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贪小便宜吃大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多小时后,陆峰和林恬鹤带着他的那票兄弟潇洒的离去了。

对面的“武藏会所”则完全变成了废墟,门楼两侧那副嚣张的木质对联,让人从中间直接劈断,一帮装修工人满脸欲哭无泪的蹲在门口大眼瞪小眼,把我乐的直拍大腿。

这个时候胡金和伦哥一块回来了,两人边看边往里走,进门以后伦哥好奇的问我,卧槽,这么狠?你找人干的?

我撇撇嘴说。你可别瞎说哈!刚才地震了,只不过是局部地区,肯定是小鬼子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太多了,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咯,刚才那小地震,震的真特码过瘾。

“菊部地区?”伦哥坏坏的眨巴两下眼睛。

我和胡金一齐朝他翘起傲娇的中指,伦哥猥琐的一咧嘴,笑着说,跟你们说件搞笑的事儿,刚才路过一家水果店,我顺手买了二十块钱的芒果,给了老板一百,结果那个傻逼找给我九十五,真特么是个缺货。

一边说话,伦哥一边拍大腿。笑的那叫一个前俯后仰,整的好像自己真捡到金子似的,胡金白了眼他骂,你丫又不差那点钱,坑人家卖水果的干毛?芒果呢?

“呃。芒果好像忘拿了,刚才只顾着跑了。”伦哥顿时不笑了。

这回轮到我和胡金“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瞅着我伦哥那副无辜的小模样,我更是快要笑岔气了,对面刚才那几辆黑色的小轿车不知道啥时候又开了回来。朱老五正气急败坏的直跺脚,咬牙切齿的瞪着我们,估计以为我们是在嘲笑他。

他越是瞪眼,我笑的越厉害,嗓门也越发提的更高。

我们仨正乐的不行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几个穿制服的警察,领头的一个人赫然正是马洪涛,马洪涛似笑非笑的扫视我一眼说,很开心嘛,赵老板。

“还成,正教育我哥以后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马警官有什么差遣打个电话就成,怎么还亲自跑上门了!”我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顺手递给他一支烟。

马洪涛摆了摆手,正色问,刚才有人报警,说是亲眼看到你们的人把对过的“武藏会所”给砸了,我是来找赵老板求证的。

“肯定不是呗!老哥您可以挨个盘查我们哥仨,也可以带人把我们洗浴中心好好的搜一遍,我就不是那样的人儿!”我作出一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模样。举起手来朝他诉委屈。

“就是他们,刚才我的工人亲看到的!”朱老五气哄哄的蹿进来,伸手指向我咆哮。

胡金上去就是一撇子砸在朱老五的脸上,对着他脸吐了口唾沫骂,屎能乱吃。话特么别瞎喷,证据呢?来,哪个工人刚才看到我们进你家店了?喊出来咱们对质一下!

朱老五被打一屁股坐在地上,泼妇似的朝着马洪涛大喊大叫,马警官,您刚才亲眼看到他打我了吧?

我赶忙走过来,拽开胡金,又很有礼貌的把朱老五扶起来,微笑着说,都是朋友。何必动怒呢,你刚才说是你的工人看到我们去砸场了?那我请问一下,这事儿需要我们怎么赔偿?

朱老五估摸着没想到我这么怂,而且还好说话,愣了一下,伸出五根手指头说,既然三弟这么爽快,我也不想多难为,连误工费带损失你赔偿我五万块钱算了。

“哦!”我嘴角上扬,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朱老五,然后又回头望向马洪涛问,马警官,入室抢劫一般怎么判?

马洪涛没弄懂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敷衍的说了句,根据情节轻重。一般三年以上吧!

“那如果有人入室抢劫我们家,我可以还手么?算不算犯罪?”我仍旧一脸的微笑,一只胳膊搂住朱老五的肩膀,整的好像我俩关系多好似的。

马洪涛想了想说,自卫不犯罪!行了,我不想跟你普及法律知识,我就想问问你们两家,这事儿是打算私了还是公了?

我猛地一胳膊揽倒朱老五,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跺在他脑袋上,朝着旁边的胡金和伦哥喊。打死他!狗日的入室抢劫,草泥马,当着警察同志的面,勒索咱们五万块!

