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 妖精男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女孩长得倒是平平常常,中上等的姿色,加上脸上的浓妆艳抹,放到今天就属于那种标准的“网红脸”,乍一看很不错,其实细细端详的话,毫无特点,唯一勾人眼球的是她的身材,她的身高大概有一米六左右,和那些模特什么的比较绝对不算高。可是一双腿却足足占了身高的三分之二,这样的比例说成是“魔鬼”也一点都不过分。

最让人难以抗拒的是,这妞完全清楚自己的优势,穿了条比内裤长不了多少的牛仔热裤,一双笔直滚圆的长腿充分的展示出来,上身穿着一件贴身的水粉色吊带装,领口很低,前襟开的很大的那种。

阎王和她应该是早就认识的,从她脑袋上轻轻亲昵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回头指了指我说,别调皮,在上海的时候我都教你半年多了,你也没学会怎么握杆,来,跟你介绍一下我在石市认识的新朋友。赵成虎!三哥这位是我师妹梧桐。

“梧桐栖凤,人性感,名字更性感。”我朝着女孩伸出了手掌,我注意到阎王刚才介绍她的时候,用的是“师妹”两个字。也就是说他们是同一个师父,到底是什么样的师父能够教出来这样的一对妖精,我真心特别好奇。

梧桐的相貌很平凡,但是身上自带着一股子妖媚劲儿,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很细长,两边的眼角微微有点往上挑动的意思,看人的时候都仿佛是在不停的飞媚眼一样。

她伸出一双白皙的玉手和我蜻蜓点水的碰了碰,然后又调皮的扎在阎王的怀里撒娇,哥哥我不管,我就是要让你教我打台球。

阎王无奈的朝我耸了耸肩膀,带着女儿从旁边开了一局,我确实有一肚子话问他,可是眼下人家正在把妹儿,我总不能不解风情的凑过去问他到底是什么人吧。

我寻思“既来之,则安之。”干脆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点燃一根烟观看他们鏖战,两人的交战立时间引起了旁边桌子人的注意,有男也有女,基本上所有女性都盯盯的注视阎王,而所有雄性牲口全都打量着梧桐。

阎王拿球杆的姿势非常标准,先是左手撑着球案,研究下球的线路,再俯下身子,右手胳膊肘九十度的轻轻执杆,看起来和电视里那帮参加斯诺克比赛的选手也不差多少。

而梧桐则完全是捣乱的,既不会抓杆。又不会打球,甭管自己进球还是阎王进球,都会一蹦一跳的拍手叫声“哥哥好帅!”,尤其是她弯腰的时候,挺翘的小屁股更是会把线条绷到最完美的姿态。加上两条交错在一起的大白腿,,我可以清晰的听见旁边几个男人“咕噜咕噜”咽口水的声音,我觉得再继续下去,我怕是也要沦为梧桐的“球迷”了。

几分钟的时间,阎王将球案上的台球一扫而光,冲着梧桐微笑的说,你输了!怪,去拿一打啤酒过来。

梧桐气鼓鼓的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朝着喧闹的舞池那边走去。

然后阎王一屁股坐到我跟前。嬉皮笑脸的说,怎么样?这地方还不错吧,是不是美女成云?要不咱们到舞池当中去放纵一下,说不准哪个瞎了眼的姑娘能看上你,到时候再陪你来个春梦了无痕,你就赚到了。

“成家的男人任性不起来呐,刚才几个色狼可是尾随你师妹出去了,你不来场英雄救美吗?”我笑着摆了摆手。

阎王从兜里掏出香烟,叼上一根笑着说,救谁?救那几个男人吗?既然犯了色心,就得有承担后果的能力,梧桐下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顶多是断他们一条腿或者一个胳膊啥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一阵无语,既佩服阎王的从容。更佩服梧桐的牛叉。

阎王倚靠在沙发上,冲着我说,你的思想还是太保重了,既然老婆没在旁边,为什么还不好好的潇洒走一回?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小子竟然知道苏菲不在,我一只手牢牢的攥住他的胳膊。

阎王嘴角抽动了两下,玩世不恭的咧嘴一笑说,我姓阎叫王,咱们第一天报道的时候不是就说过了吗?你总问我是不是天门的人。说老实话,我蛮尴尬的,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天门的人。

“什么意思?”我冷眼看向他。

阎王手指头像是弹玻璃球一样轻轻的弹在我手挽上,我抓住他胳膊的右手立马感觉像是触电一般的酥麻,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他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说,抱歉哈,我不太喜欢和男人距离的太近。

“回答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我长吸了一口气,我打不过他。或者说他绝对有实力完虐我。

阎王转了转脖颈,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说,天门独霸上海滩,下属十八区,总共有十八位大哥。我和梧桐的师父是其中一区的大哥,我们也算是从天门从小长大的,但是却从来没有正式拜认过,拜认你懂什么意思么?想要成为天门的核心,是需要一个仪式的,而我和梧桐还没有资格进香堂。

“嗯,大概懂了!你们算是天门二代吧。”我笑着点点头。

阎王细长的眼眸微微转动两下,点点头说,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我却听人说,石市有个不起眼的家伙,恐怕马上有机会进入香堂,感觉特别的不服气,所以想来试试他的深浅,结果大失所望,那位候选人不但功夫渣到底。智力也低的吓人,既没有能力解决掉过去的敌人,还在不停的招惹新的对手,我觉得这种废物都可以进香堂,所以对成为核心反而变得不屑了。

“敢问你说的废物?”我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

阎王打了个哈欠,朝着我“嘿嘿”一笑说,我刚才说什么了?肯定又是梦游了,三哥,咱们跳舞去吧?

我摆摆手说,不了!

阎王拍了拍额头说,那成!我先去挥汗如雨玩一会儿,待会再送你回去哈。

“不用了,你玩的开心,抽完这根烟,自己打车回去!”我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仿佛刚才我们什么都没说。

“回去的路上慢点,我听说有几个你在崇州市的老朋友找上门了!”阎王摇摇晃晃的朝着舞池的方向走去,望着他好像踩着电门似的扭动的身体,我心底忍不住一阵恶寒,这家伙刚才的意思很明显。他是来踩我的。

这个时候梧桐提着一打啤酒走到我面前,嘴角带着笑意,但是眼眸却不挂一丝表情的冷哼:“不用怀疑,我哥哥刚才说的废物就是你!我们从小生在天门,长在天门。却没有资格进入香堂,你一个下九流的小痞子竟然可以登堂入室,别说哥哥不服气,我也一样,你死了这条心吧,虽然我们没加入核心,但是文锦他们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我们只要呆在石市,就不会有人会来通知你加入天门的!”

“可是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你们吧?”我冷眼望着她。

梧桐娇笑着摇摇头说,幼稚!天门是我师父和几个叔叔建立的。虽然他们现在基本不问世事,但我们仍旧是天门的原著,比起来宋康、文锦,他们只能算外人。

我想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天门内部应该是分成两伙,一伙是以阎王为首的少壮派,这些和我岁数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应该是天门最早一批创建者的徒弟或者是子嗣,再有一伙就是宋康,文锦这类后加入进去的,现在应该是宋康想要我加入天门。而阎王从中作梗,宋康不一定是惹不起阎王,只是不想伤掉和气,所以我成了他们两派斗争的发泄物。

“去尼玛的天门,不入也罢!”我恶狠狠的站起来吐了口唾沫,往外面走去。

梧桐从我身后浅笑,我们要看到你这个候选者的能力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