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 有事秘书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华红着眼睛摇头回答,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并没什么太多的交流,人前她好像是我对象,人后其实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是同住在一间屋里,也是她睡地上,我睡床,好几次吵架也都是她特意安排我那么做的。

“等等,她睡地上,你睡床?卧槽,这事儿换成哪个姑娘也不能跟你好啊。你就是活该!”胖子很不厚道的插话。

邓华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是她自己执意要睡在地上,说是习惯了,三哥我应该怎么办?

王兴撇撇嘴说,你还好意思问他怎么办,隐瞒了我们这么久,如果她想杀了三子,三子有九条命也不够玩的,现在我想想都后怕,前几天吃的、喝的都是安佳蓓准备的,假设她往里面下点药,咱们这些人现在都该过头七了!操,真特码可怕!

我拍了拍邓华的肩膀,没有再多安慰他什么,直接走上了楼去。

胡金跟在我身后轻声问,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我也感觉安佳蓓应该没有太多恶意。

我抹了嘴唇微笑说,误不误会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一次不忠,一生不用,况且谁能保证邓华现在说的就是真话?安佳蓓肯定是带着目的来咱跟前的,至于目的是什么,你我都不清楚,待会订张回崇州的车票,让华子先回去吧,安排伦哥和亮哥慢慢把他边缘化,走的时候给他笔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想留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在眼皮底下。

胡金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轻轻点了点脑袋。

我叹了口气说,别觉得我做事不留情面,现在容不得半点马虎,错一步,一辈子,上帝错了一步把苏天浩当心腹,毁了他这么多年的大不夜城王朝,这世道,这社会,我早看的透透的了,我不想毁了谁,更不想被谁拿住。

胡金打了个响指,开腔:我现在就去办。

我一个人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推门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房间好像被人进来过,我走的时候特意将门锁死的,可是现在门是半掩的,床铺也有点凌乱,不由狐疑的从房间里仔细打量了几眼,倒是没发现有什么端倪,我心想可能是陈珂帮我收拾房间了吧。

躺在床上,其实我心里格外的不是滋味,邓华和安佳蓓。说起来跟我在一块的时间也不短了,记得头一次被越南猴子偷袭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安佳蓓,那时候她和陈圆圆互相告黑状,因为那时候没证据,加下确实也没受到什么损失。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我以为安佳蓓会念在我对她不错的份上,高抬贵手放我一马,谁知道她竟然会一路撵到石市。

这世界充满了尔虞我诈,连朝夕相伴的人都不能相信,我还能信谁?

我闭着双眼思索自打和安佳蓓认识以来,她的所作所为,前前后后琢磨了好半天,我突然又意识到这妞好像确实没有害过我,那她潜伏到我身边到底为了什么?

真的是报恩么?这个貌似有点扯了,我长这么大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这趟来石市。别特么说越南了,我连河南都没去过,怎么可能和这个混血小妞扯上什么恩怨瓜葛,再想想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做过最大的好事,就是三年级的时候从家里偷了我爸三块钱交给老师说捡的,换了一朵小红花。

琢磨了好半天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蒙着脑袋睡觉,把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暂时压到脑后,我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干掉钱进和帮着狐狸重回孔家,其他事情全都不重要。

胡乱遐想着,我就睡着了,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有人爬上了我的床,条件反射的抬腿就是一脚,结果听到胖子“哎哟”一声坐到了地上,小猪崽子似的直哼哼。

我赶忙坐起来,瞪眼瞅着胖子问,你丫干JB毛呢?好好的往我床上爬干啥?

胖子坐在地上,委屈的搓了搓鼻子大声嘟囔,该吃饭了,我刚才喊了你半天,见你没没声,就想着把你摇醒。谁知道你使这么大的劲儿,疼死老子了。

我尴尬的咧嘴一笑说,你丫轻飘飘的,谁知道到底干啥,没踹疼你吧?

