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 生日礼物 【傻二丫,生日快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问话的时候,那头顿时变得嘈杂一片,模模糊糊听到陈花椒的咆哮声还有陈珂的哭泣声,以及几个人“操,操,操”的谩骂和叫嚣,紧跟着电话就被挂掉了,我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已经变成了“关机”状态。

我毛躁的抓了抓头发,大口大口深呼吸。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想了想后拨通王瓅的号码,冲着他说:“联系兄弟们,假期暂时取消,麻溜到车站附近找下陈花椒!”

王瓅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跟我说了句“收到!”

我自己也没闲着,从楼上找了把匕首揣到怀里就出门了,陈珂只是出去买菜,按照正常情况肯定就在火车站附近,现在大过年的,菜市场上基本没有卖菜的,那他们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超市。

我沿着街口疾步寻找,先是看到一家名为“东方购物”的大商场,赶忙走了进去,绕着卖菜的地方来回转了几圈,也没见到两人的影踪,就准备出门再去找下家。

刚走出去没两步,听到两个从超市出来的大婶儿小声的念叨。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无法无天,在商场里都敢伤人。”

“可不是嘛,我看那男孩顶多也就二十出头,肚子、大腿上全都被刺的是伤口,血糊刺啦的,真吓人呐..”

两个大婶儿,神色匆忙的往公交车站牌的方向走,我赶忙撵上她们问。婶子你们刚才说超市里有人打架了?

俩大妈吓了一跳,慌忙摆摆手说,不知道。

这年头的人都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碰上这种情况,肯定没人乐意多管闲事。

我急的拽住一个大婶的胳膊哀求,婶子我求你们了,赶快告诉我吧,受伤的人可能是我弟弟。

一个大婶动了恻隐之心,指了指商场五楼的方向说,刚才在五楼我看到八九个小年轻在追砍一男一女,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小伙子你赶快报警吧,那些小青年可凶狠了,手里都有刀。

大婶旁边的另外一个大妈拽了拽同伴,两人不再多说什么,挤上了开过来的公交车。

“操!”我赶忙掏出手机给王瓅打了个电话,通知他带着兄弟们马上到“东方购物”集合,我自己则拔腿跑了上去,刚才那大婶儿说是在五楼,难怪我刚才从买菜的地方转了好半天都没见到两人的影踪。

五楼是卖礼品的楼层,尽是些玩偶大熊。或者一些首饰之类的东西,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踩着电梯往楼上狂奔,我往上跑的时候,楼上同时也有不少人惊呼着往楼下夺路而逃,我慌忙拽住一个男人问。哪里打架?

那男人惊恐的指了指最顶头说,那边!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下家伙,太他妈怕人了!

不等我再问第二遍,那男人使劲推开我,匆匆忙忙的跑下楼。

“花椒!陈花椒!陈珂,你们他妈在哪?”我扯开嗓门放声大喊,这层楼太大了,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商品,而且又听不到又什么喊叫和打闹声,一时间我有些心乱如麻。

绕着半个五楼转了半圈。仍旧没有看到任何影踪,倒是见到地上有一摊血迹,我顺着血迹往前跑,最后在安全通道的地方断了线,隐约我听到通道里好像有女人的尖叫声。

连忙抽出怀里的匕首冲进通道里,果不其然,往下跑了两层楼,我看到六七个脸上带着鬼仆面具的小青年手里正抡着西瓜片刀朝着陈花椒身上猛招呼,陈花椒整个人蜷缩在墙角,两手死死的搂着陈珂,拿自己的后背当盾牌挡刀子,身上的衣服都被砍烂了,后背处皮开肉绽。

“卧槽尼们姥姥!”我愤怒的厉吼一声,抄起匕首就狠狠捅在一个家伙的背上,那小子惨嚎一声。其他人立马掉转刀,把刀子对准了,我左手挡在脸前面,右手攥着匕首来回胡抡,同时朝着安全通道的口大叫,王瓅带着兄弟们过来!

