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 中国好男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仨一块往回慢悠悠的走,边走我边和他俩聊了聊那个变态阎王的事情。

听到我说他实力和胡金有一拼,我大金哥瞬间不服气了,挽起胳膊冷哼,改天我一定要见识见识那个娘炮到底有多恨,敢叫阎王,老子让他见阎王去!

瞅胡金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我好笑的摇摇头,问伦哥:家里那位小祖宗怎么样了?咱们应该使个啥法子把她撵走啊?

伦哥无奈的摇摇头说,安佳蓓看架势是不打算走了,白天特意给自己收拾了一间屋子,又是铺墙纸,又是买摆设的,真当成自己闺房设计了,这贼是你引进来的。到时候还得你自己想办法安排。

我同意苦恼的抓了抓头皮说,等她彻底好利索了,再说吧,咱们就当是送佛送到西呗,人都已经救了。也不差她蹭吃蹭喝几天。

走回洗浴中心,我先是惯性回头望了眼“武藏会所”,看到他们的卷帘门都拉下来了,靠近街边的几扇窗户玻璃也被人给砸烂了,卷帘门上被人拿泼了红油漆,星星点点的看着就让人恶心,我疑惑的问他俩,你们搞的?

两人一齐摇摇头,伦哥坏笑说,肯定不是了。傍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伙小青年,二话不说,冲进去就开砸,我听外面的人议论,说是武藏会所逼良为娼。把一个在校的女大学生弄进去当技师,然后女孩的对象找过来了,到底是真是假,那就不好说了。

“嗯,岛国人能干出来这种事儿,一点都不意外!今天听培训班的同事说,岛国还有儿子娶妈的新闻,那种卑劣的民族能做出什么事情,我都觉得再正常不过,武藏八成是受伤了,不然这几天也不会这么消停!”我冷笑着吐了口唾沫,条件反射的仰头看了眼我们的招牌,猛然间我停下了脚步。

刚才阎王和我的对话,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一闪而过,他说他之前在上海打工,电话号码是当时的公司一快儿办的,公司名字和我们洗浴有点像,我们的洗浴招牌现在叫“天门王者”,那是像“天门”还是像“王者”呢。

我赶忙掏出手机又给阎王拨打过去,不过这次那边响了好半天都没人接听。我火急火燎的冲着伦哥和胡金说,没猜错的话,天门来人了!

胡金只是眨巴了两下眼睛,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倒是伦哥机会蹦起来。惊愕的看向我问:“你刚才说啥?天门来人了?”

我犹豫的点点头说,还不能确定,只能明天当面再问问那个变态。

我把刚才阎王和我的通话简单复述了一遍。

伦哥吞了口唾沫说,难不成真来人了?阎王,我以前没听过这个人呐。

我没好气的说,我亲哥,你才认识天门几个人,不过是道听途说了个四爷罢了。

伦哥吧唧了两下嘴巴没吱声。

我兴奋的咧嘴笑着会所,你们说既然天门的人来了,是不是证明咱们要有大后台了?我记得当初文锦从崇州市那可是拉风到极点的人物。这个阎王看起来也是屌的一逼。

伦哥递给我一支烟说,三子别那么着急下结论,事情不到那一步,谁敢说到底是咋回事,我出去买饭,晚上吃烧鹅不?

“你买啥我吃啥,咱这个人不挑食!”我现在完全沉浸在喜悦当中,老话说的好“好事成双”,果然是这样,这头刚刚站稳胜利大街,那边天门的人已经来和我街头了,当初宋康就说过,如果我能侥幸活过年,他就引荐我进天门,看来哥的幸福日子终于来敲门咯。

我和胡金一块走进洗浴中心里。我瞅了一眼内部装修说,金哥明天再安排人重新粉刷一遍墙壁,咱们就打算开业吧,这么多张嘴巴等着吃饭呢,不能老指望崇州那边给咱打钱花。

回到二楼的休息大厅。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女孩子身上香香的味道,安佳蓓侧着半个身子倚靠在按摩床上看电视,旁边放着一大桶爆米花,一边看电视安佳蓓一边拿起旁边的手纸抹一把眼泪,见到我们进来,她一脸窘态的坐起来。

我瞟了一眼电视屏幕说,你能看懂韩语啊?

