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 看录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佳蓓从收银台里捂着嘴偷笑说,三哥加油!这只是开始。

我撇撇嘴,不情不愿的接过跳绳,从大厅里原地蹦跶了二百来下,完事累的像条狗似的直吐舌头,这才冲着朱厌问,还有啥需要我做的吗大爷?

朱厌点点头,竟然又从收银台里拿出一对杠铃。我直接给吓得瘫坐在地上,朱厌若有所思的歪了歪脑袋结巴说:啊就..明天..再做手臂力量..的..训..

“谢主隆恩!”不等他说完,我一个猛子蹿了起来,俯到他脸上就“木啊”亲了一口,人有时候就是属贱皮子的,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当,我非要屁颠屁颠的求着一个“结巴怪”当徒弟。

朱厌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朝着冷哼:太差了。

说着话他又从收银台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我说。看看吧。

“常用车型的驾驶与维修?”我苦笑着接过那本大厚书问他:“哥,你这是又打算把我培养成汽车维修精英吗?”

朱厌张了张嘴巴,估计也觉得自己解释起来太费劲,望了一眼收银台里的安佳蓓。自己插着口袋走上了二楼,我这才发现这孙子竟然穿的是我的牛仔裤。

非常人行非常事,不得不承认朱厌的实力强悍,不然昨晚上也不会让曾亮动员车站派出所的全体警员出去拖他,可是这家伙教人的手段好像更另类,早上培养我板砖,晚上让我学修车。

安佳蓓笑盈盈的跟我解释说,其实朱厌的培养手段特别高超也很系统,不光锻炼你的体力,同时在培养你各方面的技术,譬如这本汽车驾驶和养护,相信三哥肯定会开车,但是车和车其实不同的,有手动挡的,也有自动挡的,一些前四后八的大货车甚至有二十个档位。

“干啥?我学会了给人拉货跑运输去?”我一头雾水的发问。

安佳蓓轻轻摇头说,三哥怎么突然胡涂了呢,假如你被人追杀,旁边停了一辆车,你说你钻进车里不会开,是不是更狼狈?朱厌其实是在教你保命的手段。

“谁家的车不拽钥匙就等着咱开呢?一点都特么不适用。”我没好气的嘟囔,感觉朱厌好像在敷衍我,不乐意教我真本事。

安佳蓓幽幽叹口气,伸出纤细的手指戳了戳书名说。我三哥,驾驶与维护,既然都知道怎么修了,难道还能不明白怎么不用钥匙就把车发动吗?朱厌良苦用心。今天让陈二娃特意跑到一所大学里偷出来的教材,里面有个很著名的老师画出来的一些重点和标注的一些自己的理解,我今天一下午都觉得受益匪浅。

听到安佳蓓的解释,我这下子才反应过来,赶忙翻看了书瞟了几眼,里面确实被人用红笔标注出来一些特别的东西,立时间欢呼雀跃的狂点脑袋说,好东西。看来错怪木头了。

“朱厌应该特意为你准备很多资料,我今天看到他交代陈二娃去偷了不少东西。”安佳蓓捂嘴笑着说,他确实是个奇人,和咱们基本上谁都没有交流过,但是却能一眼就辨别出来陈二娃会偷。

“以陈二娃的倔脾气肯定不能轻易答应他吧?”我边翻书边说。

安佳蓓点点头说,那肯定了,朱厌让他两手两脚,暴揍了他一顿。陈二娃当时就服了。

“我日,真的假的?让两手两脚?拿JB挑赢得?”我一激动,说话有点不过脑子,说完以后才意识到口误,不好意思的朝着安佳蓓缩了缩脖子。

安佳蓓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说,用头!他拿头把陈二娃给撞哭了,陈二娃是个贼,单凭脚力和反应速度我和胡金恐怕都追不上他,可是朱厌不光躲的很轻松,而且应该比他更快。

我咽了口唾沫说,牛逼,那如果是你跟他对上有胜算的机会吗?

