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年轻人要有朝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马洪涛领着人把两个磕过药的小贼带走,临走的时候他提醒我说,你自己悠着点吧!虽然曾亮确实是个饭桶,可他不傻,是真是假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我敢打赌整个车站派出所,敢指名道姓骂所长是饭桶的人,除了马洪涛以外,绝对找不出来第二个。

我压低声音冲着他说,这俩是真的,而且他们应该都是瘾君子。带回去问的话,说不准能问出来点什么意外之喜!卖力的事情我干了,领功劳的好处我可让给你了哦,不用太感谢我。

“瘾君子?”马洪涛的面色一瞬间正经起来,冲我点点头说,晚点再聊吧,我先回去交人!

火车站的地理位置很特殊,附近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些扒手团伙常年包几间便宜的房间入驻,其中不乏有各种瘾君子,什么嗑药、抽麻古,打K的人多了去,虽然这些人都是玩一些很低档次的“药”,基本上对社会造成不了太大的危害。但是基数特别大,所以派出所在抓毒这块一直都是重中之重。

处理掉两个小贼后,我掏出随身带着的小本,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记录了一下,省的到时候上面领导不承认这事儿。完事我又继续出去巡逻,王瓅和恶虎堂的兄弟们很给力,不过半下午的时间,就帮我堵住三个搞传销的,两个以介绍工作为名的骗子,到晚上下午前,我已经成功的完成了十分之一的指标。

当然这一切我全都是经马洪涛的手进行的,要不然派出所肯定早就传疯了,我想要低调的完成任务,完事低调的上岗,临下班做工作笔记的时候,我听到李二饼和几个同事在笑哈哈的聊天,说是今天在车站碰上一个玩说唱的非主流。

经过一天多的熟悉,我看得出这些同事都是实诚人,当协警也没多少人因为爱这份工作,大部分是迫于家里的压力,求份糊口的工作罢了,我和他们完全不同,所以也不存在谁笑话谁的事儿。

说起来目的,我突然想起来了阎王,那小子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手有身手,即便是不干这个,找个高档会所去当鸭,估计也能成为台柱子。他来当协警肯定不会那么单纯,之前骗我说他是天门,现在矢口否认,那这小子到底是奔着什么来的?

我正瞎琢磨的时候,李二饼推了推我问。哥几个商量着一块去聚会,都是同组的兄弟,以后不定还要在一起混多久呢,别太高冷了!

“我..”我犹豫着应该怎么拒绝。

阎王从外面走进来,冲着李二饼昂了昂脑袋说,抱歉哈李哥,今天我得借你同组的这位兄弟一晚上,我有个老乡和他是朋友,今天过生日。

李二饼和几个同事干笑着摆摆手说“不要紧”,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我感觉他们好像有点害怕阎王似的,不解的问他,你揍过他们?为毛他们瞧见你就像避瘟神呢?

阎王耸了耸肩膀说,可能是因为我长的比较帅吧,有时间没?喝两杯去不我三哥?

“你到底是谁!”我警惕的站了起来,派出所里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三哥”这个绰号,这小子一口就能叫出来,说明肯定是了解我的,我恶狠狠的盯着他,他脸上仍旧带着口罩,呼吸的时候,口罩一抖一抖,感觉不出来此刻是什么表情。

和我对视了约莫也就十几秒的时间,阎王撇撇嘴说,很奇怪吗?马警官私底下不是经常这么喊你的么?我路过门岗室好几次。听的清清楚楚,难道“三儿”不是喊你?

此刻整个办公室里就剩下我们两人,显得有些空荡荡,我一屁股坐到凳子上说:阎王,你们打开窗户说亮话吧。你到底是不是天门的人?没必要遮遮掩掩,天门喊你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阎王伸了个懒腰说,你不觉得男人之间聊天应该有酒么?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里到处是美女。而且酒水很便宜。

我寻思看看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换下自己衣裳就和他一块离开了派出所,走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眼门岗室,马洪涛没在,估计已经跑到我们洗浴中心去了。

