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制造意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胖子涨红着脸,朝我捶胸顿足的吆喝,三哥我就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啥叫我胆子小,我跟你说哈,老子不是胆小,只是脾气好,可是谁要是敢招惹咱们兄弟,我指定是拿命豁的,我。我什么都不怕!

我抓了抓脑皮,无奈的朝着王兴笑了笑,这犊子又喝多了,每次喝多就嚷嚷着要干一番大事业,要么就是杀人,把人类全毁灭。

对付喝醉酒的胖子,王兴特别有一套,哄孩子似的轻轻拍打胖子的肩膀,把他骗回自己屋里去,躺在床上闭眼就能实现梦想,平常这招百试百灵,那想到今天居然失效了,胖子踉踉跄跄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没走出去两步,蹲在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不住的狂扇自己嘴巴子狼嚎,我有罪!我犯错了!

我苦恼的看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胖子,示意胡金和王兴把胖子抬回屋里去,朝着立在一边的陈二娃和陈珂笑着解释:“这货八成是想媳妇了吧?要么就是又打算酒后乱性。”

陈珂捂着嘴巴浅笑,帮我又盛了一碗汤说,三爷其实你心里不用苦恼,蓓蓓或许早就想离开了,前几天晚上我们一块练瑜伽的时候,她就说过,想要暂时离开石市几天,我问她去干嘛,她也没回答,今天她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一句你的坏话都没说,临出门的时候,我甚至看到她偷偷抹眼泪了,说不准她出去玩两天,散散心就又回来了。

陈珂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直都认为大家晚上心情不好是因为安佳蓓的离别,我没有说破,更不想让她产生什么芥蒂,虽然这姑娘经历了很多,但是心思确实很干净,像张白纸一样的干净,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坏人。

见我沉默不语,陈珂臊红着脸拿去陈二娃的酒杯也给自己倒上半杯酒,朝我举过来娇声说,三爷,这杯我敬你。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人现在还生活在水生火热里。

陈二娃轻轻靠了靠他姐的胳膊说,姐你不会喝酒,还是我来吧。

陈珂倔强的摇摇头,一眼不眨的望向我说。三爷我敬你。

“姑娘家的少喝点酒好!”我举起酒杯和陈珂碰了一下,陈珂很痛快的一口闷了下去,可能真的不会喝酒,喝完以后,她的小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拿手当扇子从脸前直扇风,吐着小舌头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被她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给自己又满上一杯酒。

陈珂干咳了两下问我,三爷你媳妇会喝酒么?

想到苏菲。我的嘴角止不住的扬了起来,点点头轻声说,我媳妇当年可以把我给灌的五迷三道,找不到北,那时候她是学校的大姐大,每次我被人当成傻篮子似的暴揍,她都彪悍的带着人帮我找回来场子,完事请我吃拉面,喝啤酒,哈哈..

没听见陈珂低声喃呢了几句什么,这个时候陈二娃站起来,朝着我恭敬的说,三爷我先去踩点了,不然明天我怕会手忙脚乱。

我摆摆手说,去吧!自己多小心,我也出去溜达一圈。

本身我还想再喝一会儿的,可是这会儿大家都散场了,就我和陈珂坐在一块属实有点小尴尬,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寻思出去溜达一圈。就和陈二娃一起往楼下走。

下楼的时候,看到一群服务生正聚在一块聊天,现在KTV基本上走向正轨,服务生是狐狸找来的,本身我们也没打算指着这家店挣钱,所以那些服务员是不是心怀鬼胎,我也不太当成一回事,只是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不要太过份,几个服务生赶忙散开。各忙各的去了。

从KTV出来,我也没远走,就在花街附近闲溜达,脑子里又开始琢磨安佳蓓和邓龙的事情,冷不丁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竟然是冯建业打过来的,我赶忙接了起来。

