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 玩说唱的非主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笑了笑说,其实结拜不结拜都是一个鸟样,我这个人不信这些的,对我来说,谁对我十分真,我一定会还他百分好,既然你非要走这么个过场才会有安全感,那咱们就回头找个大师算算,然后挑个好日子磕头烧纸。

陈二娃的瞳孔猛然放大,兴奋的朝我狂点两下脑袋说。谢谢三哥。

我接过来录像带,朝着他俩摆摆手说,应该是我感谢你们,先下去休息吧,缓了一两天,争取帮我把鬼组在石市的势力全都挖出来,但凡是鬼组的首脑人物,我都需要知道他们的具体资料,这件事情办成以后,我可以许你们一个承诺。

“没问题!”

“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两人表现的都很精力旺盛,一齐朝我鞠了一躬,倒退出房间。

我攥着录像带轻声说,明天我会想办法揭穿你的真实面孔。

眼下我们洗浴中心里没有这种录像机,明天得让伦哥出去买一台,刚躺下打算睡觉,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看了眼竟然是“李二饼”的电话号码,此刻已经凌晨两点多钟,这家伙好好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疑惑的接了起来,装出一副懒散口气的问,怎么李哥?

李二饼骂骂咧咧的说:“狗日的领导犯病了,非让所有人马上回所里报道,卧槽特个血妈的,老子刚撩骚个小妹儿准备睡觉的!”

“收到!”我心说该不会是因为陈二娃他们偷了医院的监控录像,让人捅咕到派出所了吧,也没敢犹豫,爬起来随便套了件衣裳就出门忘派出所的方向跑。

索性我们洗浴中心距离派出所很近,十分钟不到我就跑到派出所,在门口的时候遇上瞪着个破自行车的马洪涛,我不解的问他,出什么事情了,大晚上把所有人都喊过来?

马洪涛眼角糊满了眼屎,同样也是一脸不乐意的说,有个神经病大闹火车站,车站的安保人员没办法,只能报警了,咱们的值班同事过去,也劝不走他,人家既不打人,又不骂人,就是堵在售票大厅的门口不让人进去,去了十多个同事愣是没办法把他拖走,曾亮那个废物没辙了,想着把所有人都带过去把他给拖走。

“什么人这么生猛?”我一脸的好奇。一个人可以扛得住十多个警察的拖拽,这本事绝对杠杠的。

李二饼大气连连的跑过来说,这人我知道,就是咱下班那会儿我和你们说的那个玩说唱的非主流,白天我在车站巡逻就碰上他堵门。本来以为他是和同伴闹着玩的,没太当成一回事,谁知道那家伙竟然堵到了现在,槽!

“糊涂!发现问题不及时上报!”马洪涛训斥了李二饼一句。

我们说话的过程,不断有警察和协警跑进大院里,大概二十多分钟后,代理所长曾亮,顶着两个熊猫眼,将刚才马洪涛和我说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带上我们这群人。开了十多辆警车浩浩荡荡的朝火车站出发了,走的时候我特意观察过,阎王没来,那小子确定够牛逼,一个小小的协警都敢听调不听令。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指定是去捉拿什么特大犯罪团伙,也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大半夜的把所有人折腾起来,竟然就是为了一个人,也不知道应该说警员们废物还是那人的强悍。

到了火车站,售票大厅的门口堵的严严实实的全是人,基本上都是着急买票的旅客,车站和医院这种最具中国特色的地方,永远都没有打烊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去,都肯定人满为患。

不少人扯着嗓门骂娘。远远的就看见售票大厅的门把手被人拿皮带绑住了,一个年轻小伙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的挡在外面,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手里攥着个五毛钱的塑料打火机时不时的“嘎巴嘎巴”打两下火苗。

青年穿件印着“格瓦拉”头像的外号。脑袋上扎着条猪尾巴似的小辫,虽然是低着脑袋,可我还是一眼认出这位爷,这家伙不是借走我防弹车的朱厌吗?卧槽,这孙子大张旗鼓的是要干嘛?

“就是他。我说的那个玩说唱的非主流。”李二饼凑到我身后低声说。

我顿时被逗笑了,不屑的翻了翻白眼说:“说唱个鸡八,他是个结巴!”

李二饼“呃”了一声问我,你认识?

我赶忙摇摇头说,不认识。我白天也碰上他了。

这种时候谁要是承认认识他,那就是脑壳有包,堵了火车站可不是件小事儿,造成这么多人坐不上火车,想想我都替朱厌担心,这家伙是准备以后在看守所里落草为寇吗?

曾亮和马洪涛还有几个派出所的领导一起走了过去,马洪涛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朱厌很痛快的点点头,一反常态的跟着他们上了警车,我是真心好奇他跑到车站堵门口是图了什么。

一帮警察和协警面面相觑。又灰溜溜的钻进警车里,气势如虹的出来摆排面,结果啥也没干,马洪涛一句话就把人带回去了,我想这次曾亮的脸恐怕是丢到了姥姥家。

回到派出所,领导们没宣布下班,大家谁也没敢走,全都聚在院子里两眼巴巴的傻等,曾亮、马洪涛带着朱厌没有回审讯室而是直接走进所长办公室,我盯盯望着房间。心里琢磨着待会应该怎么和朱厌接上头,这块木头当初借我车的时候,可是说过会报答我的。

现在胡金受伤,安佳蓓的伤口也没好,那个“合气道”的跳梁小丑随时都有可能过来碾压。如果朱厌能帮着我镇守洗浴中心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脑海中甚至开始幻想,朱厌暴揍那个岛国光头的画面。

从大院里站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马洪涛走出来让我们全都下班,大家伙儿这次稀稀拉拉的离开,我也随着大流往外走,马洪涛从后面喊我,赵成虎,你等下!

“嗯?”我疑惑的回头。

等人都走完后,他憨笑着走到我跟前说,给我来颗烟,妈蛋的!烟抽完了,我又不想沾曾亮的光。

我把烟盒递给他,趁机发问:马哥,里面那位是什么来头?怎么你们看起来都毕恭毕敬的。

马洪涛摇摇头说,不是恭敬,是畏惧!说实话,我不清楚他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么和你说吧。那个人很不一般。

“有啥不一般的,打扮的像个西部牛仔,长相也就一般般。”我明知故问的撇了撇嘴巴。

马洪涛摇摇头,喷出一股烟说:九年前我刚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被领导抽调去陪一个死刑犯,其实也就是陪着他说说话啥的,防止执行前一天犯人想不开,那个罪犯确实是条硬汉,因为自家土地被占,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打死八个镇领导,还搞残废两个司机,临行前一天,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就好像没事人一样,身上的那股子杀气,根本不是三两句话可以形容出来的。

我瞪着眼睛静等下文。

马洪涛掐灭烟蒂说,今天这个人和他是同一类人,甚至更凶残。更聪明,单看眼神我就能看出来,最重要的是,他懂法,人家没有犯什么罪。不过就是在车站门口站了一会儿罢了。

“不是堵住售票厅了吗?”我抽了抽鼻子,没想到马洪涛竟然给朱厌这么高的评价。

马洪涛轻笑说,谁看见了?售票厅门把手上的皮带不是人家绑的,他也没威胁过任何人,不许人进去买票,想告都没证据告的,这样的人想要祸害社会,指不定真敢往车站埋几个雷管,到时候乐子可就闹大了,所以我只能告诉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全部都可以满足,

“那倒是,他真敢。”我轻声嘀咕了一句,这家伙当初一言不合就把友谊饭店的事情炸掉,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马洪涛疑惑的看向我:“什么?”

我赶忙摇摇头打岔:“没什么,他的条件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