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 医院被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懵懵懂懂的挂掉“瓜爷”的电话,和陈珂一块回到病房里,陈花椒的麻醉效果还没过去,整个人暂时陷入昏迷,眼瞅他浑身包裹的像个木乃伊,脸上还贴着几块白纱布,我是真打心眼里心疼自己这个傻兄弟。

我和陈珂坐在病床跟前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想聊天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场面一时间尴尬的不行,陈珂红着眼睛。衣服、脸上、手上全都沾染着陈花椒的血迹,静静的望着病床上的男人,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陈花椒算是真正走进了她的心底。

这个时候一个护士推门走进来,催促我们去交下住院费,我趁机离开了病房,先给陈花椒交了下住院费,然后我又拨通王瓅的电话号码,询问我们走了以后是个什么情况。

王瓅告诉我,他已经带着兄弟们撤出了超市。还告诉我,方才那帮警察其实都是假扮的,本来他想抓两个回去问清楚,结果把真警察给引出来了,现在他们躲在了车站附近的网吧里。

我交代他们自己多注意点安全,返回陈花椒的病房门口,陈花椒住的是个单间,此刻陈珂正满脸温柔的帮他擦拭手上和胳膊上的污血,我寻思我进去有点多余,就坐在门口抽烟,一根烟抽到一半,我看到马洪涛换了一身警察从走廊的顶头又走了过来。

刚才他是穿一件皮夹克,还感觉不出来有多威严,这会儿他换上了制服,那股子“浩然正气”的劲儿立马出来了,我仰头望着他,马洪涛手里捏着个黄皮小本,走到我跟前微笑说,不知道应该说恭喜还是说节哀。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他。

马洪涛长舒一口气坐到我旁边说,先恭喜你兄弟劫后余生,保住一条命吧。

“医生说幸亏送过来的及时,不然他的背部肌腱断掉,可能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这事儿必须得感谢你,既然你刚才说的那么直接,不收礼,那就等我兄弟伤口痊愈以后,我们说啥也得订做个十面八面的锦旗送到派出所去。”我诚心诚意的朝他道谢,同时递给他一支烟,开玩笑的说,抽根烟不算受贿吧?

马洪涛迟疑了一下,接过来香烟朝我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们这样的社会人都只是抽玉溪,抽中华呢,没想到你也抽十块钱的钻石啊。好了我再和你说下节哀的事情,刚才接到报警电话,你们的洗浴中心被人砸了,公事公办,我想问下你。打算报案么?报案的话,我们警方会帮助寻找嫌疑人。

“洗浴被砸了?”我抽了口烟,有些意外。

马洪涛点点头说,大概是一个半小时之前吧,应该是我刚把你们送到医院那会儿,所以我过来例行公事问问你要不要报案,如果需要报案的话,你就得和我一起回趟派出所,走下基本的程序,其中有一道手续是需要你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我估计你可能不会去,所以提前过来问问你。

我琢磨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说,谢谢马警官的理解,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提问?

马洪涛很狡黠的笑了笑说,别问我是谁干的,我要是知道的话,这会儿就直接带队去抓人了,我的职责就是守护车站附近的安宁。

“那我没问题了。”我尴尬的笑了笑。

马洪涛拿出来小本递给我说,你看一眼吧,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上字,记得签你朋友陈花椒的名字,一个是因为他是那家店的持有者,再有就是你的名字目前还比较忌讳。我倒是听说近期你的事情会被压下去,不过正式文件还没下来。

我匆匆扫视了眼小本上的内容,大概意思就是否认洗浴中心被砸,之前是有人报的假警,我想了想后签下了“陈花椒”的名字。

签完字后,马洪涛笑着说,感谢你配合我的工作,我也会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给予你相应的照顾,但是千万不要过线,我不想标榜自己是个多么出色的警员,但我还是想希望自己的治下能够尽可能少的发生各种不良事件,谁触犯我的底线,我就办谁!绝对不会手软!

