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 临近年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尔夫球场的正门口!”我把手机攥在手里,朝着司机座上的胡金压低声音比划了两下,那边小七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仍旧在继续,听架势小七八成是要蛊惑钱进跟着他一起出来。

胡金发动着车子,刚要起步,又把火熄了,冲我低声说:“正门口没法过去,那边有正规的保安,咱们一过去不就露馅了么?而且车子停在正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咱也没法做手脚啊?”

我深吸一口气说。先过去看看啥情况再说吧。

胡金点点头,启动车子绕到高尔夫球场的正门,我们没敢靠的太近,不多会儿就看到一身运动短裙的小七半搀半拽着个中年男人从球场里出来,中年男人大概五十来岁,白白胖胖的,穿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鼻梁上人模狗眼的架着副黑框眼镜。

我问胡金,他是钱进么?

胡金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他,我上次在别墅里见到过这孙子的照片,你瞅丫装的好像个正经人似的。

不远处,小七笑容嫣面的为钱进撑着伞,都不需要人介绍就知道绝逼是个领导。

王兴乐呵呵的说,我还以为这家伙长得三头六臂呢,敢情也是个普通人啊。

小七四处张望,估计是在寻找我们,最后两人走到一辆棕榈色的“沃尔沃”轿车旁边指指点点,我估摸着那台车应该就是钱进的座驾,只是周围严严实实的站了一队保安,想要过去做手脚,肯定会惊动他们。

两人从车跟前说了几句话,就又掉头走进了高尔夫球场里。

眼瞅他们进去后,王兴咬着嘴皮问我:“怎么办三子?”

我沉思了一会儿后,记下来车牌。先按兵不动,找个不显眼的地方停车,看看待会有没有机会跟踪钱进,实在不行,我再想办法。

我们把车停到路边,从车里大眼瞪小眼的等了两三个钟头,见到钱进一行人从高尔夫球场里钻进车里,扬长而去,然后我赶忙让胡金跟了上去,不过只跟了对方一小段路,我们就被越甩越远,胡金无奈的朝我摇摇头说,实在跟不上,人家是进口发动机,咱这小破车再踩油门估计就得报废,汗血宝马和毛驴子的差距。

为了不引人注意,我们这趟来的时候,特意从二手车行买了辆普桑,因为石市跑的黑出租基本上都是这种车,这下子优劣势就显现出来了。我想了想后给小七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

时间足足过去能有一个多钟头,小七才给我回话,告诉我钱进下榻的饭店,还嘱咐我们来的时候换一身修理工的衣裳和工具箱,她有办法帮我们剪断钱进的刹车线。

我赶忙示意胡金找家汽车修理行。从他们店里买了几身穿过的工作服和一个工具箱,临走的时候,我多了句嘴问蹲在门口一个抽烟的修车师傅,师父有没有法子让汽车的刹车失灵而且还能察觉不到?

修车工来回打量了我两眼,疑惑的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笑呵呵的掏出几张大票塞给修车工敷衍说,纯属好奇呗!我瞧电视里总演,是不是剪断刹车线,刹车就失灵了?

看在“钱”的份上,修车工微微一笑说。直接剪断刹车线的话,经常开车的老司机刚起步就能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刹车线锯掉一多半,平时使用没事,一旦有急刹,刹车线直接崩断,杀车就失灵了,千万不要去实践哟。

笑呵呵的道别修理工,我们朝着小七给的地址出发了,得亏是我多嘴问了一句,不然就算剪断钱进的刹车线估计他的司机也立马能觉察到,到时候反而打草惊蛇了,从车上我们往脸上涂抹了点污油,掩盖住本来的模样。

很快到达小七说的那间大酒店,小七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短裙,极其不耐烦的站在饭店门口左顾右盼,见到我们从车里下来,她掐着腰嗓门很大的埋怨,你们4S店是真够慢的啊,电话都打了十几分钟,怎么现在才来?快点帮我看看车是怎么回事。半天打不着火!你们的服务态度真差,我一定要投诉你们!

我们几个赶忙点头哈腰的道歉。

小七此刻的模样俨然就是一副刁蛮的千金大小姐模样,我打心眼里服这她,更服培养出来她们的狗爷,看到我们像被训儿子似的训斥,酒店门口的两个保安脸色也出现了一抹不爽的表情,这种女人在现实生活中确实也很不讨喜。

跟随小七走进酒店里头走,俩保安哥们估摸着只顾着恶心小七了,连登记都没让我们登记,直接放行。走到停车场小七指了指钱进那台“沃尔沃”压低声音说,速度快点,我只有十分钟时间!

胡金腿脚利索的就钻进了车里,我装作收拾工具箱的样子,蹲在地上小声说。待会找个机会溜号,千万别被怀疑上了。

很快胡金从车里爬出来,朝我比划了OK的手势,我们几个提着工具箱也快速离开,临出门的时候。一个保安想要拦下我们的,另外一个保安劝阻说,算逑了吧,都是给人打工的,谁也别难为谁了。

离开酒店后,我们就快速驶远,找了间小洗浴冲了澡,顺便把身上的衣服换掉,该做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做好,剩下的就是静安天命。看钱进什么时候会发生交通意外。

期间我给冯建业打了个电话,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冯建业很满意,笑呵呵的说,会在钱进发生意外后,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安排我们混进医院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像个鹌鹑似的哪都没敢去,一直老老实实的窝在KTV里等候通知,距离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只剩下不到三天就除夕了,今天早上伦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从省里下来一大批军警直接将不夜城给封了,省里还下来个督查小组说是有人举报我们的基金会有洗黑钱的嫌疑。

我给赵杰打电话寻求帮忙,让他在帮我拖延几天时间。赵杰无奈的说,钱进已经动手了,这件事情绕开了崇州市,他现在也是爱莫能助,只能暂时帮着先把我那帮兄弟藏起来。

我心急如焚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现在情况越来越危机,如果还没有消息的话,我打算让小七今天晚上就想办法做掉钱进,大不了这件事情我俩背了,找个地方藏了三年五年。等风声不紧了再出来。

我正上着急上火的时候,冯建业终于给我来了电话,告诉我,钱进昨晚上发生车祸了,现在在市中心医院,今天下午会有安排一场手术,只不过医院的走廊有摄像头,钱进的病房门口也有守卫。

我忍不住骂娘说,冯叔叔您逗我玩呢吧?没有任何死角,我怎么接近他啊?

冯建业倒挺无所谓的说,该提供给你的信息我都提供了,具体怎么做,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事情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待会把钱进的具体病房号发给你。我听说他已经对你的势力动手了哈,如果你不抓点紧,钱进缓过来劲儿肯定会继续。

我咬着牙问,给钱进做手术的主治医师叫什么?有具体住址么?

冯建业轻飘飘的说,别想着威胁医生。让他们做手术的时候,故意弄点差错出来,如果真的那么简单,那早就有人做了,钱进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给钱进做手术的医生和护士信息全都保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弄一针“安乐死”,再告诉你钱进具体做手术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