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 瓜爷往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令杰灰头土脸的离开了,但是那俩岛国人,我没轻松的放过,让胡金和伦哥分别废掉了他们一条腿,不是想要作秀给谁看,只是因为陈花椒是我兄弟,如果不是因为手术室的前面站满了三教九流的各行大咖,我真想直接弄死那俩畜生。

完事后,我们小哥几个推着担架车把陈花椒送回病房,瓜爷则去招呼他那帮老兄弟了。二十多分钟后,陈花椒身上的麻醉效果过去了,哽咽的冲着我们解释他刚才泪如雨下的原因,他说瓜爷的身体一直都有暗伤,以前就和他说过,跟人动一次手,就得少活几天,更别提今天还受伤了。

我同样心情沉重的安抚他,那不是因为你叔在意你这个傻狍子嘛?行了,别特么哭哭啼啼的了。老爷们家活的尿性点,等你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就回去跟瓜爷住一阵子,我做手术的时候,他从外面跟我聊了半天。我看得出来他挺想你的。

陈花椒微微点点头,依依不舍的看向陈珂,欲言又止的舔了舔嘴皮。

陈珂的小脸蛋顿时红的好像个熟透的小苹果,攥住陈花椒的手掌颔首细语,我陪着你一起回去。

眼瞅俩人含情脉脉的样子。我寻思我们从病房里呆着也有点不合适了,就朝胡金和伦哥使了个眼色,我们仨人悄悄的溜了出去,出去以后,胡金往我胸口上怼了一拳头笑骂,你个虎逼真不是人揍的,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为啥不告诉兄弟们?暗杀钱进那天,还特么故意把我们都支走,你拿兄弟们当火锅涮着玩呢?

“那不是没来得及嘛,消消火!算我错了成呗?”我自觉理亏的朝两个哥哥抱拳道歉。

胡金和伦哥异口同声的指着我鼻子骂:“狗犊子,最后一次!”

然后两人又默契的相视一笑,我暗送了口大气,朝着伦哥问,我亲哥你咋好好也跑石市来了?

“主要是弟妹信不过你,让我过来看着你,有没有背地里养小蜜!”伦哥坏笑着调侃,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

伦哥摆摆手,凑到我耳边神秘兮兮的说,三子你难道没听过江湖上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吗?

“啥话?”我好奇的问他。

伦哥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江湖流传一句话,得阿伦者得天下。

一开始我还没回过来味儿,反复念了两遍才品过来这货是在调侃我,“呸”的吐了口唾沫。

伦哥哈哈大笑着搂住我肩膀说,这不是看你丫刚才半死不活的。想给你打打气嘛,除死无大事儿,哥还是你当初从小县城走出来的那句话,不管谁和你为敌,我他妈挺你到底!

“谢了。哥!”我欲哭无泪的狠狠点了点脑袋,然后一把甩开他胳膊哀嚎,你他妈按在我伤口处了!

阿伦和胡金搀着我去急诊室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我正和他俩正坐在走廊的塑料椅子上嘀咕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瓜爷披着军大衣走了过来,我赶忙站起来和他打招呼。

瓜爷摆摆手,笑着问我,你小子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必须没事儿!叔,我看你之前被那个杂碎划了一刀。不要紧吧?

瓜爷一屁股坐到我跟前说,我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这点伤,要是放到二十年前,那就跟走路摔了一跌似的,人不服老不行啊,成虎啊,有时候我挺佩服你的,我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个九流小混混,想从我这儿倒卖点西瓜,一晃眼,你现在也是崇州市的风云大哥了。

“全靠兄弟们帮衬,要不然我狗篮子不是!”我实话实说的点点头。

瓜爷叹了口气说,玩社会呐,除了社会地位。还必须要有官方背景,十几年前我和我大哥在石市绝对属于横着走的人物,道上的朋友谁有个鸡毛蒜皮的事情处理不清楚,都是找我们哥俩帮忙调解,最后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们还不是一样背井离乡。

我犹豫了几分钟后说,瓜爷你愿意跟我讲讲你的那些往事么?我刚好可以学学经验。

瓜爷从怀里掏出旱烟锅子,伦哥手脚利索的帮他添上烟丝,惬意的抽了两口后,点点头说:“十几年前。我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刚刚从部队上复员回来,仗着自己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到处惹事生非,拉起来一帮和我一样的痞子,牛逼哄哄的建了个帮派,取名血色!”

我们谁都没说话,静静的听瓜爷继续往下说。

瓜爷翻了翻眼睛,沉思了几分钟后,接着开腔,那会儿混社会,不和现在的年轻人似的唯利是图,讲究的就是一个义气,我们这帮小垃圾从石市倒也混的风生水起,直到我认识了我大哥,我们这个垃圾帮派才正式走上正轨。

“您大哥是?”伦哥好奇的问。

瓜爷满脸崇拜的说,那时候石市最牛逼的不是什么四大家族,也不是公检法警察,最厉害的是城郊的卫戍团,知道什么叫卫戍团么?那都是战备军队。明面上是保卫省会的,实际上真正打仗都是往前线拉的,我大哥当年是卫戍团的参谋长,有时候我感觉成虎就和我大哥有点像,我大哥也是个特别有脑子的人,有勇有谋,带着我们“血色”短短的几年时间垄断了石市的各行各业,不夸张的说,那时候四大家族看到我们都得低头。

“后来因为太狂被灭了?”胡金很没脑子的插了句话。

我赶忙瞪了他一眼,瓜爷点点头说,是啊!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那时候我们太膨胀了,真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因为一些事情和孔家干起来了,打的很惨烈。死了很多人,我自己也被抓进了监狱,我以为自己后半辈子可能都要在监狱里度过,可没想到我大哥竟然冒着枪毙的危险,带兵把我强制带出来了。出狱以后,我大哥通过别的手段给我在部队上安插了一个虚职。

“那他人呢?”我们几个一齐问道。

瓜爷摇摇头说,不知道,把我劫出监狱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因为身上有虚职,我逃过了一劫,天南海北的去了很多地方找他,不过都没有消息,最后我认命的滚到了临县。

“那花椒是?”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瓜爷皱了皱眉头,擦拭了两下自己的眼角,朝我摇摇头说,花椒就是个普通孩子,不要给他往身上乱安排身份,好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待会会安排人把花椒接走,至于你们以后还有没有缘分再续兄弟缘分,我不会替他做主,希望你们小哥几个友谊长存。

“今天晚上就走?”我愕然的出声。

瓜爷点点头说,我不能在石市呆太久。那些岛国人估计过阵子就又偷偷跑回来了,到时候你们兄弟几个可能更难落脚,趁着这段时间快速发展吧,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叔的那些老朋友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

“好。那祝你们一路顺风!”我沉寂了几秒钟,朝着瓜爷鞠了一躬。

本来是打算进去和陈花椒道个别的,后来又一琢磨,拉倒吧!到时候大家依依不舍,心里头会更难过。

我们哥仨快步离开医院。往洗浴中心走的时候,伦哥靠了靠我肩膀说,三子你发现没有?瓜爷撑到底没有说他们招惹了谁,肯定不是孔家,他摆明了都不屌孔家。我觉得这石市肯定还有什么惹不起的大枭。

“何止没有提惹了谁,他也没告诉我们,花椒到底是不是他大哥的儿子,不过咱们无异于多了一张底牌...”我笑着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