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 捧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洪涛斜楞眼睛上下瞟动我两眼,呲牙笑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非想混进警察队伍么?安安生生的混你的社会不好嘛?一般社会大哥见到警察都跟避瘟疫似的躲的远远的,你倒好,哭着喊着往里扎堆。”

我叹息一口气,作出忧国忧民的表情说,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有个梦想,想要除暴安良,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可是因为小时候家里太穷了,被迫出来务工,但这个梦想一直都存在我脑海里,直到见到您这位公正廉明的好警察那一刻,成为协警的梦想再次迅速生根发芽。

马洪涛满脸愕然的望着我,八成没想到我能说的这么厚颜无耻。

我一本正经的走到马洪涛面前。“啪”的敬了个礼,可能有点太紧张了,我竟然想不起来到底应该是用左手还是右手,左手遮在额头上,整的好像“猴子望月”似的滑稽。

“哈哈。你特么要是在老子手下当兵,我肯定一脚把你踹沟里!当协警确实不需要太过繁琐的手续,可是你的身份有点复杂,有些事情我爱莫能助。”马洪涛总算松口了,没有直接回拒我。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开端。

身份的话,我觉得应该也不是啥大问题,前阵子虽然关于我的通缉令搞的满城风雨,可并没有实质点到我的名字,也就是说“赵成虎”这仨字其实是干净的,通缉我的人只是知道我的长相罢了,大不了回头让林昆给他爸打声招呼,把我的档案稍微做点手脚就好。

几分钟后,朱老五拎着个黑色塑料袋,装了几捆钱。恭恭敬敬的送进洗浴中心,我本来就是存着刁难他的心思,故意拿出来钱一张一张的清点,马洪涛从旁边看着都觉得没啥意思,让胡金和朱老五分别从“调解书”签上名字后离去了。

等马洪涛出门后,我朝胡金和伦哥使了个眼色,他俩直接把我们洗浴的卷帘门给拉了下来,朱老五当时就慌神了,惴惴不安的望向我,弱弱的问我,想干什么?

我一边数钱一边扫了眼旁边的朱老五,微笑着问:“五哥,其实我一直都挺好奇的,你说你从我们身边也没少捞好处吧?出去单干,我不反对,可是为啥偏偏要和我们作对?关于我的资料也是你卖给你新主子的吧?”

朱老五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摇摇头解释:“三弟,我跟你实话实说,一个月前就有人找到我买陈花椒的资料,你也知道我不是个胆大的人。经不住对方吓唬,就什么都招了,但是也只说的我们在火车站抢地盘的那点事儿,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岛国人,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办了。我也没法回头了,所以只能越陷越深!”

“所以,你就帮着岛国人整过去的朋友咯?我们待你可一直都不薄哦?”我继续把玩似的数钞票。

朱老五慌忙摇摇头说,我没有整你们,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只是答应武藏,帮着他经营对面的洗浴会所,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参与,我只是想多赚点钱而已。

我点点头说,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岛国主子,为什么对火车站附近这么感兴趣么?不要说假话,我的脾气你应该懂的,当初孟瘸子那么拧巴,我照样可以掰过来,你想想自己的骨头够不够硬!

朱老五咽了口唾沫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为了方便他们运毒!只是猜测,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好嘞!既然五哥这么实诚,那我也不难为你了!跟着新主子好好干,不要你要记住,以后别随随便便的招惹我,我这个人没什么人性的!惹急眼了,自己都敢杀!”我站起来,从朱老五的肥脸上掐了一把。

朱老五忙不迭的点了点脑袋。我指了指自己的脚说,我鞋带开了!

他赶忙躬下身子帮我把鞋带系好,我爽朗的一笑,搂住朱老五走出我们洗浴,出门以后,我看到之前跟在孔令杰旁边那个染红毛穿着白西服的青年正站在对面紧紧盯着我们这里,他应该也是“八大鬼将”之一。

寻思了几秒钟后,我故意拿出一沓钞票塞到朱老五的怀里,友好的一笑说,五哥以后有空过来玩。咱家场子随时欢迎你!

