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新年伊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珂乖巧的点点小脑袋,没多会儿端了一杯酒送到我脸前。

我记得自己昨天迷迷瞪瞪的时候,好像见到了苏菲,想来应该是出现了幻觉,八成是把陈珂给当成她了,接过水“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后问她,那啥..昨晚上我没把你怎么样吧?

陈珂的俊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上,声音很小的说,说真话还是假话?

瞅陈珂这副羞答答的模样,我心里“咯噔”狂跳了两下。尴尬的说,你说真话。

陈珂轻咬红唇,犹豫了几秒钟后说,你只是亲了我,不过嘴里却一个劲地在喊苏菲的名字,本来是想做点什么的,可能是因为酒喝太多的缘故,结果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我长出一口气说,哎哟我去,你差点吓哭我。我以为自己昨天秒变畜生了呢。

陈珂低垂着小脑袋说,我愿意!

我干笑着转移话题说,再帮我倒杯水去吧,我嗓子干痒干痒的。

陈珂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不过仍旧很听话的又帮我倒了一杯水,她坐在床边欲言又止的问,三爷,苏菲是你媳妇么?

提到苏菲,我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笑着说。是啊!她是我媳妇,我俩在一起很久了,看到我这个耳钉没有,就是为她特意打的。

我承认这么说话很伤人,但我宁愿暂时让她难过。也不想伤害这个善良的女孩子。

“那她为什么不来找你,明明知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妻子的不是应该不顾一切的过来嘛?”陈珂鼓着腮帮子,不解的问我。

说老实话,我也希望苏菲能够不顾一切的来找我,可我太清楚她的性格了,她是那种很有大局观的女人,在她眼里我是无所不能的,她相信我肯定可以逢凶化吉,或者从她心里认为帮我守护“不夜城”是同等重要的事情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爷们有几个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把他当成一片天,想着想着我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幽幽的叹了口气。

看我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陈珂赶忙赔不是说,三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挑拨你们感情的,我嘴笨,说话不走脑子,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我摆摆手说。没什么的,对了,你现在还和二娃他们有联系么?

陈珂失落的点点头说,有联系,不过他们暂时回不来了。你出事的第二天,我按照你的吩咐把手机给金哥看,金哥带着我们坐火车离开,上了火车以后,我趁他们都不注意,就从最近的一站下车,偷偷坐长途客车跑回来,回来以后我给二娃打了个电话,二娃哭着骂了我半天,不过那时候石市的所有车站已经戒严了。他们不敢再冒冒失失的回来。

“后来呢?”我点点头接着问她。

她轻声说,后来我就寸步不离的呆在KTV里等你回来,前天晚上,一个女孩过来和我聊了几句天,她刚走没一会儿,一大帮人就把我给抓了,有个叫孔令杰的男人逼着我给你打电话,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电话,就给狐狸哥打了个电话,狐狸哥最后把我接出来的。

“狐狸从孔令杰的手里把你要出来的?”我一脸的愕然,狐狸啥时候和孔令杰的关系这么好了?我记得上次在“鸿图会所”门口见面,两人恨不得不死不休的。

陈珂点点头说,是啊!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狐狸推门走了进来,朝着“嘿嘿”笑了笑。翘起大拇指说,三哥牛逼!多少人只敢想的事情,你竟然真敢干了!论不要命我他妈就服你。

我苦笑说,服个JB,瞅我现在这副半人半鬼的屌毛样子,你还羡慕不?