冯建业告诉我,明天钱进会和几个石市比较出名的地产开发商一块去打高尔夫球,问我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知道这老狐狸是在提醒我该动手了,就顺杆往上爬的问,能不能把几个姑娘帮我用最巧妙的方式安排给钱进见面,冯建业沉思了一会说,让我把联系方式给他。

我说,待会我就让人亲自登门拜访。

挂掉电话后,我给小七打了电话,让她到冯建业家里去一趟,并且嘱咐她一定要记住冯建业的长相。

一切安排妥当后,我长舒一口气,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之前一直都在盘算应该怎么做掉钱进,可是当梦想就在眼前的时候。我却有点犹豫了,自己真的要这么干么?要知道钱进不是个普通人,很可能我一刀下去,就改变了自己和很多人的命运。

彷徨了一会儿后,我深呼吸几口走回了KTV。

钱进必须死!这王八蛋不死。我和我的兄弟都将陷入永不止境的危险当中,我不想每天一闭眼都不知道自己第二天还有没有机会再睁开眼的感觉,此刻距离过年还有十天。

回到KTV,我把胡金和王兴喊到屋子里,商量明天的具体事宜。胡金的意思是有机会直接干掉钱进,免得夜长梦多,我则担心后暴露了小七她们,日后被人顺藤摸瓜,到那时候我们可真得亡命天涯。

一直商量到后半夜,才总算拿出来个大概方案,大家简短的休息了几个钟头后,我们就出发了,钱进这次属于参加私人派对,所以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封路。这就替我们免除了很多麻烦。

我们提前两个多小时到达市郊的“众诚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的地下停车场里几乎没什么保安,完全就是那种刷卡,全自动摄像头的高科技产物。

把车停好,我们几个从车里换上一身保安的制服后,就呆在车里静静等候钱进车队的到来,因为不知道钱进会做什么车,车牌号又是多少,所以这些东西只能等小七她们和钱进“无意间”碰上再慢慢套话。

王兴叼着烟朝我笑着说,如果是五年前有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会和两个疯子一块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我觉得那人一定是疯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快要特么疯了!

“后悔么?”我咬着烟嘴朝王兴努努嘴。

王兴点点头说,老子从上了你的这条贼床开始就无时无刻不处不在后悔,但是没什么卵用,谁让你是我兄弟。

胡金拿出来几罐提前准备好的啤酒,分别递给我和王兴一罐后,笑呵呵的说,我这辈子经历的风风雨雨也不算少了,可是自打和小三爷在一块儿后,感觉自己每天的心跳都有些跟不上,那种小命好像随时可以丢掉的感觉,真他妈的刺激!

其实我们现在都很紧张,而且还属于那种紧张到两腿都在打颤儿。

我使劲嘬着烟嘴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灾星。谁沾上我谁倒霉,其实你俩完全没必要陪着我玩心跳的,真的!

王兴“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啤酒后说,别的我不知道,反正老子心里清楚。如果没有你,别说什么吃香喝辣,大哥现在说不定正从哪个工地上汗流浃背的搬砖呢。

胡金没有吱声,安静的喝着啤酒,良久之后才开口:“快过年了,也不知道我那个死婆娘现在有没有醒过来,从我俩在一起开始,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天,她的手脚一到冬天就冰冷,每次都让我帮她捂着才能睡着。”

说着话,胡金轻轻扇了自己脑袋一下说,强子怎么可能委屈了自己嫂子,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等了足足两个多钟头,时不时的有车进进出出,但钱进却始终没有露面,又等了半个多钟头后,我有些着急了,眼巴巴的望向胡金问,金哥你确定自己没有眼光?钱进真的没有出现?

胡金点点头说,我确定!

这个时候我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看了眼是小七的号码,我赶忙“喂”的接了起来,那边小七好像是手不小心碰到手机上了,听起来正嘻嘻哈哈的和人聊天,冷不丁我听到小七说,钱伯伯您的车子真的在高尔夫球场门口停着啊?带我涨涨见识嘛,我想看看您这样的大人物都开什么样的座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