几个小青年又纷纷往我身上抡了几下,搀扶起自己同伴,就全都掉头往楼下跑,估计是真以为我的帮手到了。

等他们逃远以后,我慌忙搀起陈花椒,声嘶力竭的吼叫,花椒你他妈给我站稳了,不许闭眼,听没听着?老子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肯定不会有事的!

“三哥。我疼..”陈花椒声息微弱的朝着我张了张嘴巴,他的后背几乎让毁的不成人样,后脑勺和侧脸上也有不少伤口,特别是左边脸上的皮肤都朝外翻着,看起来格外的可怖,鲜血顺着他的面颊往下淌落,整个人好似从血水桶里刚捞出来一样,虚弱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陈珂蹲坐在地上,脸上沾满了陈花椒身上的血迹,六神无主的低声呜咽。

“哭个鸡毛哭。打120!”我把手机丢给陈珂,将陈花椒背起来,跌跌撞撞的往楼下跑,陈珂抽泣着跟在我们身边,一边拖着陈花椒。一边打电话。

陈花椒无力的把脑袋耷拉在我肩膀头上,声音很小的嘟囔,“三哥,你别凶小珂,她刚才还保护我来着。三哥我有点累,而且还很疼,想要睡一会儿,睡着了,或许就不疼了...”

我抽了抽鼻子咒骂。睡你麻痹,你说什么是什么,你是我爹行不行?千万别闭眼,好兄弟,我求求你了!

“花椒,你不要闭眼,我也求求你了!都怪我,如果我不说到楼上看看,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该死的人是我。”陈珂带着哭腔。使劲摇晃陈花椒的手臂。

说话的过程,我们已经跑到了超市的大门口,这个时候突然冲进来七个警察,有两个警察拦住我们,非要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愤怒的大声咆哮,你们他妈是不是瞎子?看不到我兄弟受伤了?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帮我喊救护车,不是特么问我发生了什么!

两个协警很蛮横的推开我,将我一把给推倒在地上,我倒地的时候。陈花椒也同时摔倒在地上,虚弱的“咳咳”咳嗽两声,其中一个协警拿出一副手铐就要铐我,还说让我跟他回去接受调查。

“调查你麻痹,老子现在怀疑你是不是真的警察!”我将匕首攥在手里,指着几个穿制服的家伙威胁:“马上他妈要死人了,出了事情你们负得起责么?”

带头的那家伙根本没睬我,直接摆摆手说,给我全都带回去!

我肯定不能让他们带走我俩,疯狂的用刀尖指向带头的那个家伙怒喝。谁他妈敢碰我和我兄弟指头,老子今天跟他拼命!

陈花椒趴在地上无力的喊我,三哥别这样...

千钧一发的时候,王瓅带着二三十个兄弟从外面跑了进来,我不顾一切的下命令。王瓅给我拦住这帮伪警!

王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胳膊一挥,二十来个兄弟将七八个穿制服的男人包围起来,我背起陈花椒快速往门外跑。可能因为跑的太着急,下台阶的时候没站稳,脚脖子一扭,我俩再次摔倒在地上...

此刻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愣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帮我们一把,我咬着嘴皮再次将陈花椒扛到身上,一辆警车呼啸着挡在我前面,之前那个叫马洪涛的家伙从车里走下来,皱着眉头看向我们,当看到我背后的陈花椒时候,他脸色立马变了,赶忙打开车门说,先上车,我送你们去医院...

将陈花椒安顿到车里,马洪涛望了一眼超市门口和王瓅他们对峙的几个“制服男”小声说,这些人是哪个所里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接着启动警车,拉着我们朝医院的方向开去。

路上,陈花椒一手握着我,一手攥着陈珂的手,声音很小的说,三哥你帮我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我伸手从他怀里摸出来一只玩偶“流氓兔”,白色的兔绒毛,更显出来陈花椒那一脸狰狞的伤口分外吓人,陈花椒“呼呼”的喘着粗气说,刚才我看小珂从旁边看了这个东西半天,想给她买下来的,送给她当生日礼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