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 你是我的太子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个人稍微有点封建迷信,瞟了眼床头柜上的果篮和鲜花,想了想说,既然不是咱们的,那还是扔出去吧,医院里的东西不能随便要的。

苏菲摇摇头说,只是一束花而已,放在屋子里还能美化环境,又不能怎么样,你要是怕果篮不干净,那就扔掉吧,对了!我哥估计晚上就到了。

“啊?他来干嘛?”我惊愕的问,提起苏天浩这个冤家我就脑袋大,这家伙不光战斗力强悍,身份也牛叉的不得了,既是什么禁毒处的,还是苏菲的亲哥,属于扇我左脸。我还得乐呵呵的把右脸伸过去,问问人家手疼不疼的狠角儿。

苏菲斜视着我说,当然是来保护我!听说我受委屈了,过去揍你。

我哭丧着脸说,亲媳妇啊,你这不是跟我闹么?他揍我。我肯定是往死里干,到时候我要是被打折个胳膊或者打折条腿,你以后可咋办?

苏菲吐了吐舌头说,不怕!我现在有宝宝了,我们娘俩可以相依为命,逗你的。看把你吓得吧,我哥只是工作调动,顺道来看看你和我。

“看来我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了,现在已经是第三名了!”我讨好的狂点两下脑袋。

苏菲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望向我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无所谓啊,男孩女孩都行。”我很随意的回答,说真话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到现在都还没做好当爹的准备,感觉一切都好像是场梦一样。

苏菲哀怨的叹了口气说,你现在对我已经冷淡到了这种程度,生男生女都无所谓。

我赶忙拍着胸脯纠正说,我的意思是男孩女孩都一样,如果生男孩,我们爷俩保护你;如果是女孩,我保护你们娘俩!

安佳蓓从旁边杵着也觉得怪尴尬的,咳嗽两声说,那菲姐你先好好休息吧,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给我打电话,一般家常菜我都能做的了!我就不打搅了。

苏菲赶忙喊住她说,你身上不是也有伤么?别来回跑了,就在医院给我陪床,做个伴吧,等我身体稳定下来,咱们再一块回去,指望三三这种粗心大意的家伙,我估计自己能气死。

安佳蓓询问似的望向我,我是真不敢再跟她挤眉弄眼了,干脆落落大方的说,那就辛苦你了,毕竟有些事情我不太合适,你们女孩子在一起方便的多。

说着话我就想起来上次背着安佳蓓上厕所的事情,不由老脸一尬,抽了抽鼻子说:我去洗水果了。

“赵三子!”苏菲猛然喊了我一声。

“啥?”我迷惑的回过去脑袋。

苏菲莞尔一笑。伸手轻轻拢了拢自己的碎发朝我摇摇头,温柔的说,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和我交代的?刚才蓓蓓可是都和我说清楚了,你现在告诉我的话,我既往不咎。

我不漏痕迹的瞄了一眼安佳蓓,安佳蓓满脸的欲言又止。瞧架势苏菲肯定是在诈我,我想她也不可能把我背着她上厕所的事情说出去,赶忙摇摇头无辜的说,交代什么?我就今天上午背着她去了一趟诊所,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安佳蓓站起来说,三哥你和菲姐先聊着吧,我去洗水果,刚好透口气。

等她离开以后,苏菲冲我无限魅惑的勾了勾手指头,声音娇柔的说,三三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立马像是猪哥一般屁颠屁颠趴了过去。脑袋刚凑到苏菲的脸跟前,就被一把给揪住了耳朵,苏菲轻哼说,赵三子,老娘警告你,以后给我离安佳蓓远一点,确切的说是所有女人都远一点,这次我看在宝宝的份上原谅了你,如果你敢有下回,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我们。

我双手合十的哀嚎:“媳妇,我看你不是都和她称姐道妹了嘛,大家都是朋友...”

苏菲柳眉倒竖,冲着我娇喝,我说话是不是不好用?要是不好用,我现在就走!

