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 全城戒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出租车里,我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息了两下,此刻我浑身冒汗,手脚却止不住的在颤抖,刚才我的心脏真的差点都要从嘴里蹦出来,有两次我的后背都被警察的指尖已经碰到了,如果不是因为刚才围观的人多,特别拥挤的话,我想自己绝对没得跑!

不过刚才喊我站住的那道声音为什么会那么耳熟?而且好像还是个女人的声音?

出租车司机看我心神不宁的样子,笑呵呵的打趣说。小伙子你这是参加什么活动去了?怎么满脸都抹的黑漆漆的,初冬天了就穿个衬衫,你不冷啊?

透过汽车反光镜我瞟了一眼自己,满脸都是黑色的污迹,估计是小七给我画的胡子遇汗掉色了,朝着司机干笑了两下没有吱声,本身我寻思擦干净的,后来又一想还能当个伪装,等到地方以后再弄也不迟,就干笑了两下没吱声。

这个时候迎面开过去好几辆警车,刺耳的警笛声听着人心发颤。

出租车司机骂了句粗口,妈勒个把子的,这群狗!今天晚上好像疯了似的,从桥西区蹿到裕华区,又从裕华区跑到桥西区。更过分的是每个路口都有警察设卡检查,我槽特奶奶的!也不知道又是哪位野爹要来石市视察工作。

“设卡检查?”我倒吸了口凉气。

出租车司机暴怒的说,可不呗!就因为这些狼狗都特么疯了,我们出租车今晚上都没拉到什么活,平常抓贼不见这么卖力。一碰上个什么两会或者检查,一个个就和打了鸡血似的。

我干笑着抓了抓头皮,指了指路边说,大哥你从那儿给我停下车吧,我先到我同学家去洗把脸。现在这个样子太砢碜。

出租车司机迷惑的问我,不到家乐福了?

我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脸说,帮哥们搬家来着,你要不说我都不知道自己整的这么埋汰,给你车费,不用找了哈!

我甩给出租车司机五十块钱,拉开车门快步走了下去,如果刚才不是热心的出租车大哥提醒,我都没注意到,前面的十字路口确实站了几个警察在设卡检查。

下车以后,我直接奔着路边的一栋小区走去,等出租车走远以后,我才赶忙掉头扎进了旁边的网吧里面,省组织部的一二把手在同一天里被人全给干掉了,不亚于塌了一大片天,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从网吧的卫生间里,我把脸洗干净,然后又用五百块钱和一个高中生互换了一下衣服,在他用看“傻逼”似的的眼神中。我穿上他的校服,拎起书包笑呵呵的离去了。

从网吧里出来,我大大方方的双手插兜,一蹦一跳的往火车站的方向走,路过那些警察身边的时候。他们果然看都没有多看我一眼,我心底一直有个疑惑,这些王八犊子设卡检查,难道他们知道我长什么样么?我自信那些人应该没有拍到我的模样,那他们又是在查什么?

用了一个多小时我总算走到火车站,结果在距离车站老远的地方,我就停下了脚步,当时真忍不住要骂娘,卧操特妈的!火车前面的大广场上全都是警察和警车,往车站走的方向。直接被这群家伙拿护栏拼接成了两条通道,一条进站,一条出站,进进出出全都得接受检查。

完了!这下是真跑不出石市了,我感觉自己两眼有点发黑,怎么办?

我蹲在路口陷入了沉思,心想要不要去找下朱老五和陈花椒,他们接手了孟瘸子以前的地盘,在车站附近应该很有人脉,不知道能不能帮助我逃出升天。

犹豫了好半天后,我还是掐断了这个念头,眼下钱进和冯建业全都挂了,兄弟们不知道我的行踪反而更容易保命,从地上蹲了一会儿后,我仍旧没想好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这个时候我后背被人猛地拍了一下,吓得我头都没敢回,站起来就要跑。

一只玉手快速抓住我的胳膊,我这才看清楚竟是小七,一个多小时没见面。她就不知道去哪换了身衣裳,此刻全都是浓妆艳抹,肉色丝袜,小皮裙,打扮就好像车站附近经常出没的“站街女”一样。

“三哥。先跟着我走!”小七冲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很自然的挎住我的胳膊,就好像钓上客人的小姐一样魅笑,我俩朝着旁边的小巷子里走了进去,车站对面有很多那种脏兮兮的小巷子,尽是些自家开的小旅馆或者是小饭店之类的地方。

一直走道巷子的深处,臭烘烘的垃圾桶旁边,小七才松开我,关切的问我,三哥你没事吧?

