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重整旗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进出租车里,我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刚才总觉得我的房间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这会儿才猛地想起来,是窗户台上的那两瓶“摇头丸”不翼而飞了,就问旁边的陈珂,你看到我窗户台上放着的两个小药瓶没?

陈珂摇摇头说,不知道,当时走的时候好像是胖哥来收拾你房间的。

“嗯。”我心思一沉,没有再多说什么。陈珂一点都不像是逃难的样子,反而满脸甜蜜笑容的时不时瞅我两眼,嘴角上翘的弧度怎么也得有九十度。

我不解的问她,你傻笑啥呢?咱们这是逃命去,你咋整的好像出国考察一样的喜悦。

陈珂的小脸蛋顿时变得红扑扑一片说,我心里面高兴呗,高兴你走的时候愿意带上我这个累赘,其实去哪都无所谓,只要能和你一起,我就挺满足了...

说到后面陈珂的声音小的几乎如同蚊子叫。我也没太多心思考虑她,闷着脑袋开始思索见到陈花椒以后应该怎么做,此时外面的炮竹声几乎响成了一片,漫天的烟花腾空,格外的漂亮,大街上基本上没几个人了,估计都猫在家里吃年夜饭。

我苦笑着想,没想到今年的除夕夜过的这么另类,竟然是在逃命。

陈珂一点不受影响,两手拖着下巴颏凝望车窗外。时不时的“哇,好漂亮呐!”的欢呼两声。

出租车司机估摸着也着急完工回家吃饭,车子开的飞快,二十多分钟后,我们就进入了桥西区。距离孟瘸子过去那家洗浴中心还有老远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开始澎湃起来,我看到陈花椒和几个青年正从门口摆放烟花,洗浴中心的大门上“王者”两个鎏金大字闪闪发亮,看的我顿时间有种想要哭的冲动,可算尼玛找到家了。

我和陈珂从出租车里下来,陈花椒下意识的回了下脑袋,当看清楚是我的时候,他手指夹着的香烟不小心掉到了地上,烟头正好点燃脚跟前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声瞬间响起,陈花椒像是只兔子似的蹦跳着跑到我身前,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卧槽三哥!”

“别槽我,傻狍子,老子不好那一口!”我和陈花椒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陈花椒抽了抽鼻子,嗓音沙哑的说,听说你出事以后,我就安排人找了你很久,槽得。所有人都以为你逃出石市,你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整的真牛逼!

“牛逼个篮子,要不是实在逃不出去,老子早就蹿了!”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朝着洗浴中心的方向鼓了鼓腮帮子问。置办年夜饭没?这会儿大哥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必须有啊!五哥特意下厨的,走走走,回家吃饭!”陈花椒揽住我的肩膀,将我往洗浴中心里面推,听到“回家”这俩字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有感触的。

陈花椒是第一批跟我玩到现在的兄弟,大家知根知底,说起话来也比较随便,别看他脑袋上染的五颜六色,好像挺嚣张的。实际上这群兄弟里,就数他和鱼阳两个人最低调。

往里走的时候,陈花椒才发现我身后站着的陈珂,干咳两声说,三哥,这位美女是?

我犹豫了一下介绍说:“这是我朋友,我从石市认识的一个兄弟的亲姐姐,她叫陈珂。”

“哦哦,了解!”陈花椒坏笑着瞟了我两眼。

陈珂羞红着小脸蛋点了点头,陈花椒俩眼珠子变得神采飞扬,时不时的回头打量两眼陈珂,上楼梯的时候,还差点踩空摔倒在地,我一瞅这架势,花椒八成是动了心思。

就凑到他耳朵边压低声音说。小珂还没对象呢,你要是有啥想法,我帮你牵牵线,搭个桥?

