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 我可以帮你/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靴踩在水泥地上发出“哒哒哒”清脆的响声,如同一把铁锤砸在我胸口处,感觉格外的压抑,我和小七全都戒备的站直身子,朝胡同口的那道身影望了过去。

昏黄的灯光始终让那人的脸显得半遮半掩,但我还是看清楚了她的模样,我没想到竟然会是安佳蓓,安佳蓓穿一件黑色的及膝风衣,长筒的马靴套在脚上,过肩的长发随着寒风微微飘动,脸上的表情很平常,不喜也不悲,静静的站在距离我三四米远的位置望向我。

我有些不自然的朝她笑了笑,出声问:刚才在医院门口喊我的人是你吧?

安佳蓓点了点脑袋说,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你只要跟我上车乖乖走就可以了,谁知道你会拔腿跑,反而引起了警察们的注意力。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你。

“你找我?有事么?”我上下打量着安佳蓓,一点都没觉察出来她像是自己人,小七如同一只愠怒的母豹子一般,微微佝偻起后背,挡在我前面,伸手从裙底摸出来一把两指来长的匕首。

安佳蓓扫视了一眼小七。微微摇头说,小妹妹不需要对我那么大敌意,我和三哥是很好的朋友。

“你忘记加曾经俩字了!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蓓蓓,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也没兴趣继续追究你潜到我身边到底有什么用意。我现在已经落魄成这副逼样了,希望你能看在以往的交情,高抬贵手!”我抓了抓后脑勺,从兜里摸出来支烟点着,长长的吐了口烟雾。

小七没有回话,反而又往前挪动了半步,侧头看向我低声嘱咐,三哥待会我拖出她,你赶快走,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安佳蓓幽幽的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哀伤,轻声说:“三哥。你到现在都认为我想害你么?如果我想害你的话,不管是在崇州市还是刚到石市的那段时间,光是给你往水里下毒,你都不知道死几回了,我真的没有恶意。”

我点点头,挤出个微笑说,不管你有没有恶意吧,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我很感激你上次在黎强面前替我解围,你说你要报恩,我实在想不起来你我有什么瓜葛,假如你真的想报恩的话,马上掉头走吧,我现在脑子很累,别再让我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事情了,可以吗?

安佳蓓拢了拢自己的秀发,怔怔的望着我,沉寂了大概半分钟后,点点头说,与其被你当贼一样的防备,还不如就这样吧,三哥你现在处境很危险,如果走投无路的话可以到鸿图会所找我。

“谢了!”我朝着安佳蓓抱拳,不过脑子里直接过滤掉这个想法。

投奔“鸿图会所”就等于将自己的小命交到了别人的手里。相比起来,我更愿意自己掌控,哪怕有一天被警察击毙街头,那都是我罪有应得!

安佳蓓凝视着我的脸,微微叹息一声,转身朝来的方向离去。走出去没几步,她居然再次翻身回来,径直朝我走了过来,小七紧张的娇吼,你别过来!

安佳蓓完全视若无睹,仍旧一步接着一步往前迈腿,小七“嗌!”的怒叱一声,攥紧匕首就朝安佳蓓的脑袋上挥舞了过去,安佳蓓身体半侧,很轻松的躲开,随手将风衣往旁边一掀,就罩在小七的身上。接着她抬起自己粉白的小拳头打在小七的后背上,只用了一拳头就将小七给砸躺在地上。

小七倒地的时候,两手顺势搂住了安佳蓓的小腿,朝着大喊,三哥你快走!

我当时真愣住了,一直以来安佳蓓给我的感觉都像是个乖巧的领家小妹,即便事情败露,我揭穿了她,也没有想过她的身手竟会如此凌厉,小七的身手,胡金曾经说过不会比他差太多,也就是说安佳蓓的实力应该超出胡金一大截子,这样说来,她刚才没有夸张,她如果想杀我的话,我估计都不知道投几回胎了。

我抽了抽鼻子朝小七摇头,松开手吧!她想杀我的话,我跑不掉!

安佳蓓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放到地上,朝着我微微笑了笑说,三哥你不相信我,应该会相信韩沫,她的身份很不简单。应该也可以帮你逃出石市。

韩沫?那个来自京城的官家女,“王者基金会”的创意就是她帮我想出来的,到石市以后,我曾经想过要去找她,不过苦于没有门道,所以计划就搁浅了。没想到安佳蓓居然有本事搞到韩沫的地址,我心底的疑云更加密布起来。

把名片放到地上后,安佳蓓看了眼仍旧死死搂住她双腿的小七,蹲下身子将小七搀扶起来,浅笑着说,下次用匕首的时候,不要直接攻击人的头部,动作太明显,要直戳心窝。

说罢话,她又看了我一眼,彻底消失在了胡同口。

等她走远后,小七捡起来地上的名片递给我。好奇的问,三哥你认识这个脱北者?

“脱北者?你说她是脱北者?”我愕然的长大了嘴巴。

小七点点头说,应该是的,福来哥和狗爷都说过,脱北者的手腕处都有纹五角星,而且她真的好厉害。速度快到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可惜我不会朝鲜语,不然跟她交流几句就知道了。

脱北者?朝鲜语?顿时间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这些话,最后我干脆摇摇头,朝着小七说,快给小八她们打电话吧,咱们先碰头,然后再商量接下来去哪。

我拿起安佳蓓刚才留给我的那张名片打量了几眼,“翠屏山迎宾馆”在鹿泉区,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将近横跨了大半个市区,眼下石市的每个十字路口都有警察设卡。我特么总不能飞过去吧。

我懊恼的骂了声娘,打算放弃这个想法,随手翻了翻名片,竟然看到后面还有一溜手机号码,我赶忙拿小七的手机拨了过去,那边“嘟,嘟,嘟”响了好半天,我都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一道女声传了过来:“喂,您好!”

“请问是韩沫么?”我吐了口浊气,鼓足勇气问对方。

“我是。你哪位?”韩沫不紧不慢的回答。

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敢赌,毕竟我和她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全盘托出的程度,而且我们现在惹到的麻烦,也不是小事儿,万一韩沫拒绝,或者是告密的话,我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玩,所以只是和她闲聊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从小胡同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小八她们总算回来了,我看到小八的额头上还有一大片淤青。赶忙问她,怎么搞的?

小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刚才在医院门口制造交通事故,我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所以就自己开车撞了几辆车,不小心擦伤的,不要紧的三哥。

我心疼的埋怨她,以后别那么犯傻。

“三哥,刚才我坐黑出租,出租车司机带着我绕了几条小路,都没有警察设卡,咱们可以从这里步行到裕华区的“花街”。我刚才特意到花街附近去打探了一下,那边基本安全,就和小六从附近租下来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咱们可以先住下,然后我们再慢慢找别的出路。”小五是她们几个里年龄最大的,差不多二十二三岁,办事也最稳重的,跟我简单汇报了一下。

我抓了抓侧脸寻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那就先去花街吧。

我们一行人尽挑小路走,快速朝着花街的方向赶去,路上我问了下小五和小六做掉冯建业时候的情况,说老实话当听到小五承认把冯建业他们全都干掉的时候,我心底特别的发颤,苦笑着说,我他妈真是疯了,现在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个侩子手!

小七安慰我说,可是咱不做掉他,他就要弄死你们啊。

我心情沉重的说。杀人了就是杀人了,找再多华丽的理由也不能否认事实,要是能选择,能选择的话..

我低声喃呢,能选择的话,我估计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干掉他们。

走了一个多钟头。回到了“花街”附近,小七压低声音朝我说,三哥我觉得咱们好像被人跟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