胖子揉了揉屁股站起来说,幸亏老子肉多,换个瘦点的,刚才能让你踹残废,别睡了哈,该吃饭了!小珂亲自下厨,给你炖了王八汤,说是大补呢。

我摆摆手驱赶说。知道了!待会就过去。

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出门,猛不丁我看到他手里攥着个小药瓶赶忙喝了一声,胖子你站住,谁特么让你拿我窗户台上的摇头丸了?

胖子疑惑的转过身子,将手里的药瓶晃了晃说,你说这玩意儿啊?刚才你踹我的时候。我手脚胡乱扒拉,不小心拿到手里的,几颗破摇头丸,又不值俩钱,你看你嚷嚷啥。

胖子把药瓶“啪”一声放到窗户台上,气呼呼的掉头往门外走。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傻狍子,老子是在乎那俩钱么,还不是怕你傻不溜秋的图新鲜吃了,这种东西比毒药还可怕,说啥也不能碰,你记住没?

胖子耸了耸鼻子,脸色看起来有点不自然,估计还小心眼子生气呢,憋了半天才点点头说,我记住了三哥。

“走吧,吃饭去!”我从床上爬起来,搂住胖子的肩膀往门外走。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窗台上放着的两个药瓶,我感觉好像少了好几颗的样子,我记得之前安佳蓓给我的时候,瓶子明明是满的。

“三哥你瞅啥呢?”胖子看我站住不走了,轻轻拽了拽我胳膊。

我摇摇头,挤出个笑脸说。看你是不是偷吃了。

其实我就是句玩笑话,胖子虽然嘴欠,有时候不老实,但大部分时间特别听我话,我估摸着自己可能是这两天休息不好,出现幻觉了。也没多想,把门反锁上就到陈珂的房间吃饭去了。

因为三楼的房间有限,陈珂慧心独具的利用走道的空地方搭了个简单的小厨房,自己的房间挪出来一半摆放了张大圆桌,平常中晚饭就在KTV里做给我们吃。

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陈珂的厨艺特别好,每顿饭做的我们都能把盘子吃的干干净净,每次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想起来读书的时候,我和陈圆圆在19姐家里蹭饭的情景,一晃眼这都两三年过去了,自打上次19姐跟着文锦一起离开后。我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来她,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到底咋样了。

今天或许因为安佳蓓和邓华的离开,饭桌显得稍微有点空旷,气氛也不是太好,只剩下我、胡金、王兴、胖子和陈家姐弟,陈珂像是个贤惠的小媳妇一般帮我们盛饭,我们几个开了瓶白酒,闷着脑袋互相碰杯,两杯酒下肚,陈二娃干咳两声说:“三爷,狐狸说是明天又准备动手了,让我帮忙踩点!”

我嘬了口酒说。去吧!自己多加点小心,还按照之前的流程走就成。

之后大家就又没有了言语,胡金看气氛有些尴尬,故意靠了靠王兴打趣,兴子昨晚上你赴约没?

王兴老脸顿时一红,微微点了点脑袋说,去了!不过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就是陪小青喝了会儿酒,听她聊了聊自己内心的苦闷,小青其实不是冯建业的老婆,而是生活秘书,看来咱们之前想的肮脏了。

我乐呵呵的接话说,有事秘书干...

“没事干秘书嘛!”胖子贱嗖嗖的吧唧嘴。

我耸了耸肩膀看向王兴说,我兴哥,我可啥话都没说啊!

“他傻逼,不用理他!”王兴白了眼胖子,胖子不甘示弱的和俏皮话怼王兴,两人不一会儿就扭打在一块。气氛总算缓和过来,笑闹了一会儿,桌上的一瓶“二锅头”就让我们造光了,胖子也不是瞎高兴啥,喝的最多,没多会儿舌头有点大。搂着我肩膀直翻白眼的说,三哥我要是犯错了,你会不会原谅我?

“得看啥错,只要你不是坑兄弟,祸害大家,一般错误全都没问题,老子毕竟和你认识的时间最久,多少也得走走后门嘛,不过以你的小胆儿,也犯不了啥大错。”我好笑的递给他一支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