我干笑着说。我觉得事儿大了!车站被戒严了,比上次孔令军和孟瘸子挂了严格好几倍,汽车站想都不用想了,肯定也堵满了警察,咱们怕是逃不出石市了,对了其他人呢?小五小六她们呢?

小七幽幽的叹了口气说,她们去打探情况了,其实现在情况比你想的还要严重!说着话,小七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张A4的纸递给我,接着羸弱的路灯。我看到纸上竟然是我的画像,虽然不是那么细致,但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来是我,画像上的我戴着帽子,鼻梁上挂着眼镜片,应该是根据之前在消防通道口拦下我的那个青年描述画出来的。

“擦的,这是被通缉了么!”我顿时傻眼了。

小七轻轻点头说,现在每个十字路口,汽车站、火车站都有你的画像,咱们确实被暂时困在石市了。不过三哥你不用担心,小八他们去找别的出路了,警察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完全就只能凭着这张画像找你,我只要帮你稍稍化点妆。想躲过去应该不难。

“不难?呵呵..”我心底的那股愤怒终于压抑不住了,一把将画像揉成一团,塞进嘴里吞下去,有些歇斯底里的跺脚低吼,拿拳头朝着墙壁“咣咣”的使劲猛捣两圈。手背被干破皮了,我仍旧觉察不出来一丝丝疼痛。

连续从墙上怼了十几拳后,我的手背变得鲜血淋漓,整个人这才稍稍有些清醒,我赶忙朝小七要过来手机,凭借记忆拨通雷少强的号码,打了好几次都给打错了,最后好不容易才按对,那头雷少强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喂。哪位?

“我是你爹!”我没好气的骂了句。

听到我的声音,雷少强先是怔了怔,紧跟着兴奋的说:“擦的,我三哥!你可特么算想起来我了,我给家里的兄弟们打电话,都说联系不上你,你丫到底死哪去了?”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马上办休学手续,现在就回崇州市去。兄弟们和王者我暂时交给你,我担心有人要毁掉王者,我知道你肯定有这个能力,当兄弟的,混这么久我没求过你什么,这次算我求你了!

听我语气严峻,雷少强也正经起来,出声问我,三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HB省的大人物你能惹得起么?”我摇了摇嘴唇问他。

雷少强沉寂了几秒钟后回答:“够呛,得我家老爷子出面,如果是你碰上啥难事了,我马上回去求我家老爷子。”

我深吸口气说,我做掉两个部长级别的大佬。

“什么?你他妈疯了吧?”雷少强那头的嗓门顿时提高了。

我苦笑着说,我就是疯了!强子,崇州市的那些领导。你可以摆平的对吧?

雷少强“嗯”了一声,接着说,崇州市的没什么问题,你现在人在哪?我马上想办法去接你。

“不用替我想辙了,我自己有办法,如果当我是兄弟,就守好王者,庇佑兄弟们平安,顺带替我伺候我爸,让苏菲...算了!你马上启程回崇州吧,这个电话以后不要打了,我一会儿就换卡扔掉,稳定下来后,我会给你再打电话的!”不等雷少强再继续说什么,我慌里慌张的挂掉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我依靠在墙壁上,轻轻舔舐自己拳头上的血迹,心里说不上来的悲凉,小七替我点着一支烟,放到嘴里轻声说,三哥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我嘬了口烟说,多大个JB事儿,我还至于寻死觅活嘛,给小八她们打电话,让她们过来,现在风声太紧,从外头东跑西颠反而更危险,咱们连夜步行走到郊区去,农村应该没那么严...

我刚说完话,就看到一道身影从胡同的另外一条走了过来,因为光线太暗,我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只能模模糊糊认出来应该是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