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 有人潜进了洗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派出所门口这会儿警察正多,我赶忙拦了辆出租车,胆战心惊的返回洗浴中心,刚才那个女人是真心生猛,不光胆子大,驾驶技术一流,而且身材也好到没得说,两条大长腿,又细又直溜,小屁股绷得圆溜溜的,看的就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

我胡思乱想着咽了口唾沫,开到洗浴中心门口的时候,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狠拍了自己后脑勺一下,小声嘀咕:“看来这阵子我真是他妈憋坏了,现在瞅着老母猪估计都能磕一炮!”

从车里下来,我习惯性的瞟了眼对面的“武藏会所”,结果发现他们好像没有丝毫影响。仍旧该做生意的做生意,门口两排穿和服的小妞也仍旧该晃胸脯的晃胸脯,唯一的改变,就是门口的那张大海报,“免费三天变成了免费一天”,敢情朱老五还不知道他主子遇险了。想到这儿我赶忙又蹿上了出租车里。

胡金和伦哥本来正从大厅里抽烟聊天,看到我下来又神色慌张的奔回去,两人也拔腿奔了出来,拉开车门挤了进来,我疑惑的问他们:“你俩干啥去?”

“你干嘛去?”他们异口同声的问我。

我说,我到花街去找陆峰。狗日的答应我三个条件,不用白不用!对了,刚才在派出所门口..

我将武藏被暗杀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两人全都惊愕的看下我,伦哥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说,你说有个女人从派出所门口开枪射杀武藏。而且还从容的逃跑了?

我点点头说,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派出所内部争权夺利,我估摸着马洪涛肯定能撵上那女的,那女人可能受伤了,我刚才路过的时候特意看了几眼,地上有一滩血迹。真狠!比特么咱们还像爷们。

“美中不足的就是鬼组那帮兽类没让干掉!”胡金摸了摸下巴颏上的胡茬,朝着我坏笑说,老天爷看来已经挑明了,鬼组的杂碎必须由你来收拾,哈哈!

我冷笑着说,这会儿去找陆峰,让他安排手下全城搜索武藏的车,三菱车,车牌号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金哥你给王瓅打个电话,让恶虎堂的兄弟们也全都出去找,走的时候记得把洗浴的门都锁死,别特么回头咱老窝又被人抄了。

出租车很快到了花街的街口,我朝伦哥说,哥你下车打听一下,看看陆峰到底拿下来这条街没,这条街说起来算是我一个老朋友的,我把陆峰弄过来,万一要是碰上了,怪尴尬的。

狐狸是花街的土著老大,那家伙拿这条街当成家一样看待,万一知道我给引狼上门,不说活剥了我,起码得给我难堪。以陆峰的硬实力,碾压狐狸绝逼没问题,不过狐狸是孔家人,所以两头到底谁赢谁输就不好说了。

伦哥打了个响指,往脑袋上扣了顶鸭舌帽就一摇三晃的走了进去,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资深嫖客。

我和胡金从出租车里等他。我伸直脖子往花街里面猛瞅,看情况,整条街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不像是经过什么大战,以狐狸的脾气,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霸占自己的地盘吧,难不成陆峰根本没过来?

我正独自犯嘀咕的时候,胡金轻轻靠了靠我胳膊出声,小三爷,你是不是又有老长时间没给菲菲打电话了啊?

“没有啊,过年的时候刚打过。”我随口敷衍了一句。

胡金搂住我肩膀说,小三爷你别不耐烦。我跟你说几句正经话,菲菲这几天,基本上每天都给我和阿伦通几个电话,其实也没啥事情,她就是放心不下你,想要通过我们的嘴去了解你。

我继续伸直脖子往花街里面瞅,点点头说,女人嘛,不都那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总觉得自己家老爷们搁外面吃喝玩乐,就是想不起来她,说句实话不怕金哥你笑话,如果不是现在条件不允许,我真想马上把她接过来,狠狠的磕上两炮。

“小三爷,除了那种事儿,你平常会想她么?”胡金继续问我。总感觉他今天有点不对劲儿,尽跟我交流一些感情上的事情。

我耐着性子说,想啊!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想着她入眠,有时候一摸到耳朵上的小耳坠,脑子里也会不自然的出现她的脸,我说金哥,你没事吧?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情感大师了?