“我尽力,您也看到了,现在想闹事的不是我们。”我刚才曾试探性的给马洪涛塞了一张银行卡。不过他很巧妙的躲过去了,并且站起来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态度已经很是明显,说老实话对于这样的警察,我打心眼里尊重和拥护。

马洪涛侧头望着我说。所以我感觉很奇怪,你们混,到底图的是什么?看看陈花椒被人砍的差点下半辈子都毁掉,难道你们不后怕么?为了钞票或者是所谓的地位?

“我不知道别人,我的初衷只是为了活着!”我沉寂了几秒钟后回答。

马洪涛叹了口气说,我还有个不确定真假的小道消息,你们之前的合作伙伴,朱老五好像把你们洗浴对面的旅社承包下来了,据说也要开一间洗浴中心,我希望你用没有争斗的方式解决掉这件事情。不要给我和你自己带来麻烦。

我的眉头立马紧皱下来,死死的咬着嘴唇说,太感谢您了。

马洪涛摆摆手,站起身朝走廊出口走去。

朱老五这个老王八竟然从我们对面开洗浴?这家伙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仅仅只是因为他看到洗浴这行来钱,想要分一杯羹么?我顿时陷入了思索当中,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两个戴口罩的青年走到护士台旁边低声询问着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总习惯把脸遮挡上干些坏事吧,这两人的出现立马引起了我的注意,两个青年都穿着黑风衣,大墨镜,脸上面罩着一层口罩,鬼鬼祟祟的样子,他们问话的同时还在不停的东张西望,我心底顿时间生出来一丝怀疑。

趁着他们不注意,我赶忙推门走进病房,给陈珂比划了个“嘘”的手势,将病房门拴插死,然后我俩一块抬起陈花椒的病床挪动了靠近房门的墙跟前,我又掏出手机给王瓅打了个电话。

想了想又有点不妥,我干脆背起陈花椒扛到了病房的卫生间里(单间病房自带厕所),生怕背着他不稳当。我还特意用床单将我们俩绑死,顺手把墙角的灭火器也拎了进来。

几分钟后,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示意陈珂别吱声,如果是医生或者护士的话会喊名字。可外面的人就是一个劲地“呯呯呯”直敲房门,敲打了大概一两分钟,外面顿时没了动静。

我刚刚要松口气,病房门猛然“咚”的一声被人给踹开了,陈珂紧张的差点叫出来。我赶忙捂住他的嘴巴,隔着卫生间的门缝往外看,果不其然正是刚才那两个穿黑风衣的男子,这两人走进房间里,左顾右盼的找了半天,其中一个冲另外一个说了句我听不懂的鸟语。

两人统一把目光盯向了卫生间,我看到他俩都把手伸向了怀里,瞧架势应该是准备拔枪,就压低声音冲陈珂说,待会我背着花椒往外冲,你跟在我们身后,千万别掉队。

陈珂紧张的点了点头,我其实心里也紧张的不行,外面的两个王八蛋身上有家伙式,这特么万一开枪,打伤我还没啥大不了的,真把陈花椒给伤到了,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给瓜爷交代,可现在已经被逼到这一步了,横竖都是特么一死,只能硬拼了!

“三..二..”我两手抱起灭火器,将阀门给拧送,示意陈珂做好准备。

我刚准备拽门往外跑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护士走进了病房,朝着两个风衣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两个男子条件反射的转过去脑袋,我猛地拽开厕所门,大吼一声“跑!”拿起灭火器对着他们就是“噗”的一阵狂喷,灭火器里装的是干粉,那玩意儿一喷出来立马就好像下雪似的白茫茫的一片,趁着这个空当,我一灭火器抡在一个家伙的脑袋上,身后背着陈花椒,手里拽着陈珂,撞开门口的护士的就往外跑,跑出去后,我还不忘再将病房门给关上。

刚刚逃到楼道口,就听见身后传来“嘣,嘣”的两声枪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