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敢跟我耍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辞旧迎新!

半个多小时后,十辆出租车停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前,从车里下来四五十号壮硕的小青年,清一色的“板寸头”,身上穿着浅蓝色的劳动布料的工作服,整整齐齐的站成两排,不少兄弟的脸上都带着洋溢着激动之色,正是王兴他们上次带过来的那五十多号兄弟。

“三哥,过年好!”四五十号兄弟齐声朝我问好,声势浩大的呐喊声如同蛟龙出海一般让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一个估摸二十岁出头,皮肤黝黑,长了张国字脸的青年向前一步,朝我板正的挺直腰杆出声,三哥我叫王瓅,恶虎堂归我负责,我也是洪教官带出来的兵,退伍后没有工作,经过洪教官介绍加入了王者!

“恶虎堂么?嫉恶如虎,好名字,辛苦你了。”我诚心实意的朝着他点点头。

然后我微笑着看向这帮兄弟,先是朝他们弯腰直挺挺的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然后才开腔说,对不起了各位兄弟,本来是想让大伙跟着我一块发财的。结果却让你们从鸟不拉屎的木材厂窝蜷了好几个月,这一点是我的失误!我给大家道歉了。

一帮兄弟全都如同标枪似的稳稳站立,但我看得出来他们其实还是很受用的,毕竟谁都希望自己被人给尊重,接着陈花椒和朱老五抱出来一大堆的红包,我挨个给每个兄弟发放。

发完后,我朝着大伙笑着说,红包里有三千块钱还有两张火车票,钱不多,只是我的一点心意。兄弟们相信我,从今天开始我会带着你们这帮恶虎下山觅食,你们全都是我站稳石市的班底!

“王者威武,三哥威武!”王瓅带着一众兄弟齐声吆喝。

我自豪的望着这群热血少年仰头怒吼,他们在木材厂里憋了太久,心底肯定也压抑了很久,正值二十郎当岁的好动年纪,跟着我混社会,本来就是奔着赚钱和爽来的,当工人的话,何必加入“王者”。

等他们欢呼完以后,我接着出声,红包里的两张车票,是到邢台的,待会大家办完事,第一时间坐车离开,从候车室里呆两三个钟头,明天早上再坐车回来,我已经从石市最豪华的宾馆预订下来座位,和兄弟们明天一起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是!”一众兄弟气冲云霄的整齐应声。

这个时候陈花椒开了一辆工具车停到出租车的最前面。汽车后斗里扔着几捆洋镐把和四五箱子烟花爆竹,我大胳膊一挥朝着王瓅点点头,出发吧!

五十多号兄弟动作敏捷的回到出租车里,我爬上工具车,朝着陈花椒微笑说。收利息去咯!

一列车队,浩浩荡荡的直奔车站旁边的“南三笤”批发市场里开了进去。

别看南三笤只是个批发市场,实际上里面建设的如同一个小镇,感觉比我们老家的县城还大,大部分店铺都是做批发生意的,当然也不乏有些饭店、娱乐场所,此刻正是大年三十,各行各业基本上全都歇了,正热热闹闹的聚在家里吃年夜饭,看电视节目。所以街上基本看不到人影。

陈花椒把车停在一处名为“藤原玩具”的店铺门口,朝着指了指门脸说,三哥这个叫藤原的王八犊子,是最先提出要收购咱家洗浴并且闹事的!

我点着一根烟,从车上跳下去,朝着身后的出租车招招手,二十多个青年立马从车里蹿下来,我指了指“藤原玩具批发”的招牌微笑说,砸了!一件完整东西也别给他们留下,不过不要伤人,走的时候往里扔点烟花爆竹,顺便跟他们报声新年好,然后再喊上句,岁岁平安,完事坐车离开。明早回来!

二十多个兄弟从工具车后斗里,一人拎根洋镐把,又抱下来一箱子烟花,如狼似虎的踹开“玩具店”的大门,风风火火的冲了进去,紧跟着我就听到“咣咣”的打砸声,还有男人的咆哮和女人的尖叫从里面传了出来。

“开路,下一家!”我爬上工具车,招呼陈花椒继续开车...

