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 一将再手,天下我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将在手,天下我有!

马洪涛歪着脑袋说,他要找一个人?

“谁?”我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心想着他该不会真是来找我报恩了吧?这出场方式可是真够另类的,想想我就觉得刺激。

马洪涛轻拍了我脑袋一下笑骂,打听那么细致干嘛?关键回去歇着吧,明早上还得上班呐。

我贱嗖嗖的撒娇说,你就告诉我呗,讲故事只讲一半,听得人心里小猫似的乱挠。

马洪涛摇摇头刚说了句。不知道!

紧跟着所长办公室里跑出来一个人,扯开嗓门喊:“赵成虎!”

“到!”我立马像是上紧的发条一般绷直身子,朝着那人敬了个礼,狗日的正是我们的代理所长曾亮。

马洪涛皱着眉头问,你喊他干嘛?

曾亮一路小跑走到我跟前问,你是崇州市人么?

我点点头说,是的,曾所!

马洪涛完全是下意识的保护我,拿身子搁挡在我们中间,朝着曾亮问。你要干什么?

曾亮应该是挺怕他的,压低声音说,里面那个疯子找一个叫赵成虎的人,长相具体特征什么都没说,就说要找的人叫赵成虎。是从崇州市来的,我想起来咱们所里不是也有个赵成虎么,看看会不会是他。

马洪涛侧头问我,你认识里面那人吗?

我干笑着摸了摸鼻梁说,或许认识吧,刚才天太黑,没有看清楚。

马洪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骂,真JB能扯淡,这破事老子不管了。

“马哥,你别走啊!”曾亮一把攥住了马洪涛的胳膊。那副模样简直像个小受。

马洪涛瞪了我一眼骂,还愣着干什么,不赶快进去看看是不是你的狐朋狗友,是的话,赶快带走,害的全所的同事一晚上跟着你受累。

我赶忙一路小跑进所长办公室,见到朱厌正一脸牛叉的坐在屋里的沙发上捧着个茶缸子喝水,那副模样比老干部还像老干部,见到我进门,他木讷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很干练的说了句,来了啊?

我顿时被逗笑了:“你丫可真能闹挺!”

朱厌抿了口茶水,结结巴巴的说,啊就..石市..太..

“石市太大了,找个人太费劲,我懂!”听他说话我都觉得累,主动接下来他的话,接着我问他:老子的防弹车呢?

“报废了!”朱厌脸部红心的把茶缸子放下,冲着我磕巴的说,我..我可以..保护你..两年!

“成交!”我就等着他这句话呢。乐呵呵的朝他伸出手,把这种狠人拉拢到身边,简直就是一将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完事我带着他离开了派出所,临走的时候我答应曾亮明天给全体同事改善伙食。弥补今天的过失,路上我斜楞着眼睛打量朱厌,小声嘀咕,这货验证了一个真谛,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我问他,京城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朱厌眼中闪过一抹伤感,摇摇头说,他死了。

我知道他嘴里说的“他”,应该是之前我们见过那个被大面积烧伤的男人。之前胡金和蔡亮就说过,那家伙应该是被军用的燃烧弹之类的武器给灼伤的,十有八九是救不过来。

“节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好像很反感人触碰他,我的手指还没贴着他的衣服,他就已经躲闪过去。

回到洗浴中心里,安佳蓓和高胜正在说话,两人好奇的打量着朱厌,不过谁也没多问什么,朱厌同样扫视眼安佳蓓,瞳孔微微伸缩了一下,就耷拉下来脑袋,我让朱厌先去洗个澡,我则坐在休息厅里静静等他,之前我一直苦于没人可以教我功夫,现在这个大高手来了。那我为啥还非要舍近求远的找别人,要知道那句“北方有朱厌”可不是盖的。

从休息厅里左等右等,等了足足能有两个多钟头,眼瞅着天都快亮了,朱厌才裹着一条浴巾出现。透过他赤裸的上半身,我看到丫的前胸后背,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有刀伤也有弹痕,尤其是小腹的地方。有条二十多厘米长短的伤口看着最为吓人,像是趴了一只蜈蚣。

