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 不翼而飞/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问我,那派出所的传唤怎么办?直接无视掉么?

我心一横,咬着嘴唇说,嗯,不用理会他们,咱今天就离开石市,只要回到崇州,那就天高任鸟飞,怎么着也能轻松处理掉。

伦哥和胡金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去。我赶忙又喊住他俩交代,让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也分批离开,不要整的太显眼了,既然有人想要故意把咱们留在石市,那就说明对方肯定时刻躲在暗处监督咱。

说罢话,我又从病房的门口仔仔细细的排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摄像头或者监听器之类的玩意儿,回到病房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冲着苏菲说,媳妇要不咱们今晚上就回崇州去吧?我有点想我爸和那帮损犊子们了。

苏菲倒是没有任何怀疑,乖巧的点点头说,我听你的!对了,你回去以后去给我干爸拜个晚年吧,虽然他过去做的确实不对,不过现在对我和“王者”都挺好的。毕竟谁都没有个猪油蒙了心的时候,而且我既然认他当干爸了,礼尚往来总归是要有的。

“嗯,我一定祝他晚年快乐!”我瞥了瞥眉头,提起赵杰那个王八蛋我就一肚子火。几次差点把我整死,如果不是实在干不过他,我真想给拿我四十二码的皮鞋狠狠的盖在他脸上。

我侧头看了一眼安佳蓓,出于礼貌的问了句,蓓蓓你呢?是和我们一起回崇州还是继续留在石市?

安佳蓓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是呆在石市吧,这边更方便我打听我义父的动向。

我也没多想什么,点了点头说,那成!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直接到崇州找我,或者给我和菲菲打电话都没问题,大家都是朋友,不需要太生分了。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之前替苏菲诊断的那个女医生,推门走了进来,冲着我说,带你媳妇再到彩超室一趟,我们需要再重新确诊一遍。

“早上不是刚复查过吗?”我疑惑的问。

女医生拿着之前那张彩票单子说,我们发现你媳妇的子宫处有一小片阴影,院方害怕是囊肿之类的东西会影响胎儿发育,我是善意的提醒你们,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

其实我压根听不懂她说的是啥意思,但一听会影响孩子发育,就不敢有半点马虎了,赶忙点点头。搀扶住苏菲起身往彩超室的方向走,把苏菲扶进屋子,我刚打算也进去的时候,医生拦住了我,冲我摇摇头说。这次我们需要精心的排查,你在场不太方便。

苏菲也朝我摇摇头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苏菲被带进了彩超室,我和安佳蓓呆在门口等候,我有些焦心的时不时往屋里看一眼,其实隔着那种特制的玻璃,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是啥情况,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扫两眼,心跳的特别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安佳蓓看我脸色不对。低声说,放心吧三哥,就算是囊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发达,肯定有办法根治的,你别上火,我去帮你倒杯水喝。

我闷着脑袋没有吱声,有时候真是事赶事,越是着急想要离开石市,越是事情连连,我烦躁的蹲在外面,想要抽颗烟,却发现兜里空荡荡的,苏菲进去都快五六分钟了,仍旧没有半点动静。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推门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正烦躁的不行的时候,突然一大堆人呜狼嚎疯的举着条幅把彩超室前面的“化验科”给围了,一大堆看上去就是农村的老娘们盘腿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喊,说什么“放射科草菅人命。用有艾滋病的针管给人抽血”。

周围人越聚越多,不一会儿就把走廊里给堵的严严实实,本身“彩超室”门前是空荡荡,不多会儿也站满了人,害怕这些人会冲动的闯进屋里,影响到苏菲检查,我赶忙拿自己身子挡在彩超室的门口。

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化验科里出来,当时就被那群人给围住了,刚开始的时候双方还据理力争,谁知道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好多围观的人把医生打的满脸是血,可是情况并没有遏制住,反而愈演愈烈,最后医院的保安,派出所的警察也来了。本身就拥挤的走廊里更是人满为患。

接着警察和保安开始往外逮人,两个保安揪住我的衣领往外拽,我赶忙解释,我和这些人不是一伙的,可对方压根不听我解释,记得我直接一拳头怼在一个保安的脸上,这下可是彻底捅了马蜂窝,十多个保安全都冲我扑了上来。

最后硬按着我揪到了医院的保卫科里,磨磨唧唧的盘问了我好半天,半个多小时后才总算把我放出来,我拔腿就往彩超科的方向跑,跑过去的时候,彩超科的门已经开了,之前那个女医生正和两个护士在聊天。

我心急如焚的问她,我媳妇呢?

女医生比我还懵逼的说。刚才不是已经送回病房了吗,不是我说你,年轻人你也太大意了吧,怎么把别人的彩超单交到我们手里,耽搁了我们半天功夫。你媳妇没问题,母子平安..

我此刻哪有时间听她穷叨咕,掉转身子又往苏菲的病房跑,跑进病房里,我直接傻眼了,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傻愣愣的环视着房间半天,又拔腿往旁边的护士办公室跑。

我问护士,406的孕妇去哪了?

几个护士全都一头雾水的说。你早上不就已经办理出院手续了吗?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咒骂一声“二逼”,早上着急走,我提前就把出院手续给办好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苏菲可能去上厕所了,我又喘着粗气跑到走廊顶头的厕所门口。朝着里面喊叫:“菲菲,菲菲..”

叫了半天愣是没人答应,我这下是真的慌了,不死心的又跑回病房,结果在病房里看到安佳蓓。安佳蓓正提着一塑料吃的东西在收拾,她好奇的望着我,又看了看我身后说,菲姐呢?刚才我出去帮你们买了点路上的吃食,也不知道合不合菲姐的口。

“她没回来?”我急的都快哭了。

安佳蓓摇摇头说。没有啊!刚才我还到彩超室去找你们了。

“操!你刚才去哪了?说给我接热水,跑到哪了?是不是你把苏菲给藏起来了!”我怒气冲冲的瞪向安佳蓓。

安佳蓓无辜的摇摇头解释,我回来给你接热水,结果碰上一个人问路,就好心好意的替他带了下路。然后再回去的时候,彩超科的医生说,菲姐已经被送回来了,我回病房看到你们都没在屋里,还以为出去散步了,就顺手到小卖店给你们买了点路上的吃喝。

听到安佳蓓的话,我脑子当时就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喉头微甜,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身体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失落落魄的嘀咕,菲菲失踪了...

“三哥,你别着急,说不定是菲姐出去散步,或者买什么东西去了。要么就是什么人把他接走了,菲姐行动不方便,不可能走太远的,咱再耐心等等..”安佳蓓赶忙跑出来搀住我。

我“呼呼”喘着粗气,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说,会不会是她哥来了,她哥把她接走了?快,帮我给胡金和伦哥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到医院,我媳妇已经原谅我了,不可能不辞而别的..

我自己也赶忙拿出手机拨通王瓅的号码,让他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全部到医院集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