阎王换上一件发白的牛仔外套,把头发打理的松松蓬蓬的,加上忧郁的小眼神,俊美的有些阴柔的相貌,偶尔还会露出几分略显单纯的羞涩笑容。确实帅的不要不要的,难怪当初培训室的那些恐龙会飞蛾扑火似的往他身上扑。

我俩徒步走到派出所不远处的一个车棚里,阎王从里面推出来一脸黑色“野狼”摩托车,递给我一个头盔微笑着说,走吧!带你感受一下什么叫速度与激情。

“拉倒吧。我们家就我一个,我还得给我爹养老呢!”我瞥了瞥眉头,不过还是戴上头盔,爬上了摩托车,上学那会儿我就有个梦想,有一天混的牛逼了,一定要弄辆拉风的摩托车载着陈圆圆到山上磕一回野炮,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地位一步一步的提高,儿时的梦想好像距离我越来越远了。

坐在摩托车后面,我胡乱遐想着,猛然间阎王一脚踹着摩托车,“昂”的一声冲了出去,这家伙提速太猛了,差点没把我给甩飞。我赶忙紧紧的抓住他的腰杆,搂着一个大男人的腰,总给人怪异的感觉,不过此刻我却来不及多想什么,一个劲地尖叫,卧槽!慢点慢点!

阎王这名字起的真心不过分,狗日的完全就是奔着找死来的,从闹市区里,车速都飙到了将近八十迈,而且尽从两辆汽车之间的缝隙穿插过去,好几次差点没把给我挂飞出去,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子在骑车,我真想揪住他的头发狠狠的K一顿。

哪怕是带着头盔,我都没敢睁开眼睛,那种感觉简直太他妈刺激了!

后面追逐我们的交警都被甩的没影。可想而知他的速度和技术,有两次拐弯的时候,我险些被抛飞,两手不由自主的搂进了他,跑了差不多三四十分钟。车速慢慢减缓,不等车停稳,我直接蹦了下来,一把将头盔砸到他脸上,骂了句:你他妈傻逼吧!

话只骂到一半。我肠胃里就一阵的翻滚,很没出息的“呕”一声吐了出来,中午吃的那点家伙式全都给吐了个干干净净,我这才消停,我拍打着自己胸口恶狠狠的瞪着他骂,自己想死,别他妈拖拽我!老子真是有病,竟然答应和你一块喝酒,还坐你的破摩托,你和我说实话。刚才是不是打算把我甩出去?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开玩笑的,冷静我三哥!就因为你是第一次坐我的车,我油门都没敢拧到底!走吧走吧,我请你喝酒,就当赔不是了!”阎王笑哈哈的把胳膊搭在我肩膀头,搂住我走进了一间标着“老船吧”的场子里面。

这种类似地下酒吧的夜场应该在城郊附近,周围挺荒芜的,就是门口停着一些摩托车和汽车,外面看起来不算大,走进去后才发现真是别有洞天。

我刚走进去一股热浪就迎面扑来。砸墙一样的重金属音乐“咚咚”的撞击着我的耳膜,酒吧里随处可见身着热辣短裙、吊带的漂亮女孩,靠近里面的地方是个舞池,不少男男女女正疯狂的跟随DJ摇晃身体,靠近门口的地方有几张台球桌,基本上每张桌子的旁边都围着青年人。

我扯着嗓门凑到阎王的耳边喊,你麻痹,这地方咱们能聊天吗?

阎王歪了歪脑袋,随手指了一张台球桌,意思是过去再聊,如果不是因为有他这个熟人带着,我都不知道台球桌的前面其实有一层厚重的玻璃隔开了,阎王带着我走了进去,台球室里面的喧闹声小了很多,我俩勉强可以用正常的音量交流,我皱着眉头说,我心脏不好,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

阎王哈哈一笑,将脸上的口罩摘掉,冲我摊了摊肩膀说,兄弟!年轻人就得有年轻人的朝气蓬勃,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打算像个老学究似的找间茶楼或者是酒店和我聊天吧?

他刚说完话,旁边台球案子的一个穿牛仔热裤的女孩像是看到什么港台明星一般,一头扎进了他怀里,女孩轻佻的那指头挑住阎王的下巴颏娇嗔,哥哥你昨天不是答应我,今晚上教我打桌球的吗?人家可是等了一晚上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