如法炮制,我们连续捣毁了四家前来闹事的岛国狗崽子的店铺,特别是砸最后一家的时候,我还特地往他们店里扔了几个“二踢脚”,朝着那个胖的好像煤气罐成精似的“岛国狗”呼喊,新年快乐哦!你们敢往老子的洗浴中心拉屎撒尿,我就送你们一场焰火表演,不服气的话,明天咱们再继续!

我和陈花椒牛逼哄哄的返回洗浴中心的时候,新年的钟声刚刚好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如约响起,天空中顿时间也绽放着朵朵烟花。照亮了整个夜空,我和陈花椒站在洗浴中心的门口仰头观望。

“新年快乐,我三哥!”陈花椒异常激动的搂住我肩膀。

“同乐,兄弟!”我同样也把胳膊揽在陈花椒的肩头,我们俩像是小孩子一般从洗浴门口又蹦又跳。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这个时候陈珂和几个小姐偷偷的从我们身后蹦了出来,陈珂面若桃花一般的朝我伸出手掌,我轻轻的拍了下她的掌心逗乐,红包没有,男朋友的话可以送你一个!

说着话我把陈花椒往她跟前推。两人碰了个脸对脸,顿时间全都惹了个大红脸,陈花椒本来还想说什么的,陈珂擦着他的肩膀走到我跟前,温柔的说:“三爷。谢谢你!今年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个年。”

“我也谢谢你,能够在我最难的时候,还傻乎乎的留下来等我,人生有很多次如果,但只能有一回结果。你是好女孩,对你的所作所为我真的很感动,可感动不能代替爱情,我希望你今年的生日不会太孤单,对吧。花椒!”我故意朝着陈花椒昂了昂脑袋。

陈花椒立马敬了个歪礼,涨红着脸冲陈珂保证,必须的!我虽然长得没我三哥帅,也不像我三哥那么爷们十足,但我肯定会拿出自己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对你好的。相信我!现在是今年的第一天,也是咱们正式认识的第一天,我希望以后的每个新年都陪你度过。

陈珂小脸红的几乎能滴出来水,低垂着脑袋既不说好,也没说不好。感觉好像还是有点不情愿的意思。

我推了推陈花椒的肩膀使眼色说,你丫彪啊,哪有一上来就整的这副“非你不娶”的虎样子,慢慢处,别把人家小珂吓着了。

陈花椒挠了挠后脑勺。憨笑说,是我激动了,对不起啊小珂,反正以后日子还长,咱们慢慢相处。时间久了,你就知道我这个人靠不靠谱。

陈珂这回才总算有了反应,“嗯”轻轻点了点头。

怕气氛太过尴尬,我赶忙指着天空说:“看烟花吧!许个心愿,人家不是说新年的头一天许愿肯定能实现嘛。”

陈花椒和陈珂以及几个姑娘全都抱着手掌。微闭双眼很虔诚的许愿。

趁着他们几个欢呼雀跃的时候,我借过来陈花椒的手机,先是拨了110,着急忙慌的报警说,有人来我们洗浴中心闹事,然后把洗浴的具体地址跟对方说了一遍。

刚刚砸了几个岛国人的店铺,于情于理那些损逼肯定都不会善罢甘休,提前报个警有备无患,毕竟大过年的警察的出警速度肯定会很慢,报完警后。我盯着手机发呆,犹豫着要不要给我爸,给苏菲去个电话,说实话我是真想他们了。

正彷徨的时候,八九辆越野车风驰电掣的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开了过来。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我赶忙示意陈珂和几个姑娘回洗浴中心去,然后凑到陈花椒的耳边交代,待会千万别说任何硬话,咱们拖延个十来分钟就可以。

陈花椒疑惑的问我,三哥难倒你还有帮手?

“必须有啊!这回我的帮手谁都惹不起,过来让他们蹲下,他们绝对不敢站着,待会我装怂,你配合我就成了!跟我耍贱,玩不死这群垃圾!”我把帽檐又往下拉了拉,争取将自己的脸孔完全掩盖住。

“喂,喂,花椒说话啊,三三是你么?”猛不丁我听到掌心里的手机传出苏菲的声音,估计是我刚才情急之下,不小心按下了拨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