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怪异的伦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怪异的伦哥

“怎么敢呐,您可是昆西将军的干女儿,身份显赫的脱北者!借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生您的起。”我闷着脑袋把头转到窗户口,望着底下川流不息的街道,今天晚上我是真心点背到了极点,先是被天门的两个神经病带到间地下酒吧嘲弄窝囊废,紧跟着又撞上了高胜这条狗杂碎的伏击。

本来都打算生死一搏了,没想到安佳蓓和胡金会梅开二度,寻思着这次可算有机会斩草除根了。结果还整出个安佳蓓的“自己人”,同时我心底其实特别的震撼,大老板竟然来自金三角,而且还是昆西将军的侄子,这尼玛以后我都得时刻傍着安佳蓓这颗大树,不然那个劳什子昆西将军铁定得把我活剥了啊。

我总算想明白当初我和苏天浩在老家打死的那波毒枭为什么会是越南人了,敢情人家本身就是来自金三角的,真是他妈够流年不利的!

安佳蓓走到我身边,声音很轻的说,我知道刚才那么说确实有些不合适。可我要是不说那样的话,你将来肯定麻烦不断,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义父有个侄子在中国,但没见过面,几次聊天,我都能感受到义父对昆东挺看好的,昆东被你做掉了,义父雷霆大怒,你根本没有可能活,所以只能委屈三哥了,但是三哥请放心,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绝对不会让您入赘的。

我气呼呼的说,这事儿我可以理解,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把高胜留在洗浴中心,我当初可是杀了他亲兄弟啊,你觉得他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就把这段仇恨放下吗?除非没机会,只要有机会的话,我保证会被他嚼的骨头渣都剩不下来。

安佳蓓笃定的说,他肯定没有机会伤害到你的,说出来三哥可能不信,在金三角他们这样的人其实都属于半个职业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即便心里再不情愿,他也一定不会违背我的,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起誓。

“唉,算了!我没什么事情,你忙你的去吧。”我叹了口气,朝着安佳蓓摆了摆手,平心而论,这妞的做法没错,既然不能干掉高胜,与其放任他在外面游荡,还不如留在自己身边安全一点。

如果有合适机会的话,我大可以借着别人的手干掉他。一劳永逸。

安佳蓓迟疑了一下,挽起散落在脸前的碎发,转身离开了房间。

“金三角大毒枭的干女婿,崇州市市委书记的亲姑爷?”我自嘲的笑了笑,尽管知道安佳蓓是开玩笑的。可是乍一听我这身份也是够显赫喽,可是谁能想到这么牛逼的我,现在竟像条傻狗似的趴在窗户口琢磨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一根烟抽到一半,伦哥走进我的房间,靠了靠我肩膀头笑着说,厉害了我三弟,一晚上没见面就把高胜都给收编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那家伙正带着几个马仔从大厅里打扫卫生呢,老老实实的模样比小狗还听话。到底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我咬着烟嘴把刚才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伦哥听得都傻眼了,冲着我翘起大拇指说,你意思是现在咱们从金三角都有人了?势力已经发展到了国际圈?

“国际个JB圈,昆西现在自己都顾头不顾腚呢,要不然安佳蓓还能坐视鬼组的人这么张狂,要知道他妹可是被鬼组的畜生祸害掉了,也不知道是他们的运气背还是你弟弟我衰,这帮狠人和咱没建立关系的时候,一个个厉害的恨不得敢日天,为啥一和咱扯上关系就瞬间瘪了?”我没好气的骂了句娘。

伦哥笑呵呵的说,玩社会的人哪有长盛不衰的,放心吧!有倒霉的时候,肯定就有崛起的那天,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假设昆西扫平了内讧,到那时候你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

我耷拉着眉毛嘟囔:别扯犊子了,你还真把我当成他家姑爷了?人家牛逼不牛逼,怎么也轮不上我。别的不说,就是菲菲那关我过不去,小爷现在可是马上要当爸爸的人了,不能瞎这折腾。

