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八大鬼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洗浴中心,面对满目的狼藉,胡金和伦哥两人气急败坏的破口骂娘。

我抽了抽鼻子苦笑说,这是好兆头,辞旧迎新迎新年,碎碎平安庆佳节,岛国人这是告诉咱,一切都应该从新开始。

王瓅招呼“恶虎堂”的兄弟们把洗浴打扫干净,四五十号人一齐动手,也就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重新把洗浴整合出来了。空荡荡的大厅现在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和胡金、伦哥盘腿坐在按摩床上研究接下来的打算,伦哥叼着烟说,明天我去联系人,趁着过年这段时间咱再把洗浴好好的装修一下,争取装出来格调,一看就是高端大气的那种。

我摇摇头说,不要!越平民越好,从这块儿住的基本上都是等车的旅客,图的就是一个便宜和实惠,整的太高端。反而无形中把咱们门槛给提高了,到时候吓得他们更不敢进门。

胡金捏了捏鼻梁问我,咱家招牌还叫天门王者吗?我明天就着手去准备,这次换的霸气一点!

我想了想后说,要不先改个名吧。原本我是想把天门的人拉下水,可是看架势,好像没屌毛用,咱们经历了这么多,天门的大咖们仍旧视而不见。伦哥看来你的偶像并没有相中咱们呐。

很早以前,伦哥就告诉我,他这辈子的偶像是天门一个叫“四哥”的男人,最大的梦想是期盼能够加入“天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识了天门的文锦,宋康,以及我师父,这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来来去去,除了我师父以外,并没有人表露出想要我们加入的意思,我其实心也寒了。

伦哥叹了口气说,四哥肯定很忙的,根本不会知道远在这里,还有他的一个崇拜者,没什么的三子,既然实现不了梦想,那咱就想办法成为别人的梦想,你说改成什么名字,明天我去订做牌匾。

叫什么名字呢?直接叫“王者”的话,我估计会太显眼,有心人顺藤摸瓜的话,保不齐会找出来点什么,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要不叫“虎耀石城”如何?”

两人异口同声的开腔:虎耀石城?

我重重点了点脑袋,对!就叫虎耀石城!我名赵成虎。现在帮我打江山的班底是恶虎堂,就这么定了!

又聊了下具体细节后,大家躺下身子睡觉,第二天一大早,胡金和伦哥就分头起来开始忙碌了。我则带着王瓅和恶虎堂的兄弟们具体规划洗浴中心里面的摆设。

忙活到中午的时候,胡金回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拽着我跑到洗浴门口,指着对方说,操特妈的!对面新开起来一间洗浴中心,就是奔着咱们来的!

我知道朱老五把我们对面的那间旅社租下来开洗浴,对此也没有太大的反感,毕竟做生意这种事情,谁都是奔着赚钱来的,不明白胡金为啥会这么大的敌意。顺着他的手指头望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我鼻子给气歪了,朱老五的那家洗浴内部还在装修,不过门口早早的就挂上了招牌,他把门楼装修的古香古色,有点类似电影里经常演的那种青楼,通体的木质打造,门前正上方四个大字“武藏会所”,这没啥毛病,毕竟叫什么名字是人家的自由,可是左右两幅对联写的真是嚣张至极。

上联:脚踩天门浴俗骨,

下联:手戮王者成仙身。

这尼玛就是赤裸裸的挑衅,我们的招牌还没取掉,现在还叫“天门王者”,朱老五是他妈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我舔了舔嘴唇目视着对面的“孔家会所”,半天没有吭气。

胡金轻声问我,要不我让装潢公司的人抓紧时间做新招牌?这特么有点太卡脸了,咱叫天门王者,他们就又是踩,又是戮的,摆明了就是给人看笑话。

我摇头说,新招牌先不着急做了!就算做好了也不用着急换,老子要把新牌匾挂到他家的门楼上。去联系对面的洗浴的房东,咱们花五倍价钱租下来,麻个屁股的,大哥这次就和他们杠上了!

