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 斩草不除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很想掉转头朝着那个傻逼娘们翘起中指,大骂一句“欠槽!”

权衡了再三,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精神,我没有再继续搭理她,其实我是害怕被她敲断胳膊打断腿,刚才我亲眼看见四五个色狼尾随她出去,有两个小伙起码得一米八高,可是现在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了,那几个色狼却不知影踪,用屁股想都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窝囊废!”梧桐从我身后轻唾了一口。

我停下脚步怔了几秒钟。硬逼着自己没回头,攥紧拳头暗暗发誓:小婊砸,别他妈狂,老子早晚有一天把你扔到床上,大撇叉,小撇叉,老汉推车倒挂蜡。

离开“老船吧”我又回头望了一眼这个让我刚才受尽屈辱的地方,头一没回的朝着路口走去,回到洗浴中心,马洪涛正趴在收银台前和安佳蓓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安佳蓓则低着脑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看到我进门,安佳蓓马上站起来,喊了声“三哥。”

我抽了抽鼻子疑惑的问她,店啥时候开业的?

刚才我看到店门口一地的鞭炮屑沫。还支起来一个挺大的气模。

安佳蓓笑着说,今天晚上开业的,伦哥说不能老守着这么个下蛋的金鸡什么也不做,就招了几个服务生,晚上又放了两挂鞭炮正式开业了。伦哥出去找技师了,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到车站去发传单,估计一会儿就能回来。

我点点头问,简直太儿戏了,啥都没置办好就着急开张,现在有生意没?

“有是有,不过不是很多,毕竟咱们洗浴现在都没有技师团队,伦哥说会安排好的。”安佳蓓从收银台里出来,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开业其实是我和伦哥、金哥一起商量过的。

“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开业?”我一头雾水。

安佳蓓叹了口气说,傍下午的时候,店门口又被人泼了红油漆,我们费了半天劲才总算弄干净,后来伦哥就说,干脆开业吧,人来人往的话,搞破坏的人还有所收敛,再加上那个棒槌帮忙照顾,应该更安全一些。

安佳蓓轻轻指了指倚靠在收银台旁边的马洪涛,马洪涛哪知道我们在聊什么,还一脸憨笑的朝我们招手。

我叹息了一口骂,真JB憋屈的慌,又是鬼组的畜生干的?

安佳蓓摇摇头说,不太清楚。就是一帮小痞子,恶虎堂的兄弟也没撵上他们,不过王瓅说,应该是从崇州市过来的混混,好多人都抄着崇州方言。

“那估计就是高胜这个王八蛋。眼下烦心事一大堆,又是鬼组,又是高胜,还有两个从天门来的神经病,幸亏孔家的人三个月之内不能跟咱们动手,不然我估计咱现在就可以卷铺盖滚蛋了!”我烦躁的抓了抓后脑勺。

要是放在过去,我可能心神一乱,可能早就带着大家买张火车票跑路了,可是现在我不想,也不能。苏菲身上到底有没有被种毒我还不清楚,就算我们回崇州,只能把战火引过去,那边是我的大本营,丢掉的话,我们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安佳蓓自嘲的咧了咧嘴说,都怪我没用,如果我没有受伤的话,或许还能帮着三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可是现在我自己都变成累赘了。

我摆摆手说,一个人两个人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没啥,虱子多了不咬人,等着陈二娃和蔡鹰把医院的事情调查清楚,咱们先灭鬼组。再斩高胜,最后我想办法把天门来的那俩精神病丢进监狱里去!

“可是咱们没有高端战力,一对一单挑的话,估计没人是那个合气道高手的对手。”安佳蓓担忧的问道。

我冷笑说,一个人干不掉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老子又不是和他们打擂台赛,管他什么磊落不磊落,待会我给强子打个电话,让老家再调点人过来,顺便弄点火器。麻勒个痹的,我还不信那家伙会金钟罩,刀枪不入了!