伦哥一本正经的说,其实也没啥。假设你生命受到威胁了,除了安佳蓓别人保护不了你,你说菲菲能同意她进门不?不用在意那么多,光我就知道天门有两位大哥都是一对娇妻。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不能对不住我媳妇。况且不能因为花漂亮就全搬进自家后院里,有些花只适合远观,自己养不活的,况且我只喜欢我媳妇,对了哥,技师的事情找的咋样了?”我舔了舔嘴唇问他。

伦哥打了个响指,乐陶陶的说,那不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儿嘛,我带着几个兄弟到火车站周边的小“炮”房里溜达了一圈,就倒腾回来十多个年轻姑娘。

“这么屌?那些洗头发的老板能答应嘛?”我乐出声来。

伦哥一副理所应当的语调说。这个社会的规则不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嘛,那些小姐更无所谓,反正从哪都是挣辛苦钱,为啥不换个环境好点的,挣得多点的。

“是啊,大鱼吃小鱼,咱们一直都是小虾米。”我苦恼的将阎王和梧桐那两个“天门二代”的事情和伦哥说了说,伦哥皱着眉头说,某位大哥的徒弟?

我长出一口气回应。是啊!贵圈真TM乱,我不打算加入天门了,反正老子从一开始就没受过他们任何恩惠,我的王者不照样活的有滋有味嘛,他们可以变成上海滩的第一社团。我照样可以带着王者走向辉煌,等到老子牛逼的时候,一定要让天门的掌舵人,平心静气的过来和我谈合作。

伦哥紧皱眉头,半晌没有说出来话。

我靠了靠他胳膊问,走啥神儿呢。

伦哥干笑着摆摆手说,没事儿!天门的事情先不着急下定论,他们说自己是天门人就是天门的?

“不然呢?难道天门还有工作证不成?”我把自己都给逗笑了。

伦哥深吸口气说:我先去安排那十来个姑娘,你早点休息,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说罢话,伦哥就脚步匆忙的离开我房间,我发现伦哥最近怪怪的,每次一提到天门的时候,他就没由来的亢奋,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把我往天门的方向带,哪怕这次送苏菲去上海都是他提出来的建议,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害我的,只是那种摸不透的感觉让我很不爽。

我知道他一直以来都有个梦想,希望可以拜天门的那位创派大佬“四哥”当老大,可是眼下我和天门好像越走越远。想想也挺对不起他和我师父的。

“唉..睡觉!养精蓄锐,尽快转出正式警察!”我拍了拍自己后脑勺,躺倒床上,可是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

干脆又爬起来和苏菲打了会儿电话聊天,得知她已经成功到达我师父那里,并且开始检查身体,我的心也算彻底放进肚子里,因为苏菲是孕妇,不能长时间接触手机、电脑这类有辐射的东西,聊了一会儿后。我们就挂掉了电话。

我这头刚放下手机,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陈二娃和蔡鹰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房间,陈二娃手里攥着一盒录像带,冲我说:三哥监控录像搞到手了。

我看他俩竟然套着一身保安的服装。脸上也涂抹的血糊拉茬的,笑着问,你们这是打入敌人内部了?

陈二娃点点头说,全靠鹰哥出主意,鹰哥先是雇了几个民工在收费大厅闹。然后我偷了两件保安的衣裳,我俩装成挨打的样子冲进值班室,趁着所有保安全去收费处,我们用提前准备好的录像带掉了包。

“你们看过里面的内容吗?”我接着问。

蔡鹰和陈二娃一起摇摇头,蔡鹰抓了抓后脑勺说。规矩我懂,不该知道的事情,我们肯定不知道,三哥我家这段时间盖房子,能不能先借给我点钱。

我点点头说,放心吧,待会我给强子打个电话,家里的事儿不需要操心了。

陈二娃眼神跳动,三哥,那我的要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