安佳蓓很果断的摇头,完全没机会!我会被他虐杀。

“这么狠?”我夸张的长大嘴巴。

安佳蓓点点头说,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说过,有的人天生就有战斗天赋,再加上后天的刻苦,成就会非常可怕的,显然朱厌就是这种人,本身就天赋,后期又在军队里打磨过,虽然做不到电视里演的那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一个人守住咱们这家洗浴应该不在话下,那天岛国的那个合气道高手如果和他碰上,简直就是玩具。

“捡到宝了,这回真他妈捡到宝了!”我顿时笑开了花。

那句“北方有朱厌”看来真的不是盖的,拥有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老师,我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将来拳打五湖四海,脚踏长江内外的豪迈景象,傻乎乎的淌出了哈喇子。

安佳蓓轻轻推了推我说,三哥你不说晚上请我们看大片吗?伦哥今天特意抱回来一台金立的录影机,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马上!走。先揪出来是谁绑架的菲菲。”我兴高采烈的打了个响指,手揽住安佳蓓的胳膊就往二楼走,安佳蓓怔了怔,小脸冷不丁绯红一片。回头朝着角落的方向说,高胜帮我盯下吧台。

“是,小姐!”高胜从角落的沙发处站了出来,走进了收银台里。

这孙子要是不吱声。我都不知道那还猫着一个人,本来就长得黑,还故意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我冲着他笑了笑说。辛苦咯小高。

高胜冷哼一声,仍旧和往常一样没有搭理我。

回到我的房间,我招呼伦哥、胡金和安佳蓓一块看录像,我环视了眼房间问,结巴怪呢?

“在睡觉。”伦哥轻轻挤压着自己的小腹,冲我乐呵呵的说,那家伙确实有一手,感觉应该比狐狸的师父还有厉害,今天把我顺了顺气血,我感觉舒服了很多。

“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有点缺心眼。”我认同的点点头,将陈二娃从医院偷出来的那盘录像带放进影碟机里,开始快进,录像应该是从早上七点多开始的,七点多那会儿就有几个带鸭舌帽的家伙从苏菲的病房门前来回转悠,大概四五个人左右。

几个家伙都很机敏。脑袋上扣着鸭舌帽,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来头,我接着快进,八九点多的时候。我和安佳蓓搀扶着苏菲去检查,这个时候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画面里,竟然是阎王。

我赶忙按下暂停键问安佳蓓,蓓蓓。是这个人问你路的吗?

安佳蓓想了想后,摇头说:不是他,这个人我也见过,但是想不起来从哪见过了。

画面中阎王只是从苏菲的病房门口路口。感觉像是没事人一样,脑袋都没往过探,我相信这孙子绝对不会只是巧合路过。

我点点头继续“播放”,中间过了很长时间,接着两个护士推着苏菲回到病房,半分钟不到护士离开,一个戴渔夫帽的男人从走廊的塑料椅子上站起来,一跛一跛的走进了病房,紧跟着苏菲就和他关系亲密的一块出来。

之前踩点的那几个戴鸭舌帽的青年也快速聚了过来,将苏菲包围的严严实实的带出了走廊。

“那孙子手里有刀,刀顶在菲菲的腰上!”胡金眼尖,指了指画面。

“为什么我感觉他的身材特别熟悉!”我连续倒退了几遍,最终把画面定格在那个男人走进病房时候的瞬间,盯盯的看着电视屏幕,威胁苏菲离开病房的那个男人,把帽檐压的很低,再加上摄像头的拍摄效果也不是太清晰,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他的嘴巴和下巴颏,但却让我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我发誓自己一定见过这个人。

“三子,你看他长得像不像上帝..”伦哥有些不确定的低声问我。

我立时间睁大了眼睛,伦哥要是不提这话茬我还不觉得有啥,听他说完以后,我也感觉这个男人分外的像上帝,可是上帝明明不是被抓进了监狱吗?怎么可能出现在石市?难不成他有什么孪生哥哥或者孪生弟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