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 恩怨始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像喝啤酒似的又给自己满满倒上一杯子红酒,然后“咕咚咕咚”灌了下去,静等她往下说。

安佳蓓捂嘴笑着说,哪有人像你这么喝红酒的。

“那是因为你早没认识我,你要早认识我,早就涨见识了!继续往下说吧。”我不以为然的一手攥高脚杯,一手夹着香烟,就差把沙发当成炕头,盘腿坐了。

安佳蓓想了想后说,我是朝鲜人。从小就和妹妹还有我父亲从朝鲜逃到越南,逃过去的时候父亲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但仍旧把他最擅长的东西教给了我,尤其是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那段时间,父亲只能倚靠毒品站起来。

我点点头说,后来呢?

安佳蓓脸色平静,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轻声喃呢,后来父亲死了,我和妹妹仍旧需要生活,妹妹很喜欢读书,我想要供着她,就加入了内河的组织,在越南想要赚钱的方法有很多,但基本都和毒挂钩,妹妹很反感我做这一行,偷偷攒钱跑到了中国,她不像我一样学过格斗,就和平常的女孩子一样柔柔弱弱,加上她的性格也很温柔,所以我从来不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一直都很放心的让她在崇州市半工半读,加上我也经常往返越南和崇州两地,基本上能够照顾到她。

“你妹妹不会是在不夜城里当小姐吧?”我惊愕的望向安佳蓓,脑海里快速琢磨。有没有见过和她长得想象的坐台小姐。

安佳蓓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形容不上来到底是愤怒还是悲伤,咬着嘴唇说,她确实是在不夜城,但只是做服务员,诚诚恳恳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那就好,我寻思别是店里的小姐,我又正好揩过油,那特么就尴尬了!”我松了口大气。

安佳蓓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无比,我手里紧紧的攥着高脚杯,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咬牙切齿的说,三哥你还记得五号街过去有家日式料理店么?

我轻轻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拆了那间料理店,我们都不可能和鬼组的人结仇。

“那个被轮的女孩子是我亲妹妹!”安佳蓓再次控制不住自己,俯下身子泣不成声,使劲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哀嚎,她是我亲妹妹,我唯一的妹妹!事发那天我刚好有急事回越南。结果她就被人伤害了!全都怪我不好!

“什么?那个女孩子是你妹妹?她现在好吗?”我顿时间目瞪口呆,当时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只是记不起来那个女孩子的模样,后来我让陈花椒和鱼阳把她送到医院,再往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一直都不知道那女孩子怎么样了。

安佳蓓哭成了泪人,蹲在地上嚎啕着撕扯自己的头发,朝着我奋力的摇头,她死了!没有抢救过来,死在了床上,我赶过去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冷了。

“节哀!”我心情顿时变得复杂无比,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去安抚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别太难过了。欺负你妹妹的那几条岛国杂碎,也生不如死,希望她在天国能安息吧。

安佳蓓哽咽了几分钟后,擦干净自己的泪水,将头发整理了一下,朝着我硬挤出一抹笑容说,那几个杂种在返回岛国的途中也死了,是我做的!我恨不得杀光所有岛国人,屠戮掉整个鬼组,但是我所在的组织不允许,因为他们最大的主顾就是鬼组,甚至还私通岛国人要杀了我。

“所以你潜伏在我身边,想要借我的手报仇么?”我凝视她。

安佳蓓摇摇头说,不是!我返回越南把我所在的组织头目给杀了,那时候我就和你现在的处境一样,被全越南的道上人物追杀,无奈之下逃回崇州,原本是想大大方方报恩的,可又怕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其实之前我有在“王者夜总会”里做过服务员,也当过陪酒小姐,但都没有引起你的注意,上次“友谊饭店”被炸,是我帮着那个男人一起做的。我一直都在暗暗的报复鬼组。

“炸友谊饭店?和朱厌一起么?”我嘴巴又一次张大。

安佳蓓点点头说,原本我想顺手把山本一熊也除去的,结果让摄像头拍到了脸。

“怪不得,那段时间你会寸步不离的呆在夜总会里。”我记起来友谊饭店刚被炸的那段时间,安佳蓓天天都守在服务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安佳蓓浅笑说,是啊!所以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害你,我甚至和鸿图会所的人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许为难你,至于鬼组的人,我只能暗中铲除,怕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很慢。三个月只做掉七个鬼组的人。

“三个月杀了对方七个人,这种程度叫好慢。”我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顿时间我想通了这里面的条条框框,为什么之前在崇州市,鸿图会所明明势大,大到都可以打的“八号公馆”不敢开门。却始终没有敢往不夜城扩充,阮志雄老老实实的呆在一号街里,还有鬼组最后会无奈的退出崇州市,我一直以为是被我们吓怕了,敢情这一切都是因为安佳蓓。

我心情复杂的说。那现在你敢正大光明的承认是因为自己的危险解除了吧?我记得上次你只和黎强说了一句话,他对我的态度就变得毕恭毕敬。

安佳蓓点点头说,你听过金三角的昆西将军吗?我是她干女儿。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别说越南了,我连河南都没去过,好了!误会既然已经澄清了,那咱们干一杯吧,希望以后当朋友处。

我举起高脚杯和安佳蓓碰到一起,我们一齐将杯中的酒干下去,完事后。我长舒口气说,现在我才敢彻底放松,刚才都害怕你会不会突然说到一半,掏出把枪直接干掉我。

安佳蓓摇头说,怎么会呢,三哥我和你说句真心话,你在石市和崇州都不好呆下去了,如果相信我的话,就和我一块回金三角先住一段时间,在那边可以接触到世界各地的大佬和社团。如果能够和昆西将军把关系维系好,我想现在的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我毫不犹豫的摇头说,我不去!从自己家地盘都没混明白是咋回事,跑外地那不更特么扯淡,而且我不碰“药”的。拿什么和那个昆西将军合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安佳蓓劝阻我,三哥,金三角往外出口的肯定是“药”但他们也需要生存,你可以对内贸易的。军火、粮食和服装,这些都可以的,大家双赢,而且还能拉近你和昆西将军的关系,他在金三角就是土皇帝,和很多大集体、大组织都有不错的关系。

我仍旧摇摇头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合作是建立在双方地位等同或者差不多的基础上,我现在落魄的好像一条狗,跟着你回去,无异于吃软饭的,让人消化不说,自己还没地位,算了,咱们还是聊点别的吧。对了蓓蓓,你是脱北者么?

安佳蓓摇摇头说,我不是!我父亲是,我只是他根据脱北者的方式教出来的,实际和真正的脱北者相差很多。

看她不太想聊这个,我就故意岔开话题问她:“快过年了!你们过年么?”

“过啊,晚上我就回金三角去了,三哥再考虑一下和我一块回去吧?其实在那里和你在崇州市不会差太多,如果你有本事的话,仍旧可以卷土重来。”安佳蓓不死心的劝阻我。

我伸了个懒腰说:“下回吧,如果下次我再碰上这种半死不活的局面,一定会跟你回去,我不死心,我不想重头再来,外面如果解除了我的通缉令,我完全可以就踩在石市的土地上,将王者壮大起来,老子是从这个地方摔了个大跟头,就一定要从这儿在爬起来,爬不起来,我就把坑填上!”

“可是..”

不等她说完,我笑着打断说:“没啥可是的,来咱们喝酒吧,就当提前一块过年了,我祝你一路顺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