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 好人好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人好事

孟老夫子说过,食色性也!

饶是马洪涛这种铁骨铮铮的硬汉子也逃不过美人这一关,如果他知道此刻自己恋恋不忘的这个“小表妹”竟然是曾经被自己开枪射中屁股的那个女杀手,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不管怎么说,成功的将马洪涛骗到洗浴中心去看门,大家的安全多少有了几分保障,撇开警察的身份不说,马洪涛的手上功夫也还是不错的,第一天报道很顺利,我被分到了巡逻组。就是跟着正式警察在胜利大街上巡逻。

因为距离火车站特别近,经常会碰上扒手,骗子之类的喽啰,我们的作用其实就是吓唬那些下九流,协警是份苦逼活。正式警察不愿意干的事情全都得我们这些协警去做,譬如站在街头维持行人和非机动车的秩序,或者是领导来了给人站个岗啥的,而且安全也没什么保障,就一身工作服,外加上一根警棍和一副手铐。

我们这组一共有六个人,除去带队的警察,还剩下五个协警,从早上八点半开始转悠,一直磨到晚上八点这才算下班,五个协警有两个和我是一批,还有两个是干了一段时间的老油条,正式警察带着我们例行公事的走了一圈后,就蜷缩进岗哨里看报纸玩手机去了,招呼一个老油条领着我们继续转悠。

这老油条叫李悦。长得胖乎乎的,鼻梁上戴副黑框眼镜,因为脾气比较好,大家都喊他“李二饼”,李二饼领着我们又来回溜达几圈后。随便找了家小商店钻了进去。

“大家想吃啥别客气哈,我请客!吃完东西咱们到网吧联网打游戏去。”李二饼很大方的招呼大家。

我笑嘻嘻的递给他一支烟问,李哥,咱们偷懒不怕上面逮着了?

李二饼大大咧咧的说,逮着也没啥,无非就是扣半天的工资和个人积分,咋地?你还真打算转成正式警察啊?别听上头那些条文规定的瞎忽悠,老子当三年协警了,从第一天开始就这么说的,每次有名额,还不够所长的小舅子、侄子们安排呢,老老实实的就当个协警,混一天是一天得了。

我听他这话,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老子带着满腔热情来镀金的,结果整个不能转正,那我特么还不如舒舒服服回去开洗浴呢,替他把烟点着问,那你这意思是就没办法转成正式警察了?

李二饼和几个同事“哈哈”大笑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公文说。有机会!这是咱们车站派出所的内部规定,哪个协警要是能在三个月内抓到一百个扒手,或者五十个诈骗犯,上面可以根据工作能力,破格录取。你看看自己有这个本事没。

“一百个扒手啊?这事儿倒是没啥难度,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怀疑。”我扫视了眼公文单子,小声嘀咕起来。

李二饼和几个同事看笑话似的拍了拍我肩膀说,那你好好努力,哥几个坐等你成功,然后来打我们打脸!哈哈..

几个协警吊儿郎当的抓着零食离开了小商店,等他们走远以后,商店老板娘吐了口唾沫骂,什么玩意儿,每次来打白条。早晚有一天让车撞死!

老板赶忙拽了拽老板娘,朝着我猛使眼色,我笑了笑说,刚才我那几个哥们花了多少钱?

老板摆摆手不敢收,我掏出一百块钱拍在柜台上离开了。

做买卖的不容易,要是再碰上几个吃白食的那就更闹心了,特别是这种披着制服的“社会人”,真是让老百姓欲哭无泪,从小商店里出来,我一个人溜溜达达的转悠,寻思着要不要让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们跟我配合配合。

之前我有认真研究过《治安条例》,扒手这种行当属于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特殊职业,抓着了可判可不判,主要看受害方的态度,如果我安排恶虎堂的兄弟们。一个扮演扒手,一个当受害者,一天送到派出所四五个,估计也就是一个月的事儿。

我正瞎琢磨的时候,街口围着的一大群看热闹的人顿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个青年拽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汉,旁边停辆崭新的三菱轿车和一个行李箱子,估计是老头的行李箱不小心剐蹭了他的车,他正指着老头儿很大声的骂:老东西瞎了你的狗眼,把我这车碰坏了。拆了你的老骨头也赔不起!

