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七仙女跳皮筋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慌忙摆摆手说,不碍事,不碍事!

转身快步走下了楼梯,隐隐约约听到两个青年交谈。

“咱家领导的级别高,官威也真心不小,做个小小的支架手术,竟然把一整层楼都给清空了。”

“嘘,小点声吧你!不想干了还是咋地?忘了之前领导那个司机是怎么被撵回老家的了?我听人说,咱们钱部,过完年怕是又要升职了。咱能跟在他后面吃香喝辣的,不知道底下多少双眼睛时刻盯着,羡慕咱呢..”

我从十六楼的电梯直接下去,出了医院后,拿公用电话给小七去了个电话,让她到医院来跟我碰个头,然后走到医院对面的一间小餐馆里要了份盖饭和啤酒,一边吃饭我一边在脑子里盘算中心医院里的大概情况。

我替自己选了三条逃跑路线,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都可以在三分钟之内迅速逃离医院,现在就差怎么混到钱进的身边了,我掏出冯建业给我的那支针管,盯着里面蓝色的液体怔怔发呆。

狗日的冯建业是真狠,拿我当刀使除掉钱进,却又不想给我任何好处,或者承担一丝丝风险,如果这事儿成了,他估计可以直接取代钱进上位,就算事情败露,他也可以一推四五六,到时候我就算想要反咬都没有任何证据,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小七和小八就走进了餐馆,径直坐在我对面。

小七一行的几个姑娘,经过我师父将近一年的训练现在就剩下四个人。她们没有名字,统一数字编号,从小五一直排到小八。

我瞟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问小七,你现在还有法子和钱进联系上么?假装说去探望他,我打算今天就动手!

小七摇摇头说,没办法了,自从他出车祸以后就不和我联系了,三哥,钱进是住在这间医院么?要不我现在进去给他两刀得了!

我点了点脑袋苦笑说,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楼梯口都守着人,电梯口肯定更严格,我现在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混到钱进的身边去,他下午就进手术室,做完手术估计就会回家修养,到时候想动手就更难了。

小七古灵精怪的转了转眼珠子说,三哥你可真笨啊,既然没办法混到钱进的身边,那为啥不直接到手术室里去等他?做手术前应该都会到器具室去取手术用的工具吧?那个时候都带着口罩、医生帽。谁认识谁啊?

“我擦!小七你可真是个天才啊!来哥哥抱一下。”我顿时茅塞顿开,立马想到了主意,赶忙低头扒拉两口饭说,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一个人怕是搞不定。

小七俏皮的咧嘴一笑。朝着眨巴两下眼睛说,那三哥准备怎么感激我?

“要不我以身相许吧?”我坏笑着打趣。

小七吐了吐舌头说,拉倒吧!我害怕被嫂子挠花了脸,对了,狗爷让你给他去个电话。

小七将自己的手机拨通后递给了我,我犹豫了一下后,那边立马传来师父的声音,死小子!总算想起来给老子打个电话了?

我笑呵呵的调侃他,说实话还真没想起来,不是您让我给你打的嘛。

师父气呼呼的说。那算老子自作多情了,就这样吧!

我一听老家伙耍脾气了,赶忙道歉,别介啊师父,不能因为你长得像刘德华就这么骄傲吧?说实话,我都快想死你了!昨晚上还梦到你了呢,哭的我今天早上枕巾还没干呢。

师父“噗嗤”一笑说,别的本事没学坏,贫嘴倒是学了老子九成九,怎么样臭小子,还好么?

“没死算不算还好?”我继续跟他贫嘴,每次和师父交谈,我都打心眼里感觉的很放松,好像有个依靠似的,尽管我现在看不到他人在哪,不过还是觉得格外的安稳。

师父叹了口气说,想好了吗?那事万一没成功,你可就万劫不复了,上通缉令就是轻的,我就怕你小子都没有命逃出石市。实在不行的话,你到上海来吧,带着你那群小瘪三兄弟,师父在这边还是有点地位的,大不了你接替我的位置就好,反正你早晚都是要加入天门的。

师父这句话说完,我当时真有点想掉眼泪的冲动,记不得到底有多久了,我已经没有被人这么保护过,每天一睁眼就是想着怎么搞定钱进。怎么带着兄弟们更进一步,我一直都觉得自己金刚不坏,可是被师父的这一句话还是戳冲了心口,感觉鼻梁骨一阵发酸。

我犹豫了,迟疑了足足能有五分多钟后才出声。师父我还是想搏一把!赢了的话,我们兄弟可以从崇州昂首挺胸的走进石市,就算输了的话,那帮虎犊子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了,相信他们肯定会像照顾自己亲爹一样的伺候我爸。

“你特码的天生就是属驴的。牵的不上赶的上,老子让你过把祖宗的瘾,你还不稀罕,行了!不稀罕拉倒,你自己爱咋整咋整吧,我跟你说啊,玩政治的人都是鬼,一个比一个心狠手黑,你自己长点脑子!”师父可能有点失望,絮絮叨叨的骂了我一顿。

我揉了揉发涩的眼睛说。师父!你自己照顾好身体,如果我成了,今年过年就带着我媳妇,正大光明的去给您磕头拜年,如果我没办成的话,你以后再收徒弟,千万别说有我这么个埋汰货,省的掉您身价。

师父的声音有些发颤,沉寂了几秒钟后骂我,你他妈这是在给老子交代遗言么?卧槽你奶奶得,老子还没把你引进天门呢!我警告你小子,不管事情成没成,你特么就不许有事,三儿你听到没?

我抽了抽鼻子说,徒弟提前给师傅拜年了。我祝你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不等他再继续说什么,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挂完电话后,我抹了一把湿润的眼角。使劲抽了抽鼻子,举起一杯酒“咕咚”灌进嘴里,朝着坐在对面的小七、小八苦笑,这酒真特么辣!

小七轻咬着嘴唇望向我说,三哥。其实这种卖命的事情,你大可以交给我们来做就行,就算失败了,我们肯定也不会供出来你的,我们的命是你给的,不值钱!

我撇撇嘴说,七仙女跳皮筋儿,尽扯JB灯儿!说了多少次,咱们是家人,你们的命和我一样值钱。

正说话的时候,小七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眼号码,疑惑的看向我说,是胡金!

我点点头说,接吧!别说和我在一块儿就行。

小七按下了接听键。那头胡金很着急的说,小七,小三爷这会儿被人绑架了,我着急去救人,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情?

小七看了我一眼。我轻轻点点头。

小七问胡金,什么事情啊金哥。

胡金说,帮忙干掉一个叫冯建业的人!待会我给你这个人的地址。

我凑到小七的耳边,让她问胡金为什么。

胡金特别焦急的说,王兴和冯建业的秘书是姘头,今天冯建业的秘书打电话告诉王兴,冯建业打算这几天找借口抓捕我们,说是掌握了我们准备暗杀钱进的证据。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冯建业这是准备要赶尽杀绝呐,先是借我的手铲除钱进,不管事情最后成功与否,他都准备把我们推出去灭口,卧槽特妈得!师父说的对,玩政治的人确实要比玩社会的人手狠心黑的多。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具体安排计划怎么做掉冯建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抢在他动手之前,我们先一步干掉他。

我让小七答应了胡金,挂掉电话后,我冲小七长出一口气说,你让小五和小六现在就潜伏到冯建业的家门口,咱们动手的时候,让她俩和咱们同时进行,完事后咱们在火车站的候车室汇合。

小七点点头,就开始打电话安排,之后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具体下午暗杀钱进的具体细节,小七和小八先我一步进入了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