我正说话的时候,几辆黑色的进口三菱轿车停到了对面的门前,从打头的那台车里下来两个人,开车的人肥头大耳长得就跟个猪头焖子似的,正是朱老五这条狗,朱老五下车以后屁颠屁颠的打开后面的车门,从车里下来个身高估摸一米六稍多点的“矮冬瓜”胖子,那胖子实在太肥了,满脸的横肉,走起道来脸上的肥头都跟着一顿颤抖,看那副架势,他应该是朱老五的新主子。

两人下车以后,径直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我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硬挤出个笑容朝着他俩点点头。

朱老五和那个“矮冬瓜”低声耳语了几句后,笑容满面的冲我们走了过来。

“三弟,别来无恙呐。真是新年新气象,你们这是也打算重新装修么?听说场子昨天被人扫了,老哥我替你担心了半天,看你没事儿,心也放下了!”朱老五舔着个大脸,没羞没臊的朝着我抱了抱拳头。

我微微点头,目光直接略过他,望向那个“矮冬瓜”,说老实话以朱老五的地位,我和他对话,那都是给他抬身份,倒是他旁边的“矮冬瓜”到底是什么来历,瞬间引起了我的注意,矮冬瓜穿件毛领的仿军大衣,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手上套副皮手套,整体看起来完全就是个裹了鸡蛋壳的土豆子。

我们彼此对视了几秒钟后,矮冬瓜朝我昂了昂脑袋,笑着出声:你好赵先生,我是武藏会所的老板。本名武藏英机,咱们以后将成为邻居,还请多多照顾,有劳了!

他说话的腔调怪模怪样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跑肚拉稀,放屁似的断断续续。

“你认识我?”我皱紧了眉头。

自称武藏的矮冬瓜理所当然的笑了笑说,家父和长兄曾在崇州市开过一家料理店,被赵先生和你旁边的那位胡先生打伤,我怎么可能不认识您呢,所以我昨天到达中国以后,出于礼尚往来,也特意安排了两个手下去医院和赵先生问过好。

“昨天的事情是他妈你干的?我兄弟是被你偷袭的?卧槽尼姥姥!”我的火气顿时一下子燃烧起来,愤怒的想要朝狗日的扑过去,伦哥赶忙从店里面跑出来,拼命拽住了我,凑到我耳边低声说,三子别冲动,这局咱们不占便宜!

对面另外的几辆本田车里,车门打开,从里面跑下来七八个小青年。最为显眼的是昨天陪孔令杰一块去医院的那俩小鬼,一个染着红头发穿身白西服,另外一个染着白头发穿日本的和服。

胡金和伦哥硬拽着我胳膊拉倒自己的身后,胡金冷着脸吐了口唾沫说:“明骚易躲,暗贱难防。真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抄着人言,却办着狗事儿的衣冠畜生,朱老五是吧?以后睡觉的时候多盖几床被子,我必杀你!”

朱老五“哈哈”大笑着往武藏的身后躲了躲。那副点头哈腰的贱逼模样,简直就跟抗战时期的那帮喊着“太君”的二鬼子没啥区别,老天爷给了这逼一张社会人的脸,这逼却用来当汉奸,也是没够谁的了!

武藏一脸无所谓的昂着脑袋说。这次我出来,把我鬼组的八大鬼将全都带过来了,就是想要陪赵先生博弈一场,看看自己的棋艺是否精妙!

我长出了几口气,点燃一根烟瞟了眼武藏,又看了看朱老五冷笑说,那就提前恭祝你们财源广进,生意兴荣了!只不过洗浴这行的水太深了,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说的好,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武藏先生自己多注意。

说罢话,我和胡金、伦哥就转身往屋里走,我心底一团乱麻,鬼组真正的大佬来了,狗日的不光买通朱老五这条狗,竟然还和石市的豪门孔家挂上了勾,挂不得昨天孔令杰会为岛国人出头,这日子看来不太好过了。

我走出去没两步,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看了眼竟然是昨天刚刚存起来的“瓜爷”的号码,我赶忙接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