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虎口夺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俩先我一步进入医院,伪装成护士,看看有没有机会混进手术器具室,我则坐在小餐馆里继续吃盖饭、喝啤酒,老实说刚才胡金的那一通电话,让我本就心乱如麻的情愫变得更加的慌张,一次性做掉钱进和冯建业,我特么绝逼是疯了!

自己想想都觉得有够疯狂,说实话这个决定下的很仓促,首先我没时间去证实那个“小青”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其次就是不知道冯建业会不会留后手,防备着我们。

不过说到底,我其实对冯建业也早就动了杀心,他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而且地位又那么高,假设他真有一天翻脸,我除了伸直脖子等死,没有别的法子,现在干掉他,也算是给这件事情画上个圆满的句号,永绝后患。

从餐馆吃完饭,又坐了几分钟后,我溜溜达达的往出走,小七刚才走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留给了我,方便待会联系,从医院的附近磨蹭到下午三点半左右,小七总算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让我装成送水工,扛一桶水送到手术器具室。

我从医院附近的纯净水店里买了一桶水,又花高价买了身他们的工作服,带上口罩就朝“器具室”出发,下午医院的人相对没有那么多,显得比较冷清,上楼的时候,我竭力把脑袋低到底。尽可能不让墙角的摄像头拍到我的脸。

我扛着水走进“器具室”,屋里坐着两个穿白大褂的护士,两个护士妹纸一个在整理器具,另外一个在“噼里啪啦”的按电脑,尽管脸上带着口罩,我还是能一眼认出来正是小七和小八。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小七指了指空了的饮水机桶,我点点头,先是“呼呼”的喘了口气歇息,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差十分钟四点,这才慢吞吞的换水桶。

我正换桶的时候,从外面神色匆忙的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医生,两个医生的脸上都带着口罩,推着一个放器材用的那种小推车。

男医生手里拿着一张清单似的的票根开腔:“1708号的手术器具准备好了没有?院长交代过,做手术的可是钱部长啊,千万不要和平常似乎马马虎虎。”

小七点点头,从货架上拿出一套手术的用的器材,旁边那个女医生走出去检查,我将水桶换好以后。装作往外走的样子,慢慢的将房门关上,这个时候小八绕到两个医生的后面手里攥着两把手枪,一枪顶在男医生的后脑勺上,另外一支枪口指向女医生。

两个医生的脸色顿时变的有些慌张。小七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攥着两只注射器,朝着两个医生的胳膊上分别扎了一针,两名医生直接“噗通”医生倒在地上。

我疑惑的望向小七,小七微微一笑解释,只是普通的麻醉剂,打下去昏迷两三个小时左右,三哥你快把男医生的衣服换上吧。

我楞了一下,深呼吸两口气,把那个男医生身上的衣服全都给脱了下来。证件,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全都原封不动的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最后把冯建业给我的那支“安乐死”藏在袖管里,和小七、小八一块将两名医生搬到了器具室的货架后面,我发现货架的后面居然还有两个昏迷的女护士,估计这是器具室的原班护士。

等我整理好以后,我和小七一块推着放器材的小推车走出了房间,小八则留下来继续“坚守”岗位,我们商量好,半个小时之后在医院的正门口汇合。

走进电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浑身颤抖的特别厉害,小七轻轻靠了靠我的身体低声安慰,不用紧张的三哥,待会咱们按照计划行事就可以的,你放心!就算小七今天死了,也会护你周全!

我咽了口唾沫轻声说,别说傻话,要么都不走,要么就一起走!你三哥也是过河不用浆,浪了一辈子的人。啥时候干过让女人为我卖命,自己跑路的缺德事儿!

我使劲喘息了两口,竭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十八楼,我们两个昂首挺胸的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手术室的门口站了六七个穿西服或者夹克的青年,之前我在消防通道口见到的那两个男的也在。

我没敢直视他们,推着小车闷着脑袋往前走,余光瞟了眼边上的几个男的。他们正小声嘀咕着聊天,谁也没往我脸上瞅,看样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格。

几个医生和护士先后走进手术室里,我和小七对视一眼也赶忙往里走,钱进早早的就躺在了手术台上。正和一个个头中等的中年医生有说有笑的聊天,我看他的小腿处打着石膏板,应该是前几天车祸造成的,至于为什么会做支架手术,我估计就是冯建业使的手段了。

“钱部。咱们开始吧?”站在手术台前的医生看一切都准备齐全,恭敬的朝着钱进问道。

钱进脸色泛白,有些紧张的说,老李啊,我这条小命可就交到你手里了。

中年医生笑了笑说,钱部只需要闭上眼睛睡一觉,等你再睁开眼的时候,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保证!

其实自打踏进手术室以后,我反而彻底平静下来。因为我知道,不管今天的结局如何,钱进都必死无疑了,至于我和小七能不能活着出去,那就得看天命了。

“好了!安静,手术开始!”中年医生轻声望了眼屋里的几个护士,医生,紧跟着,周围的灯光都关了,就手术台上的无影灯亮了起来,中年医生摆摆手低声说:“麻醉!”

一个女医生把针管扎到了钱进的身上,钱进此刻还有意识,眼珠子滴溜溜的来回转,猛不丁他的眼光突然落在了我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喉结鼓动可能想要出声,我当时真的惊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

手术台旁边的中年医生也觉察出来钱进欲言又止的样子,把脑袋俯下去问他,钱部,您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么?

就在这个时候我轻轻靠了靠旁边的小七胳膊。小七立马装作脚后跟好像没有站稳的样子,一下子将放器材的小推车给掀翻,手术器材“叮铃咣当”的洒了一地,所有人全都侧头看向小七,包括刚刚低下头的中年医生。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七一脸紧张的摆手,一个不小心还坐到了地上。

“我说过多少次,这种大型手术,不要让实习护士参与!这是谁带的徒弟?”中年医生有些愠怒的看了眼周围的几个医生。

我趁机走到钱进的身边,将藏在袖口处的针管直接插进钱进的胳膊上,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小七身上,钱进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望向我,嘴唇蠕动,只来得及发出一句“你..”字,我已经将针管的液体彻底推进他的血管里。

钱进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我,那种感觉好像是将我给看穿了,不过也就是两三秒的时间,他的眼皮就慢慢合上了。

“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去重新置办一套器材!”中年医生朝着小七摆摆手。回过头朝着钱进躬身说,钱部您再稍微等一下。

而这时候钱进的两只眼睛已经闭上了,在别人看来,他应该是刚才的麻醉剂起了效果,任务已然完成。我和小七也不再犹豫,赶忙推着小车离开手术室,外面守着的几个人一看到我俩出来了,连忙焦急的问,发什么意外了么?

我随口回了句,刚才不小心打翻了手术器材,我们再去重新准备一套。

当我和小七走进电梯的时候,我猛然间听到那个眉心有道刀疤的青年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刚才说话那个医生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紧跟着他仰头看向我们,嗓门瞬间提高:“不对,是他,你们给我站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