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言而有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言而有信!3

一瓶红酒下肚,安佳蓓带着丝丝醉意离去了,我趴在窗台后面朝着远方眺望,心里形容不上来的凄凉。

我觉得她很可怜,自己更可怜,像条小虫子似得,我们都是无依无靠的“最底层”,却又总是心不甘的向往着过更好的生活,有的人管这叫梦想,有的人称之为野心。

临近年关。外面万家灯火,时不时传来几声烟花爆竹的乍响,更显出来我此刻孤独的像条狗。

我抚摸耳垂上的小耳钉,心想也不知道家里那群王八犊子现在到底咋样了,苏菲和我爸会不会偷偷抹眼泪,不过有雷少强那个活宝在,应该可以把大家哄的高高兴兴吧。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活的好累,总是在为别人不停的奔波继续,结果现在把自己整得伤痕累累,有家不能回。亲友不能聚,我使劲摇了摇头,强制自己把那些想法给扼止住。

“草特么得,老子今天说啥也要出去放纵一把,为自己活一天,玩!喝!把自己弄个半死,酒醒以后我他妈又是一条好汉!”我像是发泄似得捶胸顿足的低吼两声,结果一使劲儿,重重的捣在了受伤的胸脯上,也不知道是身上的伤口疼。还是我心里疼,我像个孩子似得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得“吧嗒吧嗒”往下掉。

此时我的情绪真的特别失控,那种百感交集的苦楚根本不是任何语言可以形容出来的。

我像精神病人似得埋头哭了十几分钟,最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往卧室的方向走,从地上捡起来韩刀丢给我的那个钱夹子,里面有一沓钞票,还有个身份证,身份证是我的照片,但不是我的名字和地址,估摸着应该是韩刀为我办的假证吧。

揣好钱包,我穿了起身宾馆的睡衣就直接走了出去,出门打了辆出租车,当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的时候,我迷茫了。

我寻思了好半天后说,带我去最热闹的酒吧夜场。

出租车司机载着我东游西逛跑了好多场子,可能因为过年的原因,大部分场子都停业了,最后他把我驼到裕华区的“鸿图会所”门口,苦笑着冲我说,兄弟,要不就先从这儿凑合凑合吧,石市顶级的夜场不是人满就是停业了,鸿图会所也算很高档的地方了。

我心想反正现在通缉令也解除了。不会有那么多吃饱撑得没事干的人一天啥事不干就瞅着我看,索性大大方方的走进“鸿图会所”里面,要了间最大的包房。

服务生问我,有什么需要的?

我牛逼哄哄的嘶吼,给我来几瓶最贵的洋酒。再喊十个陪酒小妹儿。

服务生高高兴兴的应承,见我穿一身宾馆里的睡袍,估计把我当做那种急不可耐的色魔土包子,没一会儿带着十多个穿着暴露的姑娘走进屋里。

我看都没看,直接照单全收,我现在的状态无所谓这些陪嗨妹长的多好看,只是想着多来几个人陪伴我,那样就不会太寂寞。

一帮女孩子陪在我身边又喝又唱,可我丝毫没有半点暖和的感觉,反而越发觉得自己更孤独。望着她们妙曼的身体跟随包间里的影响左右摇摆,我竟然一点那方面的感觉都没有。

期间,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姑娘坐在我旁边,她摸着我的手时不时把玩着,一起唱了几首歌,临结束时候,她的脸贴在我的脸边,小声说了一句话:挣点钱不容易,以后这种地方不要来了,看你手上的茧,省点钱给嫂子孩子吧。

当时真把我给弄得哭笑不得,透过卫生间里的镜子,我看到自己的模样,确实比较狼狈,不光胡子拉碴。而且头发也长了不少,明明只有二十来岁的我,活脱脱老了一圈。

一场狂欢进行到午夜两三点,最后我孤零零的走到吧台去结账,寻思着再找个地方去喝会儿。

我以为我没醉,结果被外面的风稍微一吹,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酒劲也瞬间上来了,完全凭着本能往前迈步。

越走越迷糊,脚后跟也越来越软,我恨不得原地从地上躺一会儿,过马路的时候,也没看红绿灯,差点被一辆车撞上,司机愤怒的朝我吼叫,找死啊!

我用同样的大嗓门回吼,知道还他妈刹车?

司机让我一下子吼懵逼了,骂了句“臭傻逼”快速离去了。

开出去没多久,那辆车又倒了回来,司机把脑袋从车窗后伸出来,有些不确定的朝我喊了一声,三爷?

“嗯?”我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对方的模样,竟然是“花街”的本地蛇贾君鑫,就是那个我们刚刚接手KTV的时候。带人找事捣蛋,最后让我和胡金半夜跑到他家,吓个半死的损祸。

我笑了笑说,挺巧啊!

贾君鑫赶忙从车里下来,搀扶住我问。三爷你这是怎么了,喝这么些酒。

“高兴呗,对了你的按摩房开着门没?我到你那消费去。”我无所谓的摆摆手问。

贾君鑫应付的点点头,将我搀上车,路上跟我絮絮叨叨的聊了半天,大概意思就是狐狸最近在帮着我打理KTV,还说前段时间有警察去找过我,狐狸交代大家嘴巴都严实点之类的话,我当时也没想太多。

很快回到花街,我已经醉的没多少意识了。耷拉着脑袋,倚靠在他肩膀头走进了KTV里。

刚一进门,我就看到陈珂满脸惊喜的从收银台上站起来,一路小跑的扶住我,嘴巴念念有词的嘀咕。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骗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言而有信。

本来我想说几句敞亮话的,结果肠胃里一阵翻滚“呕”的一下吐了出来,吐的陈珂满身都是,吐完之后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只能感觉到被人扛着上台阶,最后被放到了一张大床上。

脑子里如同天旋地转一般的晕乎,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在做梦,恍然间我竟然看到苏菲站在我床边,伸手轻轻的拍打我的后背,帮着我递水脱衣服,那一刻我心里所有的防备全都卸下去了,牢牢的攥住她的手哭嚎,媳妇,我想你了!我好累..

苏菲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的拍打我的后背,好让我能舒服一点。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我才沉沉的睡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一缕阳光斜照在我脸上,我眯缝着眼睛左右打量,才发现自己竟会到了KTV里我的那个房间,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陈珂居然躺在我旁边,看的模样好像刚刚睡着没一会儿,我揉捏着胀疼的太阳穴,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上从“鸿图会所”出来后的事情,记忆完全断片了。

陈珂脑袋倚靠在我旁边,我稍微动了动肩膀。就把她给招醒了,她赶忙揉了揉眼睛问我,三爷你饿不?渴不渴?

我摇摇头说,声音沙哑的问,我怎么回来的?

陈珂的小脸臊红一片,轻声说:昨天贾君鑫把你捎回来的,说是从半路上捡的你,狐狸哥昨晚上也来过。

我干咳两声点点头说,你为什么没和胡金他们一起走?

陈珂咬着嘴唇声音很小的说,因为你答应过,一定会回来陪我过生日的,我相信你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以就想在这里等你。

我的心好像一下子被暖化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着说:“真傻!”

陈珂皱了皱小鼻子说,三爷我帮你倒点水喝吧,你昨晚上一直都在喊渴,可是喝完又吐。

我叹口气说,顺便给狐狸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