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 你不是真的快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陈珂遮遮掩掩的样子,我疑惑的问,怎么了小珂?

陈珂抿着嘴角,两手下意识的揉捏着衣角,犹豫了两三分钟左右开口,三爷你想让我和花椒在一起是吗?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笑着说:“不是我想让你和谁在一起,这种事情关键还得看你自己怎么想,我只是希望你能快乐,花椒是我兄弟。我对他知根知底,他的人品还是挺不错的,我的这帮兄弟其实都是实在人,对待感情方面都很认真,当然了,如果你看不上他,也别为难自己。”

陈珂深吸一口气问我,所以你希望我和陈花椒在一起对么?

我无奈的苦笑说,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笨啊,我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么,不是我希望你和谁在一起,你就一定要和谁在一起,重要的是你自己想和谁一起,对谁来电。

陈珂昂着脑袋,像是鼓足勇气一般的凝视着我的眼睛说,我只对你来电,我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很不道德,毕竟你是媳妇的人,可是感情这种事情真的控制不住的,如果没办法和你在一起。对我来说,陈花椒,王花椒,李花椒其实都无所谓的。

我叹了口气,歉意的摇头说:“有些感情必须要控制。”

朱老五从旁边笑哈哈的打圆场,安慰陈珂说,姑娘你现在还年轻,感觉有些人就是命中注定,非他不可,等你到我这个岁数就明白了居家过日子,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激情褪去,其实真的无所谓躺在枕边的那个人是谁,三弟之所以会吸引你,不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媳妇那种割不断、剪不掉的感情么?你想想如果他真的见一个就爱一个,那还会如此吸引你不?

陈珂咬着嘴皮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沉寂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我懂了,三爷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答应陪我一起过生日的话还作数么?

“必须算数啊,后天是初二,到时候大家一块热热闹闹的陪你过了生日。”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

陈珂轻咳嗽一声微笑说,谢谢三爷,那我先睡觉去了,你们忙着。

说罢话。陈珂转身就走,目视着她的背影,我心底有些无力加无奈,诚然我不是一个什么正人君子,一直都本着“有便宜不占。就是吃大亏”的做人原则,但我占便宜的对象基本上都是那些想坑我的人,陈珂是个实诚姑娘,这样的女孩如果我都没轻没重的下手,那跟岛国禽兽还有什么区别。

如果陈珂是个浪货,或者奔着我某方面来的,我铁定想都不想先把她睡了再说,可这姑娘摆明了就是想跟我过日子,这样的话,我说什么都不能碰她。

等她走远后。朱老五递给我一支烟奉承的说,兄弟你做人做事,真心没毛病,难怪手下竟然有四五十号忠心耿耿的兄弟,说老实话今天晚上看到那些年轻人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现在看看你处理这女孩的事情,老哥我是真心服气了,你懂的取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我嘬了口烟,悠然的咧嘴笑了,然后一语双关的说,五哥,你信么?今天晚上这波兄弟,只是我手下人的十分之一。我不想闹腾,不然的话,分分钟抢下桥西区,霸占半个石市的地下场子。

朱老五犹豫了一下,干笑着点点头说,你说什么话我都信,当初从烧烤摊上,你和那个小胖子敢直接掀桌子干孟瘸子的马仔,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个一般人。

我“哈哈”笑着搂住朱老五的肩膀说:“五哥,我有点小疑惑,你说之前从咱家洗浴中心门口拉屎撒尿的那几个小混子,真的是岛国人的小弟吗?可为什么我晚上带着人去反操他们的时候,那帮家伙都一头雾水?”

“呃?是吗?晚上我没太看清楚那几个小逼崽子,平常这种事情都是花椒处理的,花椒说是。那就应该是吧。”朱老五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两下,笑的有些不自然。

之前陈花椒怒气冲冲的叫吼那十多个小混混是岛国人的狗腿子时候,我也没想太多,可是当我带着“恶虎堂”的那些兄弟去拆岛国人场子的时候,我发现那些人都各种懵逼,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我们反操,当时心里就起了一点疑惑。

让我真正产生怀疑心理的是,刚才朱老五一直在不停的打电话,据陈花椒说,洗浴中心里确实养了十几个看场的社会小哥,可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年前陈花椒就给他们放假了,那朱老五遮遮掩掩的到底在给谁打电话?

我总感觉这是有人在故意挑拨,我们和岛国人开战。

“唉,甭管是不是。反正也操了,况且岛国人本来就不讨喜,没啥大不了的,只是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特别反感别人耍我,五哥你记得帮我调查出来那个马洪涛的资料哈。”我咬着烟嘴朝朱老五笑了笑。

朱老五点点头,掏出手机说,我给车站派出所的一个朋友打个电话,争取让他们早点把花椒放出来,这大过年的,要是从拘留室呆一宿,多闹心啊,兄弟早点歇着吧。

我点点头,等朱老五走出去四五步的时候,我突然开腔说。五哥前阵子有个和尚帮我算了一卦,其他话都是胡编乱造的,唯独一句话让我记得很清楚,说出来咱们共勉,你有多大的手就端多大的碗。手小碗沉,容易鸡飞蛋打!

朱老五回过头朝我重重点点脑袋,谄媚的笑着说,真是至理名言呐,我记住了!

我叼着烟嘴,微笑着耸了耸肩膀,之后一个人拿了几灌啤酒,盘腿坐在大厅的按摩床上看电视,一个多小时后陈花椒回来了,跟我简单说了说进派出所的经过。

我笑着问陈花椒。花椒我记得你二叔在临县很有手段的对吧?

花椒点点头说,是啊!二叔最近跟我闹别扭呢,听说我跑石市来了,他前阵子还特意过来一趟,说什么不让我在这儿呆着。让我跟他回临县去,因为这事儿我俩还大吵大闹了一顿,今天我给他打电话拜年,他都没接,跟个老小孩似的。

我递给他一罐啤酒说,过阵子稳定下来了,你回临县一趟,多哄哄老头,顺便让他帮我打听一个人。

“谁啊?”陈花椒爽快的打了个响指。

“金三角有个叫昆西将军的大枭,之前我听一个朋友说。他是金三角的土霸王,听说那块很贫瘠,地里基本上都种罂粟,吃的米面油都得从外面高价采购。”我把安佳蓓跟我说过的事情大致和陈花椒聊了聊。

陈花椒好奇的问我,三哥你是打算跟他们做贸易么?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先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吧,和那种大亨做贸易,不亚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当然风险和回报肯定也是成正比的,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们倒是可以试试。

陈花椒盯盯的望着我,伸手从我脑门上敲了敲,开玩笑的说,有时候我真他妈想把你脑袋砸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什么,别人和金三角的人做生意,无非就是大麻和药,你倒好,想着怎么从他们手里赚钱。

“别人我不管,咱家兄弟谁也不许碰药,谁要是敢背地里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堂,我肯定把谁的手剁了,我宁愿兄弟变成残废,也不想毁了他们一辈子!”我深呼吸一口气,随着从社会上混的时间越长,我越发明白“药”的可怕性,那玩意儿可以把一个正常人变成一只野兽,想想我都觉得后脊梁冒凉气。

闲扯了一会儿后,我俩就从大厅里睡觉,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早早的我们就被爆竹声给吵醒了,睁开眼的时候,陈珂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这丫头真的想通了,我发现他对陈花椒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把个陈花椒乐的一早上嘴巴都咧到耳后根,唯独看我的时候,陈珂的眼中多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整的我还有点不适应。

甭管咋说,我替他俩感到高兴,兄弟能找到幸福都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吃罢早饭,我们就开始着手给“恶虎堂”的兄弟们封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