安佳蓓撇撇嘴嘟囔,有什么稀奇的,我本来就是朝鲜人。

“敢情你这种冷艳的杀手也看偶像剧?”我好笑的坐到她旁边,随手抓了一把她的爆米花塞到嘴里,不屑的吐槽,每次看韩国的偶像剧,我都觉得生活在中国很幸福,在他们大韩民国想搞个对象太难了,男主女主不是白血病。就是心脏病,要不然就是车祸或者天灾,从第一集开始搞对象,好到八十集还没上床,咱换个台呗。看新闻联播,每次看新闻联通我都觉得咱们的生活比蜜甜。

“不换。”安佳蓓抓起遥控器就塞到了自己怀里,挑衅的朝我昂着下巴颏,有能耐你自己来拿啊!

我尴尬的耸了耸鼻子,猛地把手伸进她领口,将遥控器给夺了出来,冲着她挑了挑眉头说,不带惯你毛病!大哥从来不是啥正人君子,不信你下次把遥控器塞进裤头里试试。

安佳蓓羞臊着推了我一把,一瘸一拐的走回自己房间。

胡金朝我翘起大拇指夸赞,畜生变人千万年,人变畜生一瞬间!小三爷,你再次刷新了我对无耻这个词的认知。

我翻了翻白眼说,拉倒吧,她里面套了件棉坎肩。不然你以为我吃了豹子胆,敢把手伸进去,话说金哥,你能干的过她不?

胡金猥琐的搓了搓鼻子问,哪种干?

我吐了口浊气说,看来以后,你真得跟我少接触了!你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金子了!我意思是你能打得过她不?

胡金摇摇头说,不知道!说实话我和她接触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都没察觉到她会不会功夫,她太会伪装了。

一边说话。胡金一边从旁边拿出个塑料袋,袋子里装了几捧毛巾和毛衣针,冲着我说羞涩的一笑说,我去找蓓蓓学艺了,她答应教我织毛衣。

“噗..”我直接笑喷了。冲着他问,干啥?你要给自己织条毛裤衩啊?

“滚,你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这不是寻思给你嫂子织个护腕嘛,她一到天冷手脖子就疼的要死!”胡金提溜着塑料袋,逃也似的站起来往包房的方向跑。

“中国好男人!金哥我觉得你用自己的腿毛织出来的护腕应该更贴心。”我扯着嗓门朝胡金调侃。

胡金被我刺激的差点摔倒。踉踉跄跄的推开安佳蓓的房间门。

空荡荡的大厅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百无聊赖的从怀里掏出“协警行为操守”那本小书,又研究了一会儿,实在看不进去,脑子又乱的不行,一会儿想想天门的人来了,一会儿又想想,拿下胜利大街,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孔家的人答应瓜爷三个月内不会难为我,那三个月以后呢,我又应该何去何从。

猛不丁我想起来陆峰,陆峰是文锦的门徒,也算是天门的人,他应该懂这里面的条条框框。给他打个电话探探口风吧,我刚拿起手机准备拨号,就看到苏菲给我打了六七个电话,这才想起来之前上课,我把电话调成静音的了。赶忙给苏菲回了过去。

苏菲那头没让我久等,气呼呼的问,你干嘛呢?给你电话三遍五遍的不听,忙就不能给我发条信息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重要吗?

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我就被她给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火气也“腾”一下蹿了起来,冲着她说,我昨晚上不是就告诉你,今天要到派出所去培训么?电话静音了,没听到!

“你什么态度?”苏菲一下怒了。

我寻思再继续僵持下去,我俩肯定得闹起来,耐着性子说了句:“算了,我不想吵架,大家都冷静冷静吧!”

我刚挂掉手机还不到五秒钟,苏菲紧跟着又打了过来,我估摸着她应该还是想骂我,干脆把手机扔到床上,跑到楼下去买烟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