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 想听故事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韩沫面红耳赤的娇羞样子,我心说这妞该不会是看上我大舅哥了吧,故意坏笑着打趣,他还好吧,跟我嫂子在一块也挺和睦得,听说最近打算去国外旅游。

“你说什么?嫂子?苏天浩结婚了啊?”韩沫的嗓门骤然提高,眼珠子也同时瞪得溜圆,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和失落。

我咧嘴哈哈大笑着说:“嘿嘿,给你开玩笑的,像他那种人贱嘴欠还没钱。抠不溜秋总聊闲的烂人怎么可能有姑娘瞎眼看上他呢。”

“你才眼瞎呢。”韩沫涨红着小脸,从我胳膊上使劲掐了一把。

我鼓了鼓腮帮子故意逗她说:“呃?这意思是你看上他了?”

韩沫昂着脑袋冲我呲牙咧嘴的挥了挥小拳头娇嗔,关你屁事,你有他联系方式么?要不过完年你带着你媳妇和他到京城旅游吧?我给你们当向导,对京城我可熟悉了。

“快拉倒吧,你瞅谁家度蜜月旅游捎带大舅子的,待会你给我联系方式,我让那损犊子直接去找你得了。”我撇撇嘴巴打趣。

韩沫还当真了,小声嘀咕说,我不是觉得人多热闹。不尴尬嘛。

“稳妥,等我熬过这段倒霉日子,就想办法安排。”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就这样很没节操的把苏天浩给卖掉了。

韩沫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韩刀从外面轻咳一声说,咱们该出发了。

韩沫点点头,忙不迭的叮嘱我,小虎子,你先好好养伤,这间房能住到明年夏天。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你自己打电话喊,记住我的话,千万别再制造杀戮了。做人要心存善念,因果报应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的,还有就是,在你的存款折没有五千万之前,记住你唯一的兴趣就是赚钱。

“妥妥的,我未来的小嫂子!”我贱嗖嗖的抱拳点头,这层关系一旦戳破,我突然感觉和她对话好像轻松了很多。

韩沫俊脸一红,感觉应该还是挺受用的,白了我一眼:“贫嘴怪,多保重哦!”

目送她慢慢离去,我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慢腾腾的爬起来,坐稳身子,尽可能找个待会挨打能舒服点的姿势,静等韩刀掉头找后账。

大概十几分钟后,韩刀耷拉着个驴脸走回了房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干咳两声朝他摆了摆手打招呼。韩刀没吱声,而是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钱夹子丢在地上说,我给你三天时间,也就是最晚正月初二的时候,必须搬出宾馆。

“谢谢。我会照做的。”我沉闷的点点头。

韩刀眯缝眼睛冷笑说,虽然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方式知道我家小姐的联系方式,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做人做事,认清自己很重要,掂量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们不欠你任何,不要再来骚扰我家小姐,你可以当作是忠告,也可以理解成是恐吓。

我认同的点点头说。我明白,忠言逆耳嘛。

或许没想到我会这么配合,韩刀被我的“软钉子”磨的有点词穷,咳嗽了两声说,你的事情暂时算是压下来了,通缉令也全都收回,但不代表你绝对安全,如果你倒霉被人举报,或者刚好和警察走了脸对脸,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仍旧不卑不亢的朝着他微微欠身说:“大恩不言谢!”

虽然这家伙说话很难听,带着一股子狗眼看人低的味道,但他的确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真真正正的拉了我一把,不管什么原因,我都应该感谢他。

又打量我半分多钟,韩刀轻叹一口气说,你以后的路将会很难走,当然如果有朱厌伴你左右的话,我想轻易也不会有人能伤到你。

“朱厌?为什么?难不成他有杀人许可证?”我疑惑的发问。

韩刀嘴角微微抽动。苦笑着说,虽然很不齿他的为人,但是确实佩服他的实力,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杀过人,可谁都没有证据。朱厌的心理很扭曲,你敢报复他,他敢灭你全家满门,哪怕是门外重兵把守,他仍旧有办法实施报复。他是把双刃剑,可以杀人,更会伤己。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冲着韩刀抱拳说,谢谢刀叔为我解惑。

一直都知道朱厌很屌,屌到没朋友。尤其是那句“北方有朱厌”更是能带给人无限的遐想,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在京城有那么大的名声,话说这家伙还欠我一辆防弹车呢,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报恩。

韩刀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掉头走出了房间,这次房间里彻底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很想抽烟,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个烟屁,我躺在松软的大床上,闭眼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说老实话,我一点都不后悔干掉钱进和冯建业,这个社会比动物园还可怕,我不咬人,他们或许就会吃掉我们。唯一恼火的就是上了赵杰的套,眼下赵杰水涨船高,我想要如法炮制他,肯定不可能,这孙子太清楚我的为人了,尤其得知我没死,我估摸着他敢雇十个保镖,全天二十四小时的守在跟前,想要报仇的话,难于上青天。

可如果我连证明自己勇气的胆量都没有。那就不能责怪别人往我脸上吐口水,我和赵杰之间必须要有个了断,不然就算我一退再退,他肯定也不会放过我,只不过现在我还得像狗一样的藏起来。

我正彷徨的时候,房门被人“咚咚咚”敲响,我寻思估计是韩沫又偷偷跑回来想要交代我什么,就扶着墙艰难的走过去开门,结果门打开了,站在外面的人吓了我一跳。我没想到安佳蓓竟然会出现,安佳蓓穿一身宾馆服务员的工作服,满脸微笑的凝视我。

“怎么是你?”我戒备的望向她,将门半开半合着。

她笑着说,为什么不能是我?我在这里工作不行么?你忘了韩沫的地址和电话都是我告诉你的。

我咽了口唾沫说,你到底想搞什么鬼?我现在这副逼样,身上应该没什么值得你投资的地方了吧?

安佳蓓惆怅的摇摇头说,三哥,有时间么?我跟你讲个故事。

她从身后拿出一瓶红酒和两包香烟,朝着我轻轻摇晃说。我觉得你现在肯定需要这个。

我犹豫了一下,寻思以她轻声秒掉小七的本事,要是真想弄死我,我今天怕是也活不成,还不如索性大大方方的让进门。看她耍什么花招,就点点头作出个邀请的手势。

安佳蓓笑盈盈的走进来,左右打量了几眼房间后,也没拿自己当成外人,直接坐到会议厅的沙发上。将烟盒拆开封条,递给我一支,她自己也点燃一支。

等她帮我点着火后,我伸了个懒腰说:“一直都不知道你会抽烟,不过我觉得抽烟的女人很美,都是有故事的人。”

安佳蓓温婉的吐了口烟圈说,我会的东西很多。

带着烟草味的烟雾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安佳蓓用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望着我露出一抹浅笑说,三哥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能多住一天是一天。这种高档的地方,以后都不一定再有机会住进来了,就跟从夜店酒吧勾搭美女玩一夜情一样地道理,过了这村就没了那店,我是一个懂得浪费可耻的人。”我连续狠嘬了几口烟嘴。

和安佳蓓的优雅相比,我更像是个大烟鬼似的,惬意的吞云吐雾,甚至还“嘶”的呻吟了一声。

她站起来,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两支高脚杯,分别倒上红酒,低着脑袋说,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为什么接近你么?

“报恩嘛,你说过得,只是我想不起来咱们之间有什么渊源,你又是报的哪门子的恩。”我牛嚼牡丹似的举起酒杯给一口闷了下去,一直都觉得这洋葡萄酒更像是漱口水。

安佳蓓点点头说,其实事情过去并没有多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