胡金叹口气说,我也是今天闲下来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的,其实你和我,包括天底下的老爷们都一样自私,咱们用无聊的时间想她们,就觉得是多大的爱恋。却从来没想过,只要咱不在身边,她们一天都处在无聊中,一天都在想念咱,听哥一句劝,别总拿忙当借口。抽空多给她打个电话,别等她已经习惯没有咱们在身边的时候,才想起去捂热她,菲菲不容易,真的!算了,有些话还是你自己问她的好。我说多了,惹人厌。

我点点头说,好的!待会忙完了,我就给她去个电话。

有时候不是不想给苏菲打电话,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可能真想胡金说的那样,因为长时间不在一起,我们彼此都习惯了没有对方,我脑海里第一次萌生出一个念头,要不要让苏菲到石市来找我?

随即我又习惯性的把这个念头给捻灭,心想着石市现在太危险,等我稳定下来再说吧。想着想着我又矛盾了,如果石市一年没有拿下来,那我就要和她分别一年么?

我思索着要不要趁现在空闲给他去个电话的时候,伦哥带着陆峰从花街里走了出来,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花街还真让陆峰给拿下来了,那狐狸呢?

两人走到出租车跟前,陆峰爽朗的冲我一笑,指了指花街说,还真得谢谢三哥帮我物色到这么好的地方,你说的不错,这地方如果加以建设的话,将来绝对可以成为第二个不夜城。

“峰哥,你难道没受到什么阻碍吗?就这么顺顺利利的占领下花街?”我从车里下来,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笑容问他。

陆峰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也不是太顺当,之前有个叫狐狸的小伙儿。非要和我单挑,争夺这条街,结果让阿鹤揍了个半死,那小子人还不错,回头介绍你们认识,最近正跟我聊一些有意思的买卖,你要不要掺一股?

我干笑着摆手说,那倒不用,我目前事情比较多,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儿想求你帮忙的。

然后我把武藏的事情和陆峰简单说了一遍,陆峰很爽快,直接点头答应了。

返回洗浴中心的路上。胡金不屑的说,狐狸也是够没种的,打不过谁就加入谁,之前是咱们,现在换陆峰。

我摇摇头说,错了。这正说明狐狸的聪明,单挑不过对方,说明对方的单兵能力比他强,群挑不过,说明对方的整体实力也比他强,用一个各方面都比他强的人作挡箭牌。你不觉得他其实才是真正的赢家么?

胡金和伦哥这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总觉得刚才要干什么的,结果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冲着胡金问,金哥刚才陆峰出来之前,我打算干嘛来着?

胡金白了我一眼说,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哪知道你要干啥。

回洗浴中心之前,我们又到路边摊上一个人整了碗板面,顺便研究了下这一两天就准备开业的事情,眼下每天都在开销,四五十号人的吃喝拉撒睡不是笔小数字,全都是指着崇州市那边打钱,略微有点入不敷出的感觉,再继续这么浪下去,我怕把“王者”都得给拖垮。

回到洗浴中心,我看到卷帘门拉开一半,留下个只能容一人进去的小空当。疑惑的问他俩,刚才你们没有通知兄弟们走的时候,把门锁上么?

伦哥皱着眉头说,我特意给王瓅说了一声啊,是不是他给搞忘了。

胡金比划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地面。我看到白净的地板上竟然有一行血滴,延伸进洗浴中心里面,胡金点点头,轻轻的将卷帘门推上去,摸出腰后的匕首,蹑手蹑脚的猫腰走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