胡金和伦哥都是不怕事大的主,听到我招呼,想都没想,蹿过来围上朱老五“咣咣”就是一顿猛踹,马洪涛急眼了,带着两个警察将我强制拽开,按倒在地上。严厉的喝斥,你想干什么?真当我不存在是么?

我委屈的说,马警官您刚才应该看的很清楚吧?有人擅闯我们家,还勒索了我五万块,我这是被迫反击啊?您刚才不是说不违法么?

马洪涛板着脸说。你和我玩心眼呢?少特么给我在这儿偷换概念,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铐回去?

我无奈的趴在地上说,马警官我问您,这间洗浴中心是我的么?我说成我家没毛病吧?我没请朱老五来做客吧?而且我也没欠他一毛钱,你说他进来就勒索我五万块是不是抢劫?千万别说他身上没凶器哈,您可以搜搜看!

朱老五被我们踹的满脸是血,指着我咒骂,你他妈玩我呢?

“马警官您看他,抢劫不成,现在又变成了卖淫嫖娼的诱惑我。还说的那么正大光明,玩他不?简直是使您如无物,您得给我们评评理啊!”我委屈的蜷缩在地上,就差再掉几滴眼泪了。

朱老五让我怼的半天没说出来话,横眉冷对的低吼,你砸了我家场子,我上门找你索要赔偿,算是抢劫勒索么?

我用看傻逼似的眼神瞟了瞟他,仰头问:“证据呢?说我砸你家店的证据呢?如果你有法子证明是我干的,判我个十年八年老子都认了,你没证据证明是我拆了你的店,可是老子的银行卡现在还从你兜里揣着呢,你说咱俩的话谁的比较有可信度?”

朱老五直接傻眼了,吭哧瘪肚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话。

我喘着粗气望向马洪涛问:马警官。诽谤和诬陷可以告么?这条街有摄像头吧?您可以随时调监控录像,我经公处理!金哥你现在是这家店的老板了,待会陪马警官回去做份笔录。”

“经公处理?”马洪涛和朱老五都不敢相信的望向我。

我理直气壮的点点头说:“对啊,公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金哥待会做完笔录。再顺便告下朱老五,他入室抢劫咱们,屋里这么多警察同志都可以作证!至于卖淫的那事儿,呃,算了!那么大的人了。给他留份老脸吧。”

朱老五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硬挤出个笑脸朝着我说,三弟,你看大家都是朋友,玩笑适可而止就算了。我估计是我手下的工人刚才看错了,肯定是他们干活时候不小心弄坏了装潢,怕我责备,才会推到你身上,那啥,马警官我不告了,我们私下处理就好了。

一边没羞没臊的贱笑,朱老五一边将银行卡推给我,哈巴狗似的直晃悠脑袋说,三弟,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马,需要怎么赔偿,老哥我肯定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好啊,马警官您做个公证人,这种事情一般需要怎么赔偿?”我才不上这傻逼的套。直接把马洪涛扯了进来。

马洪涛迟疑了一下说,这种事情也是根据情节轻重处理的,正常情况下,五万到八万左右吧。

不等他们再多说什么,我直接拍板说:“稳妥。那咱就取个中间数,朱老五,你给我拿八万块钱,处理了吧!”

“卧槽,你这中间数取得...”饶是公事公办的马洪涛都忍不住骂了句娘。

我厚着脸皮直接略过马洪涛的眼神,朝着朱老五发问:“不好意思哈,我不识数!就是看电视里都这么说的,也跟着应个景,朱老五你有意见没?”

朱老五拨浪鼓似的摇摇头,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说,没意见,没意见!

“我要现金,你这种人说话比肾还虚,谁知道你给的银行卡里面有没有钱!”我接都没接银行卡,冲着朱老五摆摆手驱赶,给你十分钟时间准备,不然老子立马经公处理。

朱老五连滚带爬的蹿出洗浴,我回头看了眼伦哥一语双关的说,看着没?贪小便宜吃大亏!

马洪涛长出一口气,笑着望向我轻声说,不怕流氓欠教育,就怕流氓懂法律,你小子有点意思。

我贱嗖嗖的笑着说,那马哥手下还缺协警或者是临时工不?我保证可以帮助马哥分忧解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