朱老五连头都不敢点,一路小跑回对面,卑躬屈膝的朝着“红毛”小子低声嘀咕了几句什么,紧跟着我就看到“红毛”一巴掌甩在朱老五的脸上,骂骂咧咧的又踹了朱老五几脚,提溜起朱老五的衣领就拖回了“武藏会所”里面。

“啧啧,朱老五估计待会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吧?鬼组的人肯定会认为他和咱们达成了某种条件!”胡金坏笑着伸直脖子往里张望。

伦哥附和着说,三子现在越来越阴了,啥事没干,白得八万块钱不说。还差点把朱老五给整下岗,以后朱老五从他鬼组爹那,估摸着也很难受待见了。

“我其实一点都不反感敌人,因为敌人本就是用来践踏的,烦的就是这种半吊子似的叛徒!甭管啥年代。叛徒永远是挨打挨的最狠的。”我朝着“武藏会所”的方向恶狠狠的醒了一把大鼻涕。

完事我们仨哈哈大笑着返回洗浴中心里面。

接下来的几天里,伦哥和胡金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按照我之前的计划一点一点的蚕食“胜利大街”上的其他店铺,整体进行的还算比较顺利,不过总有不开眼的店主报警。马洪涛最近一天要往我们洗浴起码跑个六七趟,每次都是气急败坏的吼我一顿,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又没法抓人回去,只能无可奈何的甩胳膊离开。

我开玩笑的说。要不要专门从洗浴中心给他留个包间,让他干脆就从这儿办案得了。

有时候必须得佩服小鬼子做事的严谨,自打被陆峰他们砸了一回以后,所谓的“八大鬼将”几乎轮番带人蹲在门口监工,连普通的窗户玻璃都换成了防弹的,知道的是他们要开间洗浴会所,不知道的还以为建造什么高级监狱。

日子一晃眼过去了,眼瞅着就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我们哥仨商量好,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出去吃点好的,正研究应该往哪开拔的时候,对面的“武藏会所”开业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吵的人心里格外的恼火,门口还贴了一张巨大的海报“开业大酬宾,前三天试营业,所有服务免费!”

“武藏会所”的店门外站了两排穿和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整的好像旧社会的青楼女子一般,朝着过来过去的人搔首弄姿的卖笑,我舔了舔嘴唇说,要不带兄弟们享受一下日式的洗澡堂子?

“给他们捧捧场?”胡金和伦哥一下子就猜到了我心底的那点坏想法,纷纷掏出手机打电话,没一会儿王瓅带着四五十号兄弟出现在街口,我伸了个懒腰,率先走进了“武藏会所”里。

朱老五和两个“鬼将”站在门外笑容满脸的迎来送往。当见到我的时候,他们的脸都绿了,我正打算着往里走,就被他们把给拦下来了。

我疑惑的问,咋地?你海报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开业大酬宾,所有人免费泡澡嘛?难不成是骗人呐?给你们捧场不给乐意呗?

我愤怒的低吼了一声,胡金和伦哥也带着兄弟们从街上纷纷叫嚣起来,四周围观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两个“鬼将”互相对视了几眼,最后磨磨唧唧的嘟囔了一通鸟语,不情不愿的把我给让了进去,我进门以后,其他兄弟全都跟着我“呼呼啦啦”的往里走,半分钟不到。偌大的更衣间里就全都是我们的兄弟,身上雕龙画凤的小青年,把那些准备洗澡的“真顾客”吓得一溜烟披起来衣服就往外跑。

我们一帮人,无法无天的坐在浴池里,有泡澡的。也有搓澡的,骂骂咧咧的脏话不离口,周围的几个服务生和搓澡技师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朱老五和两个“鬼将”警备的站在浴池外面盯着我们。

我打了个哈欠朝着两个“鬼将”挤眉弄眼说,羡慕吧?是不是一辈子没见过我们这么大的家伙式?我还有个叫雷少强的兄弟更夸张。出门从来不系皮带,家伙式就从腰上盘一圈儿。

泡完澡以后,我们一帮人套上件浴袍,牛逼哄哄的往二楼的休息厅走,我冲着“恶虎堂”的兄弟说,好好玩!所有服务免费哦!特意加重了“所有服务”四个字,一甘兄弟全都跟冲进鬼子村似的,嗷嗷嚎叫起来。

我伦哥扯着个公鸭嗓门大声喊,给老子来一打小姐,老子火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