?”我撇撇嘴看向王兴问。

王兴迷茫的望向我说,给啥钱啊?

我咧嘴一笑接着说,那她给你钱,你会要不?

王兴直接摇了摇头说,肯定不要啊。真收钱了,老子不真成卖的了嘛,三子你丫找打是不是?

我理直气壮的说,那不就结了嘛,你俩又不没有任何金钱交易,所以压根不存在谁包养谁。说不准你们是真爱呢?我就问你兴哥,你想那啥人家不?摸着胸口诚实的告诉我。

王兴干笑着说,她长得确实挺带劲儿的,但我对她没啥感情啊。

胡金握着方向盘笑哈哈的说,感情都是从床上培养出来的,说不准那个小青只是冯建业的妹妹或者干闺女呢。凡事咱得往好处想,对吧?再说了,人家也够呛是想和你长相厮守,或许只是寂寞了想找个人聊聊天而已,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王兴你的思想不能太保守,这种既好过自己,还能服务兄弟的事情,打着灯笼也不好找,你就想想三子为咱们兄弟付出了多少?我会告诉你,他曾经为了保全大家,卖出去过自己屁股么?

“就是。凡事多听听老司机得。”我顺嘴接着胡金的话就说了出来,结果听到后面才觉悟过来,恨恨的骂了丫句,吐不出象牙!

王兴惊恐的看向我问,金哥说的是真的嘛?

我撇撇嘴嘟囔,兴哥我就待见你的单纯!行了,那事儿你自己考虑,想那摸肉晚上就过来遛一遛,害怕被侮辱,就当刚才出现个幻觉,没事儿哈!

王兴耷拉下来脑袋陷入了沉思,这种事情我不好直接说赞成还是反对,毕竟主动权在王兴手里。

回到花街,胡金说肚子有点饿,非拉扯着王兴陪他一块去吃饭,我估摸着肯定是去做我兴哥的思想工作了,也没有点破,一个人走回了KTV。

店里的生意很冷清,经过上次被“鬼组”的人砸场以后,整条“花街”都显得格外萧条,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甭管是谁“办事儿”办的爽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不被吓阳痿。那都算肾好!同样是嫖,为啥不选个安全可靠点的地方。

安佳蓓坐在吧台里朝我招手,我迷惑的走过去问,怎么了?

安佳蓓将两个小药瓶递给我说,刚才两个小青年送过来的,一粒五十的进价。让咱们一百八一粒往外卖,说是下个月月底他们过来收钱,还威胁我,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把咱们店给砸了,他们是鬼组的人。

我瞟了一眼药瓶,那里面五颜六色的装了一堆小药丸,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巧克力豆,直接揣进口袋问,一共送过来多少粒?

安佳蓓条件反射的回答,三百粒!说完以后又觉得有点不妥,搪塞的说。估计三百粒左右。

我微微一笑点点头说,妥了!以后甭管他们送什么,你都照单全收,什么话也不用说,话说小鬼子也确实会做买卖,成本价二三十块钱的东西,转手就让卖二百,这行当可比抢钱来的快哈。

在崇州的时候,有次和程志远聊天,他告诉过我,“药”不像青菜,青菜是越大的城市越贵,而“药”则是越大的城市越便宜。

安佳蓓不自然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将两瓶药揣到口袋,朝着安佳蓓笑呵呵的摆摆手说,我上去休息一会儿,有啥事及时喊我就成。

安佳蓓轻轻点了点脑袋,路过拔腿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猛然间我瞅见安佳蓓的屁股底下根本没有坐椅子,也就是说我刚才以为她是坐着和我说话的时候,她其实是悬空在扎马步。

安佳蓓明显也注意到我的眼神,很自然的蹲下身子系起了鞋带。

“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心底小声嘀咕了一句,走上三楼。看到胖子的屋门是开着的,就走了进去,结果看到这货裤子褪到腿跟前,正对着镜子左摇右晃的来回打量。

我眼珠子都瞪直了,朝着他吧唧两下嘴巴说,我胖哥,好雅兴啊!一个人躲屋子里赏菊呢?

