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 合气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估计以为我是心情不好,随口那么一讲,也很敷衍的点点头说,我随时都能教你,就怕你早上起不来床!

我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说:“不会的,这次我铁了心!下回再和苏天浩见面的时候,不说打的他满地找牙,起码让他付出点代价!操练我的时候,你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兵。该踹的踹,该打的打!”

胡金笑了笑说,等明天有功夫我去买个握力棒,你有空就握,对了!马洪涛让我转告你,不辞职的话,明天准时去报道!

“好!”我叹了口气回到房间,之前苏菲在的时候总嫌她麻烦,一会儿这事一会儿那事的,可当她真正离开后。我突然感觉无比的空虚,一个人坐在窗户头上,点燃一根烟。

本来我是想要把烟戒掉的,可苏菲告诉我不要戒,她说一个男人如果连烟都戒的掉,还有什么是戒不掉的,她害怕我有一天会连她也一起戒了,怀孕的女人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的苏菲少了一些女孩的羞涩,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知性美。说老实话让我更是欲罢不能,今天好几次都差点想和她那啥。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房间门被人轻轻推开了,安佳蓓探进来半个脑袋,古灵精怪的朝我眨巴两下眼睛。手中还捧着一杯热水,冲着我歪嘴笑着说,失眠了么三哥?要不要我陪你聊几句?

我望了一眼安佳蓓,没敢让她进屋,不然回头苏菲知道的话又得跟我闹腾,干笑说:“还好吧,我习惯晚上临睡前发会儿呆的,不用陪我唠嗑了,你身上不还有伤么?赶快去休息吧。”

安佳蓓推门走了进来,把水杯递给我说,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现在这种无力的感觉,想要把老婆孩子留在身边,但是有没有余力去保护她们,而且菲姐身上还有可能被种了毒,对吧?我其实现在也挺无奈的,我义父的势力发生了内讧,现在鸿图会所的人,对我都是爱答不理,我也不知道我义父现在到底怎么了?

“是啊,摊上这种破事真心特别无奈!你义父好歹还知道对手是谁。我特么都不清楚到底是谁要算计我,操特妈的,这顿憋屈!”我认同的点点头。

我刚说完话,就听到洗浴中心的门前“噼里啪啦”的一阵摔瓶子的声音,赶忙从窗户口往下看。结果见到七八个骑摩托车的青年,手里提溜着那种装满汽油的啤酒瓶砸在我们门前,接着点着火,一阵火焰“呼呼”的往上蹿,顺着洗浴中心门口的塑料广告牌往开蔓延。

“卧槽尼玛得,小逼崽子!”我扯开嗓门骂了一句,拔腿就往楼下跑。

听到我的咆哮声,胡金和伦哥也纷纷从屋里出来,我们仨一人拎起一把西瓜刀就冲了出去,外面的熊熊火焰燃烧的特别旺。一时间逼的我们出不去们门,外面那几个骑摩托的小青年得意洋洋的打着流氓哨,“哈哈”大笑的挑衅我们。

“卧槽尼奶奶的!”胡金把外套脱下来,罩在脑袋上,拎着刀就扑了出去,我慌忙回头朝着安佳蓓说,快打电话报警!

然后我和伦哥从一楼的洗浴里往外扯水管子,胡金已经和外面的人混打在一起,隔着跳跃的火苗根本看不清楚外面啥状况,我寻思不过是几个社会小流氓,以金哥的实力应该没啥问题。

我们费劲巴巴的将火焰扑街,跑出去的时候,外面的战斗仍旧在继续,胡金正和一个剃着大光头,脑袋正中心的地方纹了一只大蝎子的壮汉你来我往的单挑。周围那七八个小青年时不时的拎着武器骚扰一下。

看架势胡金好像根本不占便宜,反而是被那个光头压着打,此刻金哥的脑门上已经隐隐冒出一层的细汗,感觉他的速度好像也比平常慢上很多,一个恍神间。他被壮汉一拳头捣在了胸口,忍不住往后倒退几步。