陈花椒又回头瞟了眼陈珂,顿时间闹了个大红脸,靠了靠我肩膀念叨,再说吧,再说吧。

眼瞅陈花椒这副羞涩的猪哥模样,我“哈哈”一笑,搂住他肩膀说,你要是能保证将来好好待人家,待会我帮你想办法。

陈花椒咽了口唾沫,脸红脖子粗的说,再说再说。

将我迎进洗浴中心里面,我看到大厅放了张方方正正的八仙桌,桌上已经摆了几个小菜,朱老五正腰上系着围裙,哼哼小曲在准备饭,几个长相漂亮年轻姑娘正从旁边打下手。

陈花椒乐呵呵的介绍,这不过年了嘛,我给店里放假了,就剩下几个离家远的姑娘陪着我和五哥一块过年,打死也没想到你会回来,哈哈!这个年过的真特么有滋有味。

听到说话声,朱老五扭头看了一眼。当见到是我的时候,他脸上出现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紧跟着爽朗的大笑说,哎哟我的兄弟,你可把老哥瞒的好苦啊。本来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普通混混,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来头,临了临了,还帮我过了一把大哥瘾。

“五哥这阵子辛苦了!”我朝着朱老五抱拳感激,我很相信陈花椒的能力,可我更相信如果没有朱老五这条本地“老油条”从中间来回帮忙,陈花椒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拿下孟瘸子的地盘。

陈珂将装衣服的旅行包放到墙角,乖巧的说:“三爷,我去帮忙了!”

我和陈花椒坐在沙发上聊天,听他大概讲了讲这段时间的经过。说起来陈花椒也是运气爆棚,刚刚来到车站附近起家,本地的两伙比较大的势力正好因为抢地盘开战,结果两边老大都挂了,他给捡了现成。至于家里的情况也是一片大好,钱进挂掉以后,不夜城就解封了,那个什么检查小组直接撤出崇州市,赵杰也没有太过难为大家,当然这其中苏菲起到一个关键作用。

“赵杰没有难为王者?”我感觉有点意外。

陈花椒点点头说,强子当初怀疑过,你这次被通缉就是赵杰捣的鬼,但没啥证据,况且赵杰现在可是咱们崇州市的一把手了,很多人都说他还会晋升,大家又不知道你具体什么情况,谁也没敢冒冒失失的动手,下午我给王兴打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菲姐认了赵杰两口子当干爸干妈。

我叹了口气说,难为菲菲了。

明明心里恨赵杰两口子恨的要死,为了大局还得毕恭毕敬的认对方作干爹,我真心有点心疼苏菲。

陈花椒拍了拍后脑勺说:“差点忘了正事儿,三哥,明天咱们一块到市郊的木材厂去一趟吧,金哥和王兴走的时候生怕我自己不好混,就把那波兄弟交给我了,明天是大年初一,咱们过去给兄弟们派红包,你看咋样?”

“是那五十多个兄弟吗?”我眼珠子顿时眯缝了起来,王兴告诉过我,上次带来的这波兄弟是洪啸坤训练出来的第一批学生,论战斗力基本上哪个单挑两三个社会混子都没问题,如果这些人还在石市。那我想起步的话应该容易的很多。

陈花椒点点头说,是啊!兄弟们辛辛苦苦又跟了咱一年了,本来奔着大展宏图的,谁知道从木材厂里当了好几个月的工人,即便他们嘴上不吭声,心里肯定一百个不乐意,况且这段时间南三笤批发市场里,有几个岛国的狗逼总来寻衅滋事,想要收购咱们的洗浴中心,我寻思了很久要不要动用那帮兄弟。

我豪气云天的点头说:“嗯,明天多找几辆车,把兄弟们接回来,他们的工人生涯正式结束了!”

聊天了没一会儿,朱老五喊我们开饭了,一帮人聚在八仙桌前打算吃饭,我刚准备动筷子,陈花椒揽住我说,三哥先上香!前阵子我从关二爷面前发过誓,如果咱们兄弟能侥幸逃过这一劫,以后我日日供奉!

大厅的墙角处有一尊一人多高的关二爷铜像,我和陈花椒崇敬的点燃三根香,拜了三拜后插到前面的香炉里。

回到饭桌上,陈珂盛了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饺子,笑嘻嘻的说,我特意在饺子里包了一枚硬币,谁要是能吃到,保证来年一定大吉大利!

大家纷纷伸筷子,陈珂夹起来一个饺子放到我的小碟里,我刚嚼两下就被什么东西硌着了,吐出来一看却是是枚五毛钱的钢镚儿,举起酒杯大笑着说,来年咱们一定大吉大利!

酒过三巡,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朱老五递给我一根烟,微笑着问,兄弟你准备接手这家洗浴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