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真正的老江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江湖!

两个青年点点头,快速离去。

瓜爷叹了口气,一脸焦灼的站在我旁边望向手术室的大门。

我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出现幻听了,瓜爷竟然让手下人将石市所有的岛国场子全都扫掉,并且勒令他们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滚出石市,这特么需要多大的实力?

别的不说,单是负责找到石市所有岛国人的场子就是件浩大的工程,石市一共八个区,每个区按五六家岛国人的场子算,也得三四十家店面。还不包括开发区有两家岛国人建的电子厂,我疑惑的侧头看了眼瓜爷。

瓜爷从怀里掏出一只旱烟袋,就是村里老头经常蹲墙角晒太阳抽的那种放烟丝的家伙式,又从口袋掏出一小罐烟丝,慢丝条理的塞满烟袋锅子,嘬了口烟嘴后出声,不用担心,这笔账算到我头上,我来的时候带了二十辆车!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有些事实却是是这样的。比如外国人在中国确实有特权,这种特权并不是瓜爷带多少人就能解决掉的,我吸了吸鼻子出声:“叔,岛国人的场子不比其他,全都砸光了,我怕会给你惹来大麻烦!”

瓜爷吐了口浓浓的烟雾,仰头看着脑袋上的天花板,像是感伤怀念一般,朝着我轻声说,麻烦么?我很久没惹过麻烦了,早以前我在石市混过很长一段时间,算起来应该还是有几分薄面的,当时的一些老朋友,现在都混的风生水起,有当官的,有做买卖的,我想他们会帮我处理掉这些麻烦。

瓜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整的我顿时无语了,到底是什么样档次的老朋友,竟然可以帮助他把这么大的祸事给挡下来,我脑海中顿时间浮想连连,瓜爷抽了口旱烟,望向手术室的门口说,我和花椒说过很多次,不许他到石市来,他跟我吵得面红耳赤,非说要帮着你在这里站稳脚跟,这孩子从小就乖巧,从来不敢和我大声说话,唯独这一次,一反常态!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儿,可当时就是狠不下心把他抓回去,这都是命!

瓜爷说着话嗓音就变得有些颤抖,那股子悲镪绝对不是伪装。

我内疚的道歉说,全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花椒。对不起了叔。

瓜爷摆摆手,长出一口气说,这是命!从他认可你们这帮兄弟开始,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即便不是在石市。也会在别的地方,唉...看看鬼组的那些王八羔子指什么当后台吧。

“嗯。”我咬着嘴唇站在旁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猛不丁瓜爷看到坐在塑料椅子上的陈珂,犹豫了一下后,问我:“那个女孩子就是花椒心仪的姑娘吧?我听监视的手下说,臭小子最近恋爱了,之前就是因为陪女朋友去买菜,所以会被偷袭的对吧?”

生怕瓜爷会迁怒陈珂,我赶忙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朝着瓜爷连连道歉说。叔,这事儿是我不对,我非给他俩介绍对象,结果出现了差错,您要是埋怨的话就埋怨我吧,那姑娘啥事也不知道。

一边的陈珂显然听到我们了的对话,走过来朝着瓜爷深深鞠了一躬,带着哭腔说,叔叔对不起,花椒两次都是因为救我才会受的伤,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如果花椒有什么意外,我愿意伺候他一辈子。

瓜爷苦笑着挥挥手说,男人保护自己喜欢的女人本身就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儿,这点臭小子和他那个死鬼老爹一模一样。假如这混小子为了自己逃命把你给抛弃了,我都没脸跑过来替他讨要什么公道,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甭管谁他妈过来找我说情都不好使,我侄子保护我侄媳妇被两次打伤,还有王法么?

瓜爷怒火中烧的低吼一声,胸脯挺得笔直,转过身子目光直视走廊的顶头,大有“一言不合,拔刀就磕”的势头。

大概过去五六分钟的样子,长廊的尽头急急忙忙的走过来四五个中年人,几个中年人都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其中一个穿件制服,肩膀上挂着两杆三星,起码是个区警局一把手的级别。另外的几个人看起来也很有气度,都穿着深灰色的呢子大衣,一看就知道是当领导的人,几个人走过来二话不说上去就和瓜爷熊抱在一起,绝对是关系很亲密的那种。

一帮中年老爷们低声寒暄着。我招招手示意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先到医院下面等着去,毕竟这会儿人太多了,整的我们好像到医院闹事似的,怪不好看的。

没一会儿又有几个剃着光头,脖颈上带大金链子的社会大哥也从楼梯口走了过来,看年龄估摸着也和瓜爷的岁数差不了多少,和前面来的几位“领导”一样,几个社会大哥走到手术室的门前先和瓜爷拥抱一下,然后才说话。

这些人对瓜爷的态度都分外的尊重,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算不是当成大哥看。也应该在他们心里很有地位的样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术室门口的人越聚越多,三教九流,什么样穿着打扮的人都有,有机关领导,有社会痞子,也有生意人,还有穿各种工作服的人,这些人的年龄大致都在三四十岁左右。

看陈珂从旁边站着怪尴尬的,我朝她招招手,示意到窗户口透口气,结果刚站到窗户外面,我就有点傻眼,医院的大院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除了我们“恶虎堂”的兄弟以外,医院前面的那条街上堵满了小青年,都是拎着砍刀、铁管的混子,郁郁葱葱的能有好几百口子,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石市混的比较牛逼的也就四大家。见过最大的阵势也就是上回狐狸带人围攻“鸿图会所”那次,双方都有一百号人,从没想过石市的混子竟然这么多。

“叔,医院门口全是小混混。”我赶忙朝着瓜爷喊了一句。

瓜爷微微笑了笑,看向距离他最近的几个大光头问。是你们的人吧?

两个“社会大哥”模样的光头憨笑着点点头,其中有个没有左手的光头粗声粗气的说,怕有什么不开眼的狗崽子难为瓜哥,我们来的时候就提前把小弟带过来了,不够的话。我再打电话喊!马仔这玩意儿,还不是要多有少有多少嘛!

瓜爷白了眼大汉笑着说,现在不流行聚伙打仗了,讲究的就是一个理字,以理服人,别让老秦待会把你那帮小弟全都铐走。

肩膀上扛着“两杆三星”的大佬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要是平常的话,我早就把他们都拘了,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是为瓜哥你办事,哪怕是被扒去我身上这身警皮,我也认了!

一帮中年人全都豪气云天的哈哈大笑起来,说实话我真心挺好奇瓜爷的身份,好奇他过去在石市到底扮演一个什么样的地位,社会大哥还好说,可是那些穿“公检法”制服的人为什么也会那么挺他,按理说这么牛叉的人,又怎么会蜗居在小小的临县卖瓜的。

我正独自犯嘀咕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总算开了,当医生推着陈花椒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我赶忙迎过去问,大夫,我兄弟不要紧吧?

医生紧张的点点头说,没有什么大碍!伤者的体制不错,好好调理几个月的话,估计明年秋天就能下床...

“太感谢您啦!”我兴奋的朝着医生连连感谢。

这个时候走廊的楼梯口,又出现了三个青年,打头的人我认识,居然是孔令杰,那位号称全石市最为手眼通天的孔家嫡传子弟,孔令杰的左右还跟着两个青年,一个染着红头发穿身白色西装,另外一个染着白头发穿件黑色的汉服,不对!应该是岛国的和服!

三人走过来,孔令杰先是恭恭敬敬的朝着瓜爷鞠躬行礼,不卑不亢的出声,瓜爷您好,晚辈叫孔令杰,是孔家人,不自量力想来调解一下您和岛国朋友之间的误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