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今天这一战看来是逃不掉了,我长舒一口气,很干脆的拎起西瓜刀一眨不眨的瞪向他,脑子里却在盘算待会我会挨几刀,街头混子干仗就是这样的,无非是你砍我两下,我剁你几刀,没有稳胜不赔的,尤其是现在我们就俩人,高胜这个王八蛋竟然带来十多个小青年。

高胜一脸邪笑的扫视着我和安佳蓓。他身后的那群混子们将我们洗浴的门直接拉了下来,瞧架势今天是打算把我们活煮了,我倒是无所谓,打踏上这条道那天开始早就想过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可人家安佳蓓是无辜的。

我干咳两声说,胜哥要不咱们聊聊,能吵吵咱就别动刀,和谐社会,咱得讲理对吧?

“怂了么崇州市的龙头大哥?”高胜转了转脖颈,发出一阵“嘎巴嘎巴”的脆响。一脸戏谑的挑视安佳蓓,冲着她昂了昂脖子说,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我这个人恩怨分明,咱们无怨无仇的。

安佳蓓没有作声,甚至还往后倒退了两步,朝我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老实话我没懂她啥啥意思,只是拿余光看到她悄悄的把手探进裤子里面,应该是在摸自己的伤口,或者是撕开里面的纱布之类的东西。

我赶忙用身子微微挡住安佳蓓,朝着高胜点头说,不服不行,确实怂了!胜哥肯定是个讲究人,不如先放小姑娘离开,到时候我任由你捏圆捏扁,OK不?

高胜森然的一笑说,自己家的饺子都不知道往哪个锅里下,你特么还有心思惦记别人的锅里煮的啥,这小妞我肯定不会伤害,三哥要不咱们到你楼上去谈谈?聊聊当初你是怎么设计把我兄弟和大哥扔下天台的?

“蓓蓓你替我给伦哥、胡金带句话哈,让他们马上回崇州,一分钟也别多停留。”我深呼吸两口气,看了眼安佳蓓,这种时候我的那点小智商完全派不上用途了,只能拼一个运气,老天爷要是让我亡,今天说啥也逃不掉这一劫。

安佳蓓眼神游动,腰杆也陡然挺直,那股子萧杀的刀手气质好像又重新回到了她身上,她摇摇头说,你自己和他们说吧,我没习惯帮人带话,麻烦我帮你解决掉!

“还有我!”胡金的声音也从楼梯口的方向传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胡金的话音刚落下,安佳蓓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手肘朝外一把揽住高胜的脖颈,将他直接给绊倒在地上。高胜压根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甩垃圾似的扔到地上,紧接着安佳蓓跳起来,拿膝盖当武器重重的磕在高胜的小腹上,高胜疼的闷哼一声,嘴里吐出来一口黏糊糊的稠状物,估计是把隔夜饭给呕了,看起来恶心的不行。

周围的那些小喽啰拎着家伙式想要往上凑,胡金从楼梯上跑下来,一记“扫堂腿”轻松撂倒三四个马仔。我一看这架势,没敢再犹豫,拎起西瓜刀也扑了过去,照着一个混混的脑袋卯足劲儿“去尼玛的!”就是一下,那小子“啊!”的惨嚎一声,蹲在了地上。

我们这头刚一动起手来,安佳蓓拿膝盖顶在高胜的胸脯上,单手扼着他的脖颈,朝着十多个小混子娇喝:谁也不许动,不然我掐死他!

十多个小混子立时间消停了,胡金咳嗽两声站到我旁边,冲着我低声说,刚才在楼上睡着了,没听到下面的动静,不好意思小三爷。

“狗屁的不好意思。”我没有揭破他身上还有伤的事情。得意洋洋的走到高胜的脸前,伸手扇了他记大嘴巴子,冷笑着问:不是要到天台上去聊聊么?走呗。

高胜两只眼睛里鼓的圆溜溜的,被安佳蓓掐的基本上上不来气,费劲巴巴的低吼:赵成虎你耍诈。明明胡金和她都受伤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我是真心可怜你,你没听过一句话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确实受伤了,但是对付你这样的渣子肯定不在话下!”说着话我抬起胳膊又是一记大巴掌呼在他脸上。

