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 我不喝酒,戒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着黎强勃然大怒,我佯作满脸彷徨的小声说,强哥你看你,好好的急啥眼呐,甭管敬酒还是罚酒,我都不喝,戒了!

黎强掏出来枪的一刹那,胡金也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两手攥着银质筷子直接逼到他身前,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黎强拎枪指向我,胡金手握筷子怼在他下颚,唯独安佳蓓好像没事人似的左右看着屋里的摆设,仿若刚刚反应过来,惊恐的望向我们。

黎强眉头紧皱低吼。赵成虎我对你诚意满满,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强哥又开玩笑,请我吃顿饭,就说诚意满满。那我明天请您洗个脚,你能贷给我五百万不?

黎强冷眼瞅着我低吼,你想表达什么?

我慢条斯理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水,提高嗓门说:想合作就拿出来合作的态度。大家都是飘着来的,谁也别跟谁装什么狠人,我赵成虎十几岁就开始出来混饭吃,不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但起码也从生死线上摸爬滚打了好多回,你要是觉得自己行,尽管开枪!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

别看我面上装的挺刚,其实两腿都在打哆嗦,这种情况,孙子碰上才不紧张,可问题是我不能露怯,我只要稍稍表现出来一点害怕,黎强今天肯定就吃定我了。

黎强瞟了眼我,又看了看边上的安佳蓓,猛不丁咧嘴笑了,将手枪重新揣回口袋,朝着我抱拳说,三弟确实不同凡响,这份从容在你的同龄人里绝对数得上头筹,既然三弟有心合作,咱们慢慢聊,刚才是黎某唐突了。

我歪了歪嘴,没有吭声,胡金手攥着筷子仍旧牢牢的顶在黎强的下巴颏上,我侧头看了眼安佳蓓微笑着说,你也怪累的,不停的使眼色,做小动作,要是有啥话,咱们可以慢慢聊?何必难为强哥呢。

“什么?”安佳蓓一脸惊诧的看向我。

我指了指包间里的窗户玻璃笑着说。反光的,老妹儿,刚才你又是眨巴眼,又是噘嘴皱眉的,我都从玻璃里面看的清清楚楚。蓓蓓啊,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从崇州市到这里,我好像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能不能告诉我,隐匿在我身边到底是图什么?

刚才透过包房里的窗户玻璃,我看的清清楚楚,从黎强拎枪指着我开始,安佳蓓就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做着各种小动作,这俩人之间要是没关系,我特么把茶壶嚼碎吞下去。

被我揭破。安佳蓓仍旧还是装的好像很无辜的样子,朝着我摇了摇脑袋弱弱的说:“三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我昨晚上睡的有点落枕,脖颈很不舒服,所以刚才才会时不时的扭两下脑袋,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冷笑说,误会了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胖子和陈珂为什么会一坐到吧台后面的那张椅子就打瞌睡,而你却好像提前就知道一样?你告诉我,今天是不是我眼花了,看到你扎马步的事情其实就是一场幻觉,胖子睡着了,陈珂也刚好在睡觉,结果下午你就收到了两瓶子摇头丸,这事儿也肯定是巧合,对吧?那些药真的是鬼组送过来的么?

安佳蓓委屈的站起来,将屁股底下的椅子拽开,扎成马步的样子望着我解释,你说的是这样么?我最近在学习瑜伽。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小珂,那些摇头丸真的是鬼组送过来的,我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发誓。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朝着安佳蓓微笑说,也对!你做这些事情肯定都会提前想好一套说辞,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给你道个歉?刚才是我口不择言了。

安佳蓓深吸一口气,脸色也渐渐变得平缓,朝我轻声说。如果我真有心害你的话,现在三哥恐怕早就已经消失了,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怀疑我,更多可能是因为我的来历,但我真的无心害你,甚至我还默默的保护过你。

“那我谢谢你哈!”我朝着安佳蓓双手抱拳,猛地转过去脑袋看向黎强说,强哥跟我说句老实话,你认识她么?你实话实说,我可以考虑咱们合作。更可以考虑帮助你们鸿图会所借用崇州市的交通要道,畅通无阻的运货!

黎强瞟了一眼安佳蓓,沉默了几秒钟后摇摇头说,我不认识!

“实诚人!买卖不成仁义在!今天的事情咱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合作的话。等我回崇州市咱再细谈,现在吃饭吧?”我朝着黎强伸出大拇指笑呵呵的说。

安佳蓓站起来,走到我跟前,朝着我微微笑了笑说,既然三哥怀疑我。那我就不继续打搅了,祝福三哥和王者将来生意兴隆,事事顺心!劳烦帮我转告邓华一声,他是个好人,只是我们不合适!

我摇摇头说。我没有帮人带话的习惯,要说什么你自己亲口和他说,我不想我兄弟认为是我把你逼走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我从来也没试图去挖掘过你的秘密。可你不该总是打我的主意。

安佳蓓嘴角微微上翘,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只是看向黎强说了一句很生拗的语言,应该是越南方言或者别的国家的话。然后她打开包厢门径直走了出去。

说老实话刚才看到她露出那抹凄美的笑容时候,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难不成安佳蓓真的和鸿图会所的人没有关系?不过一个恍神的功夫,她已经彻底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朝胡金摆摆手,胡金放下手中的硬质筷子,坐下了身子。

黎强叹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恐的说,我和你说句交心的话,我确实不认识她,以我的地位也不可能认识她,但我知道她是谁,她刚才很清晰的告诉我,如果敢伤害你,就把我的皮扒掉,我相信她不是在开玩笑。

“她到底是谁?”我皱着眉头问。

黎强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站起身冲我鞠了一躬说:“抱歉我不能说,今天的事情再次给你道歉了!在石市如果赵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大可以找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从“三弟”到“赵先生”虽然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称呼转变,但我看得出去黎强对我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仅仅是因为刚才安佳蓓临走的时候说过的那句话么?这样说来安佳蓓在鸿图会所里的地位应该相当的高,既然拥有这么高的地位,那她做什么事情应该都是手到擒来的啊,又为什么偏偏要接近我呢?

带着满头的雾水,从越南餐馆里吃了一顿便饭后,我和胡金就快速返回了KTV,我想找邓华好好聊聊,问清楚他,安佳蓓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回到KTV,胖子和王兴正拍着邓华的肩膀在安慰着什么。邓华像是个孩子一般耷拉着脑袋抹眼泪,见到我们进门,王兴轻声说,蓓蓓走了。

我坐到邓华的旁边,搂住他肩膀问。华子你跟我说句真心话,安佳蓓到底是什么来路?

邓华抽泣着抹了抹眼角说,三哥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和蓓蓓认识并没有多长时间,当时我意外伤人被判入狱,蓓蓓搬到了我家旁边,一直帮忙照顾我妈,还想办法为我减刑,我出狱以后就喜欢上了她,但她和我说的很清楚,只是想要借助我接近你,具体原因我不知道,可我清楚,她从来没有想要害过你,而且我也是真心喜欢她,今天她走了,她说她已经报完恩了,还说以后都不会出现,让我忘掉她。

“报恩?报什么恩?”我不解的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