我是彻底发了狠,一直以来我的梦想就是把王者做大,然后我们加入天门那棵大树底下好乘凉,可是今晚上梧桐和阎王的态度深深中伤了我,老子算个啥?被他们当成棋子一样翻来翻去,之前宋康答应我,说我如果可以侥幸活到过年,就让我直接入天门。现在阎王他们死死的卡着,宋康、文锦连个屁都不敢放,从他们眼里我兴许还不如一条狗。

如果不是因为我师父,我其实对这个所谓的天门一点都不感冒。

说到师父,冷不丁我愣住了。苏菲被送到了上海,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死死的扼住了我的喉咙,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掉进个大大的圈套里面,当然我不是怀疑我师父会把苏菲怎么着,让我疑惑的是当初绑架苏菲那帮人的真实动机是什么?难道就是单纯的为了好玩?他们绑了苏菲,既没有伤害她,也没勒索我什么,就只是想叫我和鬼组开战,那他们图的又是什么?

我正发呆的时候,马洪涛笑呵呵的走过来,伸手轻轻推了推我问,怎么了?看你一脸惊愕的表情。

我咽了口气摇摇头说,没事,突然想家了而已。

“哼!”安佳蓓冷哼一声又走回收银台里面,马洪涛尴尬的朝我耸了耸肩膀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我送送你吧。”我陪着马洪涛一块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马洪涛回头望了一眼安佳蓓,压低声音说,三子,不行啊,蓓蓓好像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

我歪嘴轻笑说,搞对象就和挖石油似的,你不能指望一铲子下去就出油吧?人家好歹是个黄花大姑娘,矜持你懂不懂?你说你要模样没模样,要钞票没钞票的,年纪还一把,人凭什么对你另眼相看?听我的,脸皮要厚,才能摸到大肉。当初我追你弟妹的时候,就是这么来的。

听完我的话,马洪涛好像又重新找到了希望,冲着我攥了攥拳头说,你说的对。我没钱没样,只能用我的诚心打动她了,我先回去了,明早上过来给蓓蓓送早点。

“马哥..”我喊了他一嗓子。

马洪涛疑惑的望向我问,怎么了?

我说。你说有没有办法可以一下子将人的格斗技术给提上去的?我指的不是武林小说那种哈。

马洪涛点点头说,当然有啊!到部队,新兵营三个月,保证你出来脱胎换骨一样,那些武警特警哪个不是普通人,参军以后才变得强悍,派出所的协警每年也会安排一次集训的,虽然没有新兵营那么正规,但也不错,不过你得等到明年了。想要速度快点的话,你可以想办法转正,出于对正式干警的负责,派出所会安排你到石市的卫戍连参加一次为期三个月的实训,出来以后那实力绝对杠杠的。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轻声嘀咕:“转正?”

马洪涛点点头,憨笑着说,还有一种最笨的办法,就是自己训练,我明天可以把我在部队时候的拉练项目给你列出个单子,只要你能吃的了苦。照着单子上双倍的练习,保证比那些新兵还厉害。

我兴奋的点点头说,那就多谢马哥了。

马洪涛摆摆手,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的问,蓓蓓什么时候过生日?

我哪知道安佳蓓什么时候过生日,就找了个借口说:“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回头我征求她同意的,放心吧,我会想辙帮你的。”

马洪涛高高兴兴的哼着小曲离开了。

等着他走远后,我冲着安佳蓓问,你觉得他这人咋样?

安佳蓓耷拉着脸说,不咋样,我恨不得打死他,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受伤。

“哟,忙着呢三哥!”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我赶忙转过去脑袋,结果看到一大票拎着铁管、砍刀的小青年把洗浴门口给堵了,带头的人赫然正是高胜,高胜把脑袋刮光,肩膀上扛着一根棒球棍,朝着我森然冷笑。

我赶忙跑到收银台,从里面拎出来一把片刀,横在他面前冷哼,老话说的真对,斩草不除根,不然春风吹又生,当初放了你一条狗命,你现在是准备掉头咬我么?

“你忘了当初是谁把我大哥和兄弟从楼上丢下去的了吗?你弄你,不是天经地义的么?那个臭警察离开,我等了半晚上,今天晚上我要把你也从楼上扔下去!”高胜残忍的一笑,拖着棒球棍朝我们走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