“好使,必须好使!你现在是我亲妈,妈您消消火。”我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

没多会儿,安佳蓓端着水果回来了。胡金和伦哥也带了一大堆好吃的进屋,我们像是一家人似的围坐在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伦哥还时不时的讲几个荤段子把大家逗的捧腹大笑,所有人表现的都其乐融融的,唯独安佳蓓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吃罢饭。我借口出去扔垃圾,冲安佳蓓使了个眼色,我俩走到楼道口,安佳蓓不解的问我,三哥找我有事么?

我笑着说,没事儿,我就是想替菲菲给你道个歉,她这个人脾气大大咧咧的,你别放在心上,要是有啥不痛快的,你就冲着我来,千万可别难为她哈。

安佳蓓叹了口气说。三哥你想多了,我不是冷血动物,朋友和亲人还是能分得清楚的,别说菲姐只是骂了我几句,她就算扇我几巴掌,我也带和她生气的,毕竟确实是我错在前,明明知道你们...算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安佳蓓好像挺害怕和我独处的,想想这样也不错。刚好可以在不伤感情的基础下划清我们的关系,如果她真能和苏菲实心实意的处朋友,说不准还可以保护她,毕竟我们现在身处石市,鬼组、孔家随时都有可能虎视眈眈的躲在暗处。

等安佳蓓进屋以后,我习惯性的伸手摸向口袋,打算抽根烟,这次想起来刚才没有买烟,胡金和伦哥两人也从屋里出来,胡金乐呵呵的说,皆大欢喜了?以后你丫耐心好点,让人把话说完,就不会搞这么大的乌龙出来。

我没好气的说,下次再有这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你敢不敢前面加上苏菲俩字的后缀,对了,凭啥我媳妇怀孕的事情,你比我先知道呢?

胡金撇撇嘴说。你这样问,整的老子很尴尬,这事儿基本上所有兄弟都知道了,刚开始时候是我想告诉你,你没功夫听,后来菲菲不让我说了,不信你问阿伦。

阿伦坏笑着递给我一支烟说,三子,别的事儿你能怀疑,这事儿你特么要是敢瞎咧咧,菲菲不骂你,我都得大耳光子抽你,贪上这样的媳妇,不定是你家祖上烧了多少高香,好好的珍惜她吧,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老人健康,家人开心更重要的。

我摆摆手拒绝他的香烟,低声说。戒了,伦哥你刚才说到正题上来了,要不咱们撤吧,石市的水太深了,我怕自己真淹死在里面,尤其是这段时间武藏让安佳蓓吓得不敢露面。我更觉得狗逼肯定在酝酿什么,他当初可是指着我脑门子说来报仇的,不可能就放个屁,屎星子都不往外嘣吧?

“你可真他娘够恶心的!”伦哥白了我一眼,和胡金一块点点头说,你说撤咱们就撤。你说战,我俩就招呼兄弟拎刀,这些都在你。

我长舒一口气说,撤吧!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咱们回崇州安安生生的当个土皇帝不比从外面受这份洋罪强,哥。你明天到车市去买两辆霸道点的车,等菲菲调理几天,咱们就打道回府!

“稳妥!”两人一起比划了个OK的手势。

我们仨从外面絮絮叨叨的聊了半天,安佳蓓出门喊我,三哥,菲姐叫你呢。

我赶忙一溜小跑冲进了病房,伦哥和胡金相视一笑,两人往楼下走去。

苏菲懒洋洋的倚靠在床头说,三三,我想洗脚,坐一天的火车,脚都有味了。你能不能帮我?

我二话没说,赶忙抓起脸盆跑到水房打了点热水,完事就蹲在苏菲的面前,把她脚放到脸盆了,轻轻的摩挲,苏菲开心的问我,让你一个堂堂的社会大哥给我洗脚,你心里是不是骂死我了。

我诚心实意的摇摇头说,没有啊,给自己媳妇洗脚有啥丢人的,你没听过那句话嘛,把老婆当公主,你就是王子,把老婆当皇后,你就是皇帝,你把老婆当保姆,你就是保安,你把老婆当傻瓜,你就是山炮!聪明的男人会把自己喜欢的女人宠得无法无天,让别的男人都接受不了,只有二逼的男人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尽委屈,最终变成别人的女人。

“那我是你的啥?”苏菲俯下身子,娇笑着问我。

“你是我的小太子奶!”我邪恶的瞟向她的胸口,猛不丁咽了口唾沫说,现在应该改成大太子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