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 促膝长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屁颠屁颠的点点头,路过武藏身边的时候,压低声音冷笑说,土豆精,你丫不是打算和我博弈么?那咱们的棋局从今天正式开始,不打到尿血,我以后都不带承认是你爷爷的!

跟随马洪涛一块坐进警车,马洪涛看都没多看我一眼,直接发动着车子,快到车站派出所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冷眼看着我说,爽不?拿老子当枪使唤的感觉好玩不好玩?

“啊?”我装作一脸不解的样子问他,什么当枪使?马哥您说什么呢?我怎么迷迷糊糊的。

马洪涛从我脑袋上扒拉了一下臭骂,你当我瞎还是你傻?你小子摆明了撑开个套子等着我往里跳,以为老子看不出来?刚才不乐意当着人面揭穿你,是给你留了几分面子,赵成虎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别再给我使你那点小九九,听懂没?

我干咳两声说,马哥我其实也没啥坏心眼子,就只是单纯的瞅岛国畜生不爽,如果给你带来麻烦了,那我道歉。以后我肯定注意。

马洪涛从我后脑勺上又拍了一下笑骂,还跟我玩虚的是吧?你是不是绝的警局内部的资料调查一个人很困难?还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崇州的时候就和鬼组的人有过节?做人实在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想办你,更不想招惹到京城的势力,可你不能老拿我当二傻子糊弄吧?

“习惯,完全是习惯了!马哥,我确实和鬼组的人有点小摩擦,但也不是不能调合,我保证!以后肯定惯着点那帮孙子,尽量不给你惹麻烦成不?”我尴尬的抱拳道歉。

马洪涛白了我一眼笑了,摆摆手说,得了吧!你的保证就和说瞎话一样,随口就能来,谁信你谁二逼!

说着话他从兜里掏出一包五块钱的“石家庄”烟递给我一支说,烟不好,兑付的抽吧,毕竟你们刚才惹了那么大的麻烦,我如果不把你带回来,有些说不过去。

“以马哥的收入,不应该抽这种档次的烟吧?”我疑惑的点燃一根,忍不住咳嗽了两嗓子,这种烟的价格很便宜,一般都是工地上干活的人,或者是收入不太高的那类人群消费的,不好抽,而且还辣嗓,以马洪涛的收入就算装,我觉得也没必要装的这么可怜吧。

马洪涛将车窗放下来一半。弹了弹烟灰说,那我应该抽啥?玉溪还是中华?一个月就那点死工资,抛去各种开销,我不得留点娶媳妇呐?本来年初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今年攒两万,结果现在还差四万。前阵子看新闻,西部受灾了,一咬牙我就把存的仨瓜俩枣给捐出来了,哈哈!

“我懂马哥的意思。”我嘿嘿贱笑两声,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车边说,密码六个零,钱不多,就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一直都以为这货真的两袖清风,敢情还是过去不熟悉,他不敢收生人的钱。我一直都觉得只要可以用钱交往的人,就浑身破绽,他马洪涛也不例外,只要收下我的钱,那就得替我办事。

马洪涛轻描淡写的扫了眼银行卡,嘴里咬着烟嘴似笑非笑的点点头说,怎么?行贿?

“不不不,就是一份心意,况且这卡也不是我的啊,不是您刚刚掉的么?”我连忙摆手,这套“假廉明”我已经不止一次见过了,应付起来自然得心应手。

马洪涛抓起银行卡,上下瞟动两下,拿指头夹在手里,扇了我脸两下冷笑说。你这是在打老子的脸,我参加工作快十年了,大大小小见过的地痞无赖没有五百也得几车了,想要收黑钱,估计现在都够从石市盖栋别墅,知道我为啥不收么?

“啊?”我愕然的望向马洪涛。

马洪涛直接把卡摔在我脸上,轻蔑的笑着说,因为烫手!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手烫脸也烫。我没兴趣跟你讲什么人生哲理,老子今天对你格外网开一面,不是因为多欣赏你赵成虎,只是因为对方是岛国人,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侮辱我!

我谄笑着说,马哥你放心,我这个人嘴巴紧,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可能知道。

马洪涛猛地一把反扭住我胳膊,把我脸按到方向盘上冷声训斥。你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我管不了别人,但是可以控制自己,你可以背后骂我傻逼,也可以骂我迂腐,但我不会收任何人一毛钱,不要触碰我底线,否则我会毫不犹豫的抓你!

“哎哟,疼,马哥,快松手真疼!”我惨哼着朝马洪涛哀求。

马洪涛松开我,拍了拍手说,后天下午,车站派出所有个对协警的培训会,有兴趣的话可以过来听听,你确实有点手段,关于你的档案,现在让改的干干净净,我想你们地方派出所的那位管事的,应该也没少收你好处吧?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一毛钱没有花,我说我有人格魅力,您肯定不信,对了,你刚才说后天下午协警培训会?那意思是我可以当协警了?

我兴奋的朝着马洪涛摇头晃脑,就差蹿起来狠狠的亲他一口。

马洪涛苦笑说,要么说你小子运气好呢,刚还是老子昨天去找人事部的同事交的推荐信,要是换成今天的话,估计就悬咯,刚才狠狠的暴揍了岛国友人一顿,我估计我“代理”那俩字快要被摘掉了。

“咋地?扶正?那提前恭喜马哥了!”我诚心实意的朝着马洪涛道喜。

马洪涛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骂,恭喜你麻痹!代理俩字拿掉,意思是老子又要降职了,从他妈区副局长降到所长,再从所长降到代理所长,这次估计是队长或者是组长吧,哈哈...

“降职?凭啥啊?”我有点打抱不平的瞪眼。

马洪涛倒是挺无所谓的,解开自己的衬衣领口,然后又将肩章也摘下来揣到口袋说。凭啥?往小了说我刚才是滥用职权,知法犯法,往大了说,我这就是破坏中日友邦关系,不过无所谓,除非车站附近的治安一直良好,否则上面早晚还是会把我升上去的。

“对不起啊马哥,没想到给你捅这么大篓子!”我内疚的叹了口气。

马洪涛舔了舔嘴边微笑说,那有啥可麻烦的,我还得感激你让我真枪实弹的捶了一顿岛国崽子。以前尽从电视上看打鬼子了,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亲自尝试一下手感,倒是你小子,不要仗着自己协警了,就无法无天!协警没任何保障的。出了事照样需要负责,如果你敢胡作非为,我第一个抓你!

“必须的!”我朝着马洪涛敬了个礼。

马洪涛脱下来自己的制服外套,冲我摆摆手说,行了!你走吧。我不要求你做什么丰功伟绩,只希望你将来可以对得起自己的帽徽,尽可能调解车站周围的矛盾,你记住制服给你的不是权利,而是责任,算了..妈勒个八字的,我跟你一个流氓头子讲责任,那不是扯淡一样嘛,昨天肯定是我发烧了,竟然会替你写狗屁的推荐信。

马洪涛不是智商低,也不是情商低,相反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是越是优秀的人越有自己的执拗,就比如他,只是想要单纯的做个负责的好警察一样,面对他,我没由来的一阵内疚,犹豫了几秒钟后说:“马哥,借你之前的话说,我确实是个混子,可我首先是个中国人,当协警,确实是因为我有自己的目的,也肯定会借着警皮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您再考虑考虑,还要不要推荐我?”

马洪涛意外的瞟了我一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有些事情混子做确实比我们来的更合适,混子永远都扫不完,清掉一批肯定会又冒出一批,那还不如扶持一批,把任何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行了,别从我这儿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了,老子要回去交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