“咋整?上不上?”伦哥低声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上,咱们上去就是给金哥添乱。

那个脑袋上纹着一只蝎子的家伙特别生猛,论功夫我觉得应该也就和胡金半斤八两。可是他身胚子大,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满身的肌肉疙瘩,寒冬腊月的天气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紧身的背心,打着打着我突然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那光头完全就是在戏耍胡金,胡金手里拎着西瓜刀,他是赤手空拳的应战。

胡金被他给砸了一拳头后,吐了口唾沫,三步并作两步的又抡着砍刀扑了上去,那光头看起来很笨拙,实际上反应速度异常的灵敏,经常是金哥刚一抬起胳膊,刀还没落下,他就灵巧的闪躲到旁边,伺机再给胡金来上一拳半脚。

旁边围聚的几个小青年,估摸也就二十啷当岁,这些家伙的手背上清一色都纹了一只红色的蝎子,感觉像是一个团体,这个时候打完电话的安佳蓓从洗浴里面走出来。冷眼看着两人的交战,轻声说:“岛国的合气道?金哥不是对手,我上去帮忙!”

说着话安佳蓓就弹了出去,娇喝一声,一脚踢向那个壮汉的裤裆。

正和胡金交手的壮汉两腿直接夹住了安佳蓓踢过去的腿,胳膊肘子往旁边一撇,将胡金给推了个趔趄,笑容满面的调侃:“我就喜欢和漂亮的小姐姐过招了!”说着话还上手摸了一把安佳蓓的下巴颏。

“找死!”安佳蓓暴怒,粉拳一闪,捣向了光头的眼窝。

光头灵巧的一低脑袋闪了过去。一胳膊往里一拐将安佳蓓给搂在了怀里,安佳蓓又急又羞,狠狠的一脚跺在光头的脚上,光头吃痛的闷哼一声,一把将安佳蓓给抛摔在地上。

安佳蓓和胡金并排站立。两人谁也没敢继续进攻,只是戒备的防守,生怕那孙子像条脱缰的野狗一样冲过来。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警笛声骤然响起,旁边的几个小青年催促:“稻草君,警察来了!”

光头壮汉邪恶的笑了笑,朝着胡金和安佳蓓摇摇头,大拇指朝下的讽刺说,你们实在太差了,难道中国的功夫只是用来表演的吗?

说罢话,光头和一帮小青年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等他们走远后。胡金止不住的咳嗽起来,蹲在地上“咳咳”的咳出一大口血来,安佳蓓屁股的地方也湿漉漉的,估计是刚才的激斗把她之前的伤口又给崩开了。

“金哥你没事吧?”我和伦哥赶忙搀起胡金。

胡金脸色苍白,摇了摇脑袋。刚打算说话“噗”的一下又喷出来一大片血迹,两眼往上一翻,直接昏厥过去。

“金哥应该是受伤,再加上被那家伙最后的嘲讽给气着了。”伦哥让我搀住胡金,他赶忙跑过去开车,才刚刚把车门给打开,从我们车里突然蹿出来一条黑影,一刀直愣愣的扎向伦哥,伦哥的反应绝对算快了,见实在躲不过去,直接身子往后一倒避开了,那条黑影没有继续进攻,速度特别快的蹿向街头。

我此刻搀扶着胡金,安佳蓓又受伤了,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追那家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溜走,伦哥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我们摆摆手喊,我没事!

他将车开过来,我们把胡金抬进去。安佳蓓帮忙掐了掐胡金的人中,胡金才缓缓苏醒过来,朝着我们苦笑,今天真是丢大人了,让那个光头像是戏弄猴子似的玩了一遍。

“不丢人,那家伙练的应该是岛国的合气道,而且还是个练了很长时间的高手。”安佳蓓屁股有伤,基本上是弓着腰站在车里面,特别的憋屈。

“看架势是鬼组人的报复来了!”我咬着嘴唇苦笑着摇摇头,还好今天把菲菲送走了,要不然的话,我估计咱们都拦不住他们冲进洗浴中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