“我寻思你从澡堂子里睡着了呢。”我递给他一支烟。

朱厌摆摆手,伸出三根手指头说:啊就..刚..刚才..找了..两个小姐。

“你特么挺持久哈,俩小姐整了两个多钟头。”我直接乐出声来,这样的人每天生活都像是打仗。找几个小姐发泄一下,其实我觉得也没啥不妥的。

我刚说完话,一个服务生就跑上楼,冲着我说,老板。刚才这位客人把咱们家的姑娘给弄晕了。

“我日!”我夸张的长大嘴巴,眼珠子同事瞟向朱厌包裹着的浴巾,这特么不是战斗力强悍,简直就是个畜生下凡,我朝服务生说,明天让伦哥给晕过去的姑娘拿点钱,放她们几天假,这算工伤。

服务生尴尬的点点头说,重要的不是这个,是剩下的小姐都想找他那个。而且还说倒贴钱也行。

我当时就笑喷了,朝服务生摆摆手,看向朱厌说,禽兽,看来你以后可以在我这里兼职咯。专门给我这儿的姑娘们服务,既能享受,还能赚钱!

朱厌脸色平常的点点头说,可以!

我乐呵呵的说,不开玩笑了,我现在真遇上点麻烦,有个岛国人把我兄弟打伤了,他练的是什么合气道,我明天安排人去把他挖出来,你帮我废掉他吧?

“不去!”朱厌摇摇头。伸出三根手指头磕磕巴巴的说,啊就..我只负责..保护..护你两年,不..是..不是打手。

“有区别吗?”我立马有些不高兴。

朱厌点点头,恢复了他以往三个字三个字往外蹦的那种语调说,我不会。没原因,欺负人。

我愤怒的说:“操,怎么会没原因呢,他们要弄死我,弄死我,你还保护个屁。”

朱厌仍旧很较真的摇摇头说,没看见。

“日,赔老子车,老子不用你保护了!”我像个小孩似的跟他耍起了赖皮。

“不赔!”朱厌比我更决绝,直接躺身下来。脑袋往旁边一歪来了句“睡了!”就再也不吱声了,几分钟后我甚至听到他故意打起了鼾声,这种人物睡觉的时候都很机敏,怎么可能轻易打呼噜。

我无奈的叹口气说,行吧。既然你不帮助我铲除岛国人,那明天教我功夫可以么?

“可以!”朱厌眼睛都没睁很懒散的说:我不会,教功夫,只会杀,啊就..杀人。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陡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只见他眼珠子来回翻了翻,低声说:啊就..早上..早上我喊你。

“晚安!”得到这逼的承诺,我心满意足的往房间走去。

看了眼时间,已经黎明的四点多钟,还能再睡俩钟头,我赶忙闭上眼睛争分夺秒的开始入睡。

哪知道刚刚才打着盹,就感觉有人将我被子掀了起来,声音冷冽的说:起床!

我下意识的翻了身嘟囔,别闹,再让我睡一会儿。

紧跟着一桶凉水就直接浇到了我脑袋上,我浑身打着激灵,蹦了起来,朝着泼我冷水的人大骂,你他妈有病吧?

泼了我身冷水的人正是朱厌,他面色平静的说:“你让我,教你的。”

“简直了!这他妈才几点啊?你刚才怎么不说,直接开始教我,还来句早上喊我,操蛋!”我理亏的骂了句粗口,换下身上的湿衣服。

朱厌穿着洗浴那种一次性的睡衣睡裤,像是自言自语的嘀咕,啊就..敌人..不会通知你。

我被他这句话一下子怔住了,立马精神抖擞的点点头说:没错,咱们先从哪开始?

朱厌上下打量我几眼,又环视了眼我的房间,什么都没说,拽起我就往楼下走,我问他:你不需要换件衣服么?

“不冷。”朱厌一如既往的简练。

“三哥早啊!”收银台后面的安佳蓓打着哈欠朝我招了招手,眼睛却很好奇的盯在朱厌的身上。

“早!”我苦笑着点点头。

朱厌拉着我走出洗浴中心,然后从街头找了六七块砖头,冲着我说:抱着砖,和我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