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 你有你的张良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赶忙把手机贴到耳边,听到瓜爷出声说,成虎啊,今天早上我离开石市之前考虑再三,最后和孔家的那个孩子达成协议,岛国人可以不撤出石市,但是他得保证孔家三个月之内不允许招惹你,叔能帮你就这么多了。

我回头看了眼哈巴狗似的蹲在我们洗浴门口的武藏和那所谓的“八大鬼将”,苦笑着说,孔家确实没有找我后账。关键是鬼组的老大出现了,还带来所谓的八大鬼将,叔,这波我可被你坑惨了,现在都想找个地方擦擦鼻涕。

瓜爷“哈哈”大笑着说,整小鬼子不是一直都是你的拿手好菜嘛?不用被他们给吓着了,现在鬼组的人和你起步一样,石市官面上的那些大佬们谁都不瞎,不会明摆着帮谁的,对了。你手里不是还有一部分金条么?回头我让人到崇州市去取,想办法帮你卖个高价,就当扩充军费了。

说起来“金条”,我猛地想起安佳蓓和我提过的金三角“昆西将军”,压低声音问瓜爷:“叔。你认识的人多,门路也广,听没听说过金三角地区的一个昆西将军?”

瓜爷思索了一下后说,我和那边的人没打过什么交道,你也知道他们卖的都想些伤天害理的玩意儿。叔虽然不是啥正经货,可有些买卖肯定不会做,你尽量也少招惹吧,我听说那边的人都挺蛮的,而且有自己独立的生产体系和军队武装。

“这么屌?”我一阵哑然,之前一直都以为那说明“昆西将军”只是个外号,现在听瓜爷这么一介绍,敢情人家是实至名归,还真的有那份实力。

瓜爷笑着说,那可不,据说近代最早跑到金三角种植大麻的是国X党的一个将军,真正的将军,叫什么来着我忘了,反正他自封坤沙将军,也是最早在那边建立王朝的人,后来坤沙跑回台湾去了,手下的那些头目也开始分崩离析,进入混乱时期,大大小小的将军、大枭层出不穷。

我说,那地方肯定特别混乱吧?不过应该都挺有钱的,毕竟指着“药”吃饭。

瓜爷咳嗽两声说:那地方怎么说呢,对于手头上有枪的那伙人来说就是天堂,不过普通老百姓却过的很苦,今天这帮人上台,明天那群人得势。种罂粟就和咱们种庄稼一样,勉强解决温饱问题就该烧高香了,我听说,金三角吃的粮油米面全都得靠进口,不过一般商人也不愿意和他们做交易。总之很麻烦。

又和我絮叨了几句后,我们就挂掉了电话,我再回过头的时候,朱老五和他的那帮新主子们已经不在了,我琢磨了几分钟后,把之前给陈花椒说的占领“胜利大街”的计划又和伦哥和胡金说了一遍,让他俩马上着手准备,眼下鬼组的人越逼越近,不抓紧时间做好准备,我早晚会被他们吞的骨头渣都剩不下。

可这个JB武藏会所怎么办?我倚靠在收银台前面。目光直视对面,让他们顺顺当当的装修,我心里实在不得劲儿,可是如果安排人去闹事砸场的话,又是给自己添堵,他们只要报警,我肯定也麻烦,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我正思索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我们洗浴门外停下来一辆纯白色的宝马车,打车里走下来两个青年,直接迈步走进了我们店里,一个长得虎背熊腰,宛如小铁塔一般的壮实,另外一个刀削斧刻一般的硬朗面孔,敞开怀穿了件黑色的皮夹克。看起来就让人心生好感。

竟然是陆峰和林恬鹤,这两个跟我亦敌亦友的家伙,认清楚是他俩,我赶忙走了过去,朝着他俩抱拳说,哎哟我去,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你们两位大哥怎么好好的跑过来了?

陆峰一脸阳光的笑容,林恬鹤还是老样子,耷拉着脸爱理不理的死出。

“你以为谁都稀罕来找你似的。”林恬鹤撇撇嘴巴。满满的都是愤世嫉俗。

陆峰“嘿嘿”一笑说,这不是听说三哥在石市混的风生水起,我带着兄弟们来投靠你了嘛,三哥不会嫌弃吧?