胖子脸都绿了,张牙舞爪的挥舞拳头大吼,别败坏老子名誉,我特么屁股上面好像扎了根刺,刺挠的慌!

我连连往后倒退,指着他吼。有啥话把裤子穿起来再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要把你怎么样似的。

胖子赶忙提起来裤子说,三哥我跟你说件事儿!

我伸出胳膊推在他胸口说,直接说就成,别靠那么近,也别使你刚才摸过菊花的手碰我。

胖子压低声音说,三哥我怀疑咱们KTV闹鬼,真的,不骗你!

我撇撇嘴说,哦!知道了,没啥事儿我先回屋休息一会儿。

胖子着急的拽住我胳膊说,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吧台后面的椅子,我下午从那坐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昨天晚上也是,我问过小珂,她说她也有那种感觉。所以现在晚上基本上都站着收钱,你说是不是有什么灵魂作祟?

我没好气的呼了他后脑勺一下骂,以后晚上少看会儿小黄书,就那么些屁事了,自己困就说自己困,还尼玛灵魂作祟!

“三哥,我说正经的呢!”胖子从外面撵着我跑了出来,我没搭理他,直接将房间门“呯”一下关上了,自打和尚走了以后,房间又重新归我占有,一个人睡张大床的感觉别提多爽了。

把“鬼组”送来的两瓶药随手扔到窗户台上,我趴在床上就开始打盹,结果刚睡着没一会儿,手机就“叮铃铃”响了起来,看了眼是个陌生号,我直接挂断,拿枕头蒙着脑袋继续睡,结果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我暴怒的接起电话。

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紧跟着小七的声音传了过来“三哥,鱼上钩了!晚上约我和小八一块吃晚饭,我们应该怎么办?”

“卧槽,钱进这么快就上钩了?你们是通过什么方法勾搭他的?不会有诈吧?”我瞬间精神起来,一激灵从床上坐直身子。

小七说:“还不能确定,我和小八一块参加了市里面举行的女子搏击比赛,一不小心拿了个冠亚军,钱进给我们颁的奖,刚才结束以后,让组委会的人给我们捎话,想请这次的前三名晚宴。”

我想了想后说。先别轻举妄动,晚上看看啥情况再说,可别让那老东西占了你们便宜,现在太显眼了,今天他请你们吃饭,万一出事儿了,到时候你们肯定会成为第一怀疑的对象,我今天刚认识一个大咖,他会在这几天里故意创造一些机会,让你们有意无意的和钱进碰上。

小七俏皮的说,放心吧三哥,那老家伙占不到我们便宜。

挂掉电话以后,我着实兴奋了一把,感觉自己的好运气好像又回来了,中午才刚刚结识了冯建业,下午小七就钓上了钱进,再加上狐狸如果能顺利剪除孔家的小辈儿,坐稳孔家的话。我们不光化解了这次的灭门危机,兴许还能趁势把“王者”的势力迁徙到石市,看架势老天爷都在帮我啊。

我正亢奋的不行的时候,房门被人“咚咚咚”敲响了,胖子站在门外朝我贱嗖嗖的笑着说,三哥。鸿图会所的人来找你了,说是想和你谈谈。

“鸿图会所?”我心里顿时起了疑心,我和石市的越南猴子毫无瓜葛,他们找我有啥可谈的,不过还是点点头,换了身衣裳往楼下走。临出门的时候,胖子指了指我窗户台上放着的两瓶小药丸说,三哥那玩意儿是啥?

“毒药!千万别瞎碰。”我拍打了他手一下,将房间门给牢牢关上,不管胖子没见识,我们这帮人本身就很少捣鼓这玩意儿,从崇州见到的又比这些最劣等的东西高档不少,别说胖子不认识,我其实也没怎么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