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 孩子和责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医生耷拉着张扑克脸,将一张通知单递给我说:病人的身体暂且无大碍,但是她的情绪波动太厉害了,如果你想要她们母子平安的话,以后就不要再刺激她了。

“谢谢大夫!”我忙不迭的直点脑袋。

医生斜楞眼睛瞟了瞟我说,真不懂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一个个才多点大,就那么着急的想当爹妈,生孩子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意味着责任,还有赚钱养家。

“我明白,太感谢您了..”我尴尬的笑了笑。

二十多分钟后,护士推着苏菲从急诊室里面出来,我特意要了一个单间,估计是连天坐火车累着了。苏菲陷入沉沉的昏睡,我坐在她床边,一只手攥着她的玉掌,一只手轻轻抚摸她微微突起的小腹,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我总觉得自己一个人从外面拼搏又累又苦。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苏菲其实比我更委屈,全心全意的为了我,什么苦都不愿意说,我却连一枚结婚最基本的戒指都没有送给她,甚至没有给她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要知道在我们那种小地方,未婚先孕肯定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即便我是王者的龙头,苏菲是我的女人,肯定也免不了被人背后乱嚼舌根子,这其中她受了多少大的压力。

伦哥和胡金分别拍了拍我肩膀头,伦哥出声说,三子你就好好的从医院陪陪弟妹吧,我俩去准备点营养品,其他事情都不用担心,天塌不了,有俩哥哥替你顶着呢。

“嗯,谢了哥。”我感激的笑了笑。

他们两个静悄悄的离开病房,我凝望着苏菲那张精致的脸庞,将近小半年没见,苏菲的脸变圆了,刚才听医生说,这不是胖了,而是水肿,一些体制不太好的孕妇都会出现的问题。

医生刚刚告诉我,在急诊室里,苏菲一直攥着她的手哀求,孩子不会有事吧?让她心里很感动。

苏菲现在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宁愿身体走样,皮肤松弛也非要生下这个孩子,足以证明我对她的重要,这样的姑娘要是弄丢了,哪怕是打着灯笼也不好找了。

我轻轻的抚摸着苏菲的脸颊,柔声说:傻媳妇,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得告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了,我的肩膀虽然不够宽广,但是足够为你挡风遮雨。

苏菲眼睛紧闭着,根本不可能听到我说话,我就像个精神病人似的。攥着她的手碎碎念的嘟囔,一直到两个多小时以后,苏菲猛然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摸肚子,焦急的问我,孩子怎么样了?

我温柔的把她按躺下,摇摇头说,都安然无恙,医生说了,你不能受太大的刺激。听我的,再休息休息。

苏菲抿着嘴唇看向我,好半天后才吱声,我不会拿孩子做要挟的,如果你对我没感情了,咱们随时可以分手,孩子不需要你管,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养活成人,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我白了她一眼说,又闹小脾气是不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可有我一半功劳,你不能说剥夺就剥夺了吧?别一天天老跟我急赤白脸的,咱们好好的行不?

苏菲瞪着一双好看的眸子娇怒,吼你怎么了?跟你闹脾气又怎么了?你自己想想你干的那些事情吧?如果不是因为我行动不方便。我真想狠狠的掴你两个大嘴巴子。

“哎我去,我这暴脾气,你信不信老子立马给你跪下,怎么求都不带起来的?跪到天荒地老!别以为大哥跟你闹笑呢!”我挽了挽胳膊,装的凶神恶煞的调侃她。后背已经佝偻下去,就等着她摇头,我直接“噗通”一声给她跪下。

“你就长了一张好嘴!”苏菲“噗嗤”一下被逗笑了,看到她高兴了,我赶忙往上凑,媳妇你想吃啥?我马上去给你准备。

“吃屁!气都让你气饱了!哼..”苏菲故意把脑袋转到别处,看起来余怒未消的样子。

我抓了抓后脑勺耍贱,想吃屁啊?这个有难度,我找个塑料袋去厕所等着,看看谁要放。我买他的行不?

