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 有身孕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段时间没见到苏菲,她好像有些发福了,脸庞也变得肉乎乎的,身上穿的衣服又大又土气,一点都不符合她过去的打扮,不过我眼下没时间去思索这些,只想着怎么尽快哄好她,连忙指了指安佳蓓的屁股说,媳妇你看,我没有瞎说吧,她是真的受伤了。

苏菲看都没看安佳蓓的身后,只是冷冷的盯着我问,你不是告诉我白天要到派出所去培训的么?我打电话你没时间接,却有时间在这里当好人?赵成虎,你到底有没有心?

我抽了抽鼻子,伸手拽住苏菲的胳膊说,媳妇你听我解释,事情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苏菲脸上不挂一丝表情的沉笑。是我想的复杂,还是你做的复杂?一边告诉我,忙到不可开交,忙到没时间给我打电话发信息,一边却有闲情雅致的在这儿伺候小祖宗?呵呵,真是你的小祖宗。

安佳蓓连忙解释。菲姐事情真的不是你想那样的,如果给你们造成了什么误会,我道歉可以吗?

苏菲瞟了一眼安佳蓓冷哼,道歉?如果你真的觉得心里有愧疚就不会大老远从崇州跑到石市来纠缠他,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来找邓华,结果我发现自己真的太天真了。呵呵..还有,我和我老公说话,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记住,我不想下台,你永远没机会上位!

说罢话,苏菲一把甩开我的胳膊,从胡金的手里夺过来行李箱,拖着就往外面走,我上手去拉她,她咬牙切齿的瞪着我低吼,别碰我,我嫌你脏!

“媳妇。你能不能给我五分钟时间,让我说清楚..”我焦急的想要解释。

苏菲长舒一口气,伸手想要掰开我的手指头,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说,什么也别和我说了,这里凉了,冰凉冰凉的,你前几天说的对,咱们确实应该都冷静冷静了,一直以来你我都给对方编制了一场梦,以为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其实只是以为,成虎我们都需要时间考虑清楚,这段缘分还要不要继续。

听到她的话,我心好像针扎一样的难受,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说:“你以前都喊我三三的。”

“你刚才说了,那是以前,以前我还以为你会单纯的只喜欢我一个人,永远都不会背叛!”苏菲很用力的掰开我的指头,拖起行李箱冲出洗浴中心。

我赶忙从后面撵她,又急又恼的大声嚷嚷,我没有背叛,除了你以外,我真对没有任何女人都没上过心。骗你我是王八蛋!

苏菲回过头看向我,嘲弄的点点头:是啊!确实没上过心,只是上过床吧?还有你就是个王八蛋,过去是陈圆圆,中间还和林小梦纠缠不清,之后又出来个江小燕。我一直都强迫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你倒是适可而止啊,别跟我说你们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的话一个女人会贴心贴肺的对你好吗?

我犟嘴说,我和她们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苏菲嘴角挂着笑容,眼里却淌着泪水的朝我声嘶力竭的大吼:你知道为什么这次赵杰没有为难王者和你那帮兄弟吗?一个是因为我成了他的干儿女,再有就是因为江小燕,江小燕做了崇州市二把手的夫人,堂堂的副市长夫人,江小燕你不会陌生吧?前阵子她亲自带着崇州市的二把手,给你们新开的健身中心剪彩,我们聊了很久。

“媳妇。你相信我可以不?”我觉得自己真的快被她逼的词穷了。

苏菲点点头说,信!一直以来你说什么我信什么,我替你和我编制了一个美的不能再美的谎言,每一次我想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家三三不是不爱我,他只是太忙了,他肯定会带我到江南水乡去,肯定会和我白头偕到老,可是现在呢,你用实际行动,戳破了我的梦境,我想咱们确实应该冷静一下了。

我可怜兮兮的攥住她的手哀求,媳妇你别走。

“松开我。”苏菲冷眼瞟动,我用力的摇摇头说,不松!