我知道这货肯定在开玩笑,顺着话往下说,那敢情好,就是不知道咱俩谁老大,谁老二。

和我不同,他们俩可是根正苗红的“天门”人,还在崇州市的时候,文锦就收陆峰当门徒了,真要是比起来,我倒好像是个野生的,名不正言不顺的,见天自己给自己立棍。

陆峰笑了笑说,真没开玩笑,崇州市现在可是你王者的天下了,我们从不夜城继续呆着属实有点小尴尬,昨天文哥给我打电话,让我到大地方闯荡一下。我这不是寻思三哥你在石市发展嘛,所以想着先过来混两碗饭吃。

“文锦让你来找我?”我皱着眉头一时间没有揣测那阴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绝逼是有人告诉他,我的具体地址,不然陆峰和林恬鹤不可能直接找上门。

林恬鹤不满的靠了靠我胳膊说,说话客气点,按照年龄你喊声文哥不过分吧?

我讥讽的撇撇嘴,目光直视林恬鹤的身后笑嘻嘻的摆手说:巧了,我兄弟雷少强待会也过来,啧啧,你看说曹操,曹操马上就到,强子你干嘛呢,快把手里的板砖放下!

林恬鹤条件反射的转过去身子,左手顺势挡在自己额头上。回过头以后才发现我在戏耍他,有些恼怒的从我胸脯上推了一下,我爽朗的咧嘴说,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说正经的,峰哥这趟过来是干嘛的?

陆峰无奈的耸耸肩膀说,正经话,我们就是来石市发展的,具体应该怎么干我还没想好,西城区的场子我已经全都转卖给你们王者了。

“这么大手笔?倾囊而出?”这事儿倒是出乎我意料了。

陆峰点点头回答,想不大手笔也没办法啊,你是走了,可雷少强和林昆还在,这俩软钉子,什么时候看到我都是嬉皮笑脸的打招呼,但是背后真没少使手段,下绊子,文哥说的对,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眼下整个不夜城都是你们的了,我们要再赖着几条街不走,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我寻思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交易给你们,省的最后被你们熬的棺材本都得倒赔出去。

“什么样的大哥带什么样的小弟。阴逼的小弟全是阴逼!”林恬鹤从旁边歪着鼻子冷哼,瞧那副死乞白赖得模样,估摸着前段时间没少被雷少强套路,要不然也至于刚才听到“雷少强”的名字就那么大反应。

我瞟了他一眼说,鹤哥说话还是注意点好。我和他们的关系,就如同你和峰哥一样,没什么大哥小弟之分,只不过谁对外说话罢了,别整的咱们刚一见面就闹的太尴尬。谁也下不来台。

林恬鹤刚准备说话,旁边的陆峰靠了靠他,他这才消停的闭嘴。

有时候不信邪不行,正所谓“卤水煮豆腐,一物降一物”。林恬鹤膀大腰圆,天生一副猛将胚子,愣是让身材矮小的雷少强治的服服帖帖,就好比猫捉老鼠,狼吃兔子一样,完全没道理可讲。

陆峰朝着我微笑说,三哥,我现在可是带着这几年的全部身家出来发展的,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份上,不如你帮我指条明路?

“明路啊?”我眼珠子来回转动了两下,脑子里快速琢磨起来,大年初二的早上文锦就把陆峰和林恬鹤派到了石市,瞧架势天门的人这是也打算染指石市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好办的多了,我眯缝眼睛看向对面的“武藏会所”心里冷笑,你有张良计,老子刚好捡到一副过墙梯!

我欲擒故纵的摇摇头说,我也没啥好提议,毕竟你是过来和我抢饭碗的,我总不能干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的傻事吧?

“装逼!”林恬鹤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陆峰白了他一眼,凑到我跟前小声说,我肯定不会让三哥白帮忙,你只需要告诉我,眼下石市哪个区无主,或者比较好拿下就OK,我可以帮着三哥做三件事情当报酬。

“这样啊,那容我再想想哈。”我装腔作势的抓了抓后脑勺,歪着脑袋问他:“这次你们是倾囊而出?连人带钱一块都来石市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