奥迪车上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正时不时的探出来脑袋骂几句鸟语,没猜错的话他逼叨的应该是日语,敢情那个叫唤的正凶的家伙就是个狗腿子司机。

老汉穿一身水洗白的中山装,鹤发童颜看起来很是精神,朝着开车的青年朗声说,小伙子做人办事低调些,我开苏制T-34坦克解放石市的时候,你老板他爹说不准都是我们的俘虏!

老头的一句话,不光把青年给镇住了,旁边围观的人群也瞬间给安静下来,不知道谁第一个拍手喊了声“好!”四周顿时爆发了雷鸣一般的叫好声。

青年涨红着脸刚打算说什么,车里那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岛国人骂了句“八嘎”冲了下来,伸开胳膊就要打老头,老头别看那么岁数了。身子骨是真心硬朗,一把攥住岛国人的手腕,将他给推了个踉跄,昂首挺胸的说,你要干什么?讲不过来理就要动手么?明明是我提着箱子往前走。你们剐了我,现在还想动手?难道你还认为这是五十年前的中国么?中国的老百姓还是任由你们宰割?

我寻思热闹看的也差不多了,于情于理这事儿得管管,不说自己现在是个协警,就算我啥也不是,瞅着岛国人欺负中国老头也不能坐视不理啊,我推开围观的人群走了过去,耷拉着脸挡在老人的面前,朝着那个岛国男人训斥,鬼叫什么?不知道堵塞交通了吗?行车证。驾驶证拿出来!

其实派出所的协警是没权利查人家这些,不过对方又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所以我才能放放心心的装大尾巴狼。

岛国中年人显然也是个“中国通”在石市都不知道呆多久了,理直气壮的朝我挺着胸脯,怪腔怪调的说。我是岛国人,我有权利..

“有你麻痹权利,从这片土地上,你们只有被权力,行车证驾驶本。拿出来,不然我马上拘捕你!”我不耐烦的一巴掌推在他胸脯上,嘲讽说:挺什么挺,显摆你胸大呗?

旁边那个司机,赶忙凑上来老老实实的把行车本和驾驶证递给我。我也看不出来真假,白愣了司机两眼说,跟着岛国人混饭吃没问题,别忘了自己血管里流淌的是什么血,你爷爷要是活着的话,估计也和后面这位大爷岁数差不多吧?不能因为跟着畜生生活,连基本的礼貌都丢失了。

“是是是..”司机忙不迭的点头,大部分老百姓眼里,警察还是比较有权威的,我训儿子似的训了他们几句后。就摆手让他们滚蛋了,周围的人群也慢慢散开,我瞧老头提着行李箱的样子,估摸应该是去赶火车的,就想着干脆好人做到底,把他送到车站得了。

本来我想说:“老爷爷,东西我帮你提吧。”谁知道嘴一瓢,说了反话,微笑的望着老头来了句:“老东西,爷爷我帮你提吧!”

当时我特么就尴尬了。老头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我赶忙给人道歉,后来还是帮他提着行李箱走到车站,路上我还好奇的问他,您这么大岁数了,出远门,怎么也没孩子接送啊?

老头开朗的一笑说,我想趁着自己身子骨硬朗,多走走,要是告诉孩子们的话。他们肯定得用飞机把我送到北京去!

我心底骂了句,老魔怔!之前他说解放石市的时候开塔克那话我相信,不过现在肯定是在吹牛逼,专机送去北京,他当自己是石市市委书记呢,就算是石市的书记,我估计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临进候车室之前,老头笑容满面的问我,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工作?

我乐呵呵的敷衍说,您还打算给我写封表扬信啊?行呗,盛情难却,我叫赵成虎,在车站派出所当协警,您老要是从京城回来了,可以过去找我玩,我象棋下的还不错,您怎么称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