别看我嘴上说的这么潇洒,其实我知道他俩是怎么回事。胡金刚才只不过踢了一脚,到现在脸色还有些发白,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安佳蓓看起来虽然中气十足,可她屁股上已经隐隐出现血迹。显然是又把伤口给崩开了。

胡金连续咳嗽了几声后,冲着我说,三爷把刀借给我使一下,我把他废掉,这种人只有下半辈子躺在轮椅上,才对咱们没威胁。

我把手里的西瓜刀递给胡金,高胜立马慌了,剧烈挣扎起来,安佳蓓照着他的小腹使劲给了几拳头,他满脑门大汗的冲着安佳蓓求饶。给我条活路,我和你不是敌人。

安佳蓓面无表情的瞄了他一眼,侧头看向了我,那意思是让我自己看着办,我犹豫了一下,冲着胡金点了点头,已经干过一次斩草不除根的事情,这回说啥都不能再给他卷土重来的机会。

“我是金三角的人,我是将军的手下!你不能杀我。”高胜几乎是扯着嗓门嚎叫,安佳蓓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止住胡金,低声问:你刚才说什么?

高胜“呼呼”喘着粗气说,我是昆西将军的人,之前我们在崇州市走货也全都是走的金三角的货,我大哥正名昆东。绰号大老板,是昆西将军的侄子,当时我们在崇州市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通那边的销路,没想到却被赵成虎给破坏掉了,小姐您可以随时打电话询问将军。

“昆东?”安佳蓓的俊脸微微抽搐两下,显然他是知道大老板这个人的,迟疑了几秒钟后,朝着我说,三哥,能不能给我几分薄面,放他一条生路,你们的矛盾我会想办法从中化解。

“坚决不行!这小子狼子野心,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躲在暗处给咱们来上一枪!”胡金咳嗽两声,抡起胳膊一刀就朝着高胜的脑袋劈了过去,安佳蓓将高胜推在身后,冲着胡金低声说,金哥请相信我一次。

胡金侧头看向我,我犹豫了几秒钟后问她,如果他再有下次怎么办?

安佳蓓坚定的摇摇头说,一定不会的!

然后她冲高胜低语。赵成虎是我男人,如果你敢继续伤害他,我保证天涯海角追杀你到底!

高胜愣住了,我和胡金同样也愣住了,刚才安佳蓓竟然斩钉截铁的说,我是她男人,这意味着什么?我想根本不需要多解释,安佳蓓的俊脸稍显一红,继续冷眼看向高胜问,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高胜咬着嘴唇点点头。垂头丧气的说,听懂了。

“让你的手下把洗浴打扫干净,受伤的该去医院去医院,还有,你知道金三角现在什么情况吗?”安佳蓓没在继续这个话题。松开高胜,一脸高冷的问道。

高胜摇摇脑袋说,不清楚,我在看守所里呆了一年多,前阵子刚放出来的。本来想回金三角找昆西将军汇报情况,结果金三角戒严了,进出都需要特别通行证,所以我才打算索性报完仇再作打算。

安佳蓓幽幽的叹了口气说,欧鹏反了。现在金三角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既然你也没地方去,就留在这里,帮我打下手。

“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我和高胜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安佳蓓点点头说,一来三哥身边确实需要人手,恶虎堂的人不在,咱们这边就是零保护,二来只有把高胜留在身边,我才能确定他不会伤害你,在我伤好以前,咱们只能这样。

“卧槽,那不是意味着我身边随时都悬着一把刀吗?我不同意!”我直接摇头拒绝。

安佳蓓用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这次必须听我的!

“凭啥?”我有些不乐意了。

安佳蓓微微一笑,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发出“噼啪”的脆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是想告诉我,你能打的过我吗?

我一寻思,眼下我们确实全都得指着安佳蓓,无奈的吐了口浊气说,随你吧!

说完话我搀起胡金就上了楼,楼上的休息厅里躺了七八个客人,显然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闷闷不乐的回到房间,这种感觉真心太憋屈了。

几分钟后,安佳蓓轻轻推开房门,朝着低声问,三哥你还在生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