“我让你松开!”苏菲顿时暴怒了,拼命挣扎起来,一脚狠狠的跺在我的鞋面上。疼的我闷哼一声,紧跟着她一把推在我胸口,结果我没被推开,她自己反而脚脖子一崴,从洗浴前面的台阶上滚了下去,还好只是两节台阶。冬天穿的也厚,应该没什么大事。

苏菲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我以为她是摔疼了,赶忙跑过去。

行李箱也给摔开了,箱子里除了几件她的换洗的衣服外,竟然全都是手工纳的那种鞋垫,“龙凤呈祥,百鸟朝凤”什么样的花形都有,足足能有二三十双,看尺码的话,应该都是我穿的,我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刺了一下。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跑过去想要扶起来她:“媳妇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和任何女人有来往了。”

“不要碰我,我疼..”苏菲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脸色白得有些吓人,凌乱的头发遮挡住脸颊,豆大的汗珠子往外淌落,我赶忙轻声问她,是不是碰到骨头了?

苏菲看起来很痛苦,上气不接下气的摆手:“肚子,肚子疼..”

“卧槽,这是咋回事啊?”胡金和伦哥急急忙忙的从店里跑出来,看到苏菲坐在地上,胡金恼怒的一巴掌推开我,指着我鼻子骂,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动手打女人老子就不说你什么了,可菲菲这种状态,你他妈也下的去手啊!

苏菲喘着粗气替我解释,不是他打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我没事...

胡金没好气的撞开我,招呼伦哥帮着一块把苏菲从地上搀扶起来,伦哥一路小跑的去街边拦车,我看到苏菲白色牛仔裤的屁股后面沾染了一大片血迹。赶忙凑过去问,媳妇你到底怎么了?

苏菲疼的顾不上回应我,胡金压根就没搭理我,紧跟着伦哥喊过来一辆出租车,两人小心翼翼的把苏菲搀进车里面,我站在一边呆滞的望着他们。坐进车里以后,胡金冲着我破口大骂,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上车啊!

我赶忙挤进车里,坐在苏菲摆摆手,指着地上散落的行李箱说,鞋垫,那些是我给三三纳的鞋垫。

“你们快上医院吧,我来收拾!”安佳蓓一瘸一拐的跑过来。

我握住苏菲的手,一个劲地赔礼道歉,媳妇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苏菲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脑袋倚靠在我的肩头什么都没说,眼睛已经微微闭上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想理我还是累了,也不敢再多言语,干脆握住她的手,就那么紧紧的攥住。

很快到了医院,眼看着苏菲被推进急诊室里。我内疚的又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蹲在地上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胡金和伦哥靠在我旁边,伦哥拍了拍我肩膀安抚,胡金摇摇头说,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损伤,你就是扇烂自己那张脸。也于事无补!

“什么?孩子!我的?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猛地站了起来。

胡金怒不可遏的一肘子撞在我小腹上破口大骂骂,你说这话就他妈欠打,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你是在怀疑菲菲吗?老子好几次想和你说,你给我机会说了吗?自己的媳妇自己不关系,难不成你还指望别人提醒?有心没有?

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傻傻的坐着,终于想明白那么爱美的苏菲为什么会穿一件那么大的羽绒服来见我。原来不是衣服厚,而是因为她有了身孕,我眼神涣散无神的喃喃,她怀孕多久了?

胡金深呼吸一口,蹲在我旁边说,看情形的话应该有三四个月了吧。我也是前阵子听她打电话抱怨的时候才知道,之前我就想告诉你的,可你总没时间听,后来菲菲也不让我说,说是怕你分心,不想捆绑住你的手脚。等你自己什么时候混累了,她再告诉你,小三爷你别怪哥哥刚才跟你发火,我知道你不容易,菲菲是个女人,她更加不易...

“嗯。”我不知道应该再往下说什么。眼泪控制不住的淌落下来。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无声的掉眼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过,最后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的往外泛滥,我甚至都不敢抬头看急诊室的灯,像个孩子一般蜷缩在地上,两只胳膊抱住自己,一个劲地喃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谁是病人家属?过来签个字!”这个时候一个女医生从急诊室里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我!我是!”我慌忙爬起来问她,大夫,我媳妇现在怎么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