苏菲再次被我逗笑,我趁机握住她的手,从她手背上轻轻的吻了一口,道歉说:“媳妇,我错了!保证以后再也不忽视你了。”

“谁信你谁傻蛋,算了,我就是个大傻蛋!”苏菲撇了撇嘴巴。

我们俩正说说闹闹的时候,病房门开了,安佳蓓一瘸一拐的拎着一个保温桶从外面走进来,满脸内疚的冲着苏菲鞠躬。菲姐对不起,给你们两口子找这么大的麻烦,我炖了点乌鸡汤,你趁热喝了吧。

生怕苏菲瞅着安佳蓓会发火,我赶忙冲她眨巴眼睛,示意她赶快走人。

苏菲瞅了我一眼骂,使什么眼色呢?我不瞎!蓓蓓,你快坐下吧,刚才我对你发火确实是我着急了,你也别往心里去,我是冲三三这个死人的,咱们姐妹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更不可能对不起我,我就是怕三三这个混蛋受不住寂寞。

安佳蓓干笑着坐到旁边。朝着苏菲摆摆手说,菲姐您别这么说,三哥对你一直都挺忠诚的。

“啧啧啧,看出来你们感情好了,现在你这丫头胳膊肘都开始往外拐了。”苏菲爬起来身子,玩笑似的轻轻推了推安佳蓓的脑袋,她还不知道安佳蓓有“脱北者”的身份,从她的心目当中,估计一直都把安佳蓓当作曾经在我们场子帮忙的那个小丫头。

女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几分钟前可能还喊打喊杀的恨不得捏死对方,几分钟以后就变得和好如初,亲如姐妹,或许她们和男人只是外观长得相像,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

我从旁边吐了吐舌头说,媳妇你看。我没扒瞎吧?群众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有你什么事儿?老娘想吃香蕉,现在,马上就要吃到嘴里!”苏菲瞥了我一眼,不耐烦的招招手。

我贱嗖嗖的鞠躬,得令!小主稍等。

然后一溜小跑的蹿出病房。医院的正门口就有一家水果摊,我一边走一边臭屁的寻思,果然不愧是我媳妇,苏菲的情商就是高,这招以退为进。整的安佳蓓丁点脾气都没有,表面看起来她已经不计前嫌,实际上是隐晦的警告她,咱俩都是姐妹了,你要是再勾引我男人。那不是臭不要脸嘛。

高,实在是高!想通这一点,我不禁都为苏菲翘起大拇指,不经意间又学会一招。

我正从医院门口挑水果的时候,后背猛地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一看竟然是阎王,那个自称来自天门,却和我一样当协警的家伙,见到他,我顿时笑了。乐呵呵的打招呼,巧了!你也没去培训啊?

阎王穿着一身我们协警的作训服,朝着我耸了耸肩膀说,别提了!下午两个正式警察带着我们实习,绕着车站的几条大马路逛了好几圈,我腿都快跑细了,对了,你在医院干嘛的?

我想了想后随口编了句瞎话说,我小妈住院了,这不买点东西去看看嘛,你呢?

阎王打了个哈欠说,一个姐姐刚才在里面住院,咱回头聊吧。

我摆摆手跟他道别,望着这家伙的背影,我小声嘀咕,长得确实帅,比王兴还有样。

从水果摊上买好水果后,我又到附近的小卖铺里买了点手纸、牙刷之类的洗漱用具,本来琢磨着买包烟抽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医生之前说,喝酒抽烟都影响孩子的发育,硬生生的憋住了这个念头。

我回到病房,苏菲和安佳蓓还在聊天,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果篮,还有一束香喷喷的康乃馨,我疑惑冲着苏菲问,金哥他们回来了?刚才也没从门口碰上啊,还别说,这俩老光棍挺有情调的嘛,哈哈!

安佳蓓摇摇头说,不是的!这些东西是个年轻小伙子送过来的,把东西放下以后,他二话没说,直接就走了,我们还以为是你安排人送的呢。

“会不会送错了!”我摇摇头,提溜了两下手里的塑料袋说,这医院附近也没用花店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