狐狸抛给我一支烟说,既来之则安之,老天爷既然没能玩死你,肯定从后面给你安排了个大大的甜饼,说不准这石市就是你的福地呢?过完年咱们一块干,争取把石市给翻个底朝天,孔家我这一辈儿的人,现在就剩下个孔令杰和两个外系的人了,我想很快孔家人就会求我回去。

“呃?你速度这么快?”我眉头紧皱起来。

狐狸咧嘴一笑说,主要是二娃打探消息的本事太强大,而且有几个人不是我做掉的,应该另有其人,剩下的仨人我准备暂时先留着,一次性全都干掉,老孔家肯定要抓狂,现在孔家上上下下已经一片慌乱了,而且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论丧心病狂,我特么就服你!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事了?”我摸了摸鼻尖说。

狐狸不以为然的笑着说,孔令杰和我的想法好像狠相近,只不过这段时间他在疯狂的积攒石市以外的势力。狗日的更丧心病狂,竟然和岛国人合作了,石市现在很多场子都被迫销售他的“药”。

“那鸿图会所的人能让他们这么干?这可是抢饭碗的大事儿啊。”我坐直身子,转了转脖颈。

狐狸说,不能也没脾气。鸿图会所和岛国人以前全都倚靠着钱进发财,钱进把石市劈开两半分给他们,现在钱进挂了,鸿图会所还没来得及靠好新大树,鬼组人早早的就和孔令杰有联系,所以被扫很正常,我估摸着用不了多久,鸿图会所不是被迫撤出石市,就得和鬼组来场硬仗。

正当他说的唾沫横飞的时候,我冷不丁出声:“我记得你和孔令杰的关系不是一直都很僵硬么?这次是怎么从他手里把小珂要过来的?”

狐狸愣了一下。从怀里摸出来张照片递给我,我看到相片上有五个漂亮的女孩,而且都属于那种气质美女,只是感觉稍稍有些眼熟,疑惑的问。这是啥意思?

狐狸叼着烟说:孔令杰是个多情种,照片上的五个女孩全是他老婆,小珂被绑架那天,我没有直接去救人,而是打着回孔家探望他家老爷子的幌子,拍了几组他老婆的照片,然后让人给他送了过去,他清楚我是个什么人,二话没说就放了小珂。

我这才注意到照片上的那五个女孩子,似乎确实是孔令杰经常进进出出带着的几个佳人,当初在崇州市的时候我就见过,朝着狐狸翘起大拇指说,不愧是狐狸哥,不过以孔令杰的身份,应该不至于多此一举和岛国人合作吧?难道孔家出现什么变故了?

狐狸乐呵呵的说,孔令杰也不是第一继承人,他上面还有个哥哥呢,怎么轮也轮不到他,最近孔家的那位老太爷身体愈发不行了,九十多高寿了,估计想要确定以后的继承人吧,他着急了,所以我寻思不着急动手,静等他们狗咬狗。

“真是侯门深宅是非多呐。”我不屑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嘣”的一声乍响,把我给吓了个哆嗦,紧跟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也同时响了起来,狐狸笑呵呵耸了耸肩膀说,除夕了,新年快乐三哥!

“哈哈。同乐!咱俩可算平辈儿哈,别想着从老子这儿勒索红包。”我冲着狐狸也抱了抱拳头打趣说。

狐狸看了我一眼说,我去安排人订一桌年夜饭,今天咱们哥俩一块过哥好年。

不等我拒绝,他甩开膀子就离去了。

等他走远后,我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朝着陈珂说,拿两件换洗的衣裳,咱们马上走!

“走?去哪?”陈珂不解的望向我,不过还是很听话的开始收拾东西。

几分钟后,我和陈珂快速离开KTV,绕着后面的胡同跑到大路上,然后拦下辆出租车,朝着“桥西区”出发了,陈花椒和朱老五霸占了原来孟瘸子的地盘,刚才陈珂说的很清楚,离开石市的人里没有陈花椒,说明他从车站附近已经站稳了脚跟。

迎着阵阵爆竹声,我俩离开了花街,之所以选择马上走,是因为我不相信狐狸,倒不是怕他会跟我耍什么手段,主要是我现在没有任何依附,实在太被动了,说句不好听的,我如果留在花街,就和跟他混没多大区别,他想把我甩出去,更是一句话的事情,如果我想要崛起,还得靠自家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