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 打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狐疑的接过照片,瞄了一眼照片上的人,那小子估计二十岁出头,长得獐头鼠目,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玩意,我瞥瞥眉毛说,这么好的事情你会交给我干?

马洪涛干笑两声说,咱都实在亲戚,我能坑你嘛?这家伙就是上次你抓着那两个嗑药的小偷供出来的上家,双方约好了今天在车站碰头。你过去按下来他,完事我上报,就说咱们共同完成的,到时候功劳都推到你身上。

“你会这么好心?”我怎么那么不信呢,老实人不会撒谎,稍微一撒谎脸就会红,马洪涛就是这号类型,和我说完话,他满脸的不自然,又是搓手。又是插口袋的,两只胳膊好像租来的,根本不知道往哪放着合适。

马洪涛“唉”了一口说,实在是特么编不下去了,我也不知道曾亮收到哪位大领导的通知。说是要对你特别关照,给你个机会立功转正,这宗案子是我和曾废物研究了半天,确定危险程度最低的了。

“大领导的关照?我好像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吧,记忆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大人物就是我们村的村支书,前两年还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进去了!”我顿时陷入了沉思,印象中认识最显赫的人物就是赵杰和柳志高,这俩货貌似也没资格命令曾亮关照我啊,难道我那帮兄弟里面,还有谁的背景是我不知道的?

马洪涛摇摇头说,那我就不清楚了,兄弟,这次机会你和把握好,千万别输给叫阎王的那小子。

“阎王?这里面怎么还有他的事儿?”我皱着眉头问。

马洪涛点点头说,他到昨天为止已经交上来八十多个扒手,而且全都是货真价实的贼,工作能力的确不俗,再加上他们组长的保荐,曾亮琢磨着干脆给你们俩一块转正,所以你加把劲儿,争取最后按住这个接头人的是你,不是他!别让所里那些老油条们看不起你。

“看不起就看不起呗,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他们算老几!”我无所谓的歪歪嘴,正好扯动了鼻子说的伤口,疼的我忍不住“嘶嘶”了两声,反正我的目的就是转成正式警察,既然天上掉馅饼,我干脆老老实实接着呗,至于到底是谁想暗中帮我。我不刨根问底,那人也早晚会冒出来,混了这么久,我坚信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马洪涛瞪了我一眼骂。说的什么屁话,让人看不起还挺荣耀是不是?

“呵呵,三哥的生活态度一贯如此豁达!”我打算说话,就门岗室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冷嘲热讽声,不用回头我也知道肯定是阎王这个犊子,懒得搭理他,我冲着马洪涛耸耸肩说,放心吧,我肯定不给你丢脸。

“三哥,你对我有意见吗?”阎王不依不饶的凑在门口拍了拍我肩膀。

我回头瞟了他一眼冷笑说。不敢!您可是天之骄子。

我们正絮叨的时候,马洪涛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喂喂”了两声后,冲着我和阎王说,领导交代你俩不需要回班组里报道了,直接出发吧,其他恭祝二位兄弟旗开得胜。

“谢了马哥。”阎王朝马洪涛点点头,掉头往外走。

我“嗯”了一声也打算离开,马洪涛拽住我压低声音说,这小子会出现在第三候车室。老子这可算给你开口门了,晚上把蓓蓓约出来一起吃顿饭。

“你给鸡拜年。”我笑着离开门岗室,走到派出所门外,发现阎王正坐在他那辆“野狼”摩托车上抽烟,瞅着我出来,他微笑说,一起啊三哥?

“我怂,不敢坐您的摩托车。”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

阎王也不恼,骑着摩托车两脚往前滑行,慢悠悠的跟在我身后问,三哥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吧?自从那天晚上咱们一块到老船吧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好像冷淡了很多,是不是梧桐说了什么难听话?如果是的话,我替那丫头给你道歉,她从小骄横,不知道应该怎么待人接物。

“交朋友需要身份对等的,哪有天才和废物能成为莫逆的。”我似笑非笑的停稳脚步,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说:虽然我不是很聪明,可这里没问题,阎王你也不用和我兜圈子,你到石市不就是来踩我的么?狗屁天门,老子不入了!所以把你的敌意拿走,咱们无怨无仇。

阎王眨巴了两下眼睛冷笑说,三哥,有些话乱说容易闪着舌头的,朋友之间吵吵闹闹无所谓,别扯上天门俩字。

“怎么着?要打我?”我冷眼盯着他的眼睛,和他争锋相对起来。

阎王嘴上的肌肉抽动两下,点点头说:没什么,那咱回头见吧!

说罢话,他一脚踹着摩托车,打算扬长而去。

“等等!”我喊了他一声,阎王不解的回头望向我。

我冷笑说,我想和你打个赌注,今天那小贼谁先按住算谁赢,输了的以后看见赢家主动退十步,敢么?

阎王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得意的表情说,你输定了!我了解你的战斗力。

“就喜欢和爱吹牛逼的人打赌!”我冲他摆摆手,蹭着他身子走了过去。走出去十几步远,我突然发现这小子没有发动摩托车,仍旧不远不近的吊在我身后。

见我回头,阎王乐呵呵的说,别以为我不清楚。马洪涛肯定给了你更确切的资料,你知道那小子会在哪个候车室出现对吧?为了保证公平,我得和你一起行动。

“无赖!”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阎王悠悠的说,骂我无赖,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师父。如果你和他相处几天的话,会发现我简直就是个圣人。

这小子长得本来就帅气,再加上那一脸阳光的笑容,整的简直比我还像个正派。

我嫉妒的小声嘀咕:“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长得好看有个屌用。”

结果很快我就收回了刚才的话,长得好看确实有“屌”用,因为没穿工作服,进候车室的时候,我俩都被拦住了,无奈之下我去随便买了张票进站,而这小子居然只凭借自己俊朗的长相愣是把检票的姑娘给说的放行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检票的姑娘竟然偷偷塞给他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马洪涛告诉我,嫌疑人会出现在“第三候车室”,我故意坐在第二候车站里东张西望,阎王像老朋友似的坐在我旁边,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梳着大波浪,穿着黑丝袜,包臀小短裙的女人靠了靠我胳膊问,喂,你看那妞咋样?

那小妞刚才跟着一个年轻人从站外出来的,那青年去上厕所了,她从外面又是伸腿,又是抖胸的引人目光。时不时还冲长得帅气的路人飞上记媚眼,简直把“骚”字描绘的淋漓尽致。

反正时间还早,我闲得没事干,就和他故意扯犊子说:“从我专业的角度来说,她这样的角儿当不了头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洗浴的味道,不用介绍,别人都知道是干嘛的。”

“欲望的享受远远比精神要刺激的多,你的专业角度可能失灵了,因为你没看到事情的本质。”马洪涛打了个哈哈。站起来就朝那个妖娆的女人走去。

我冷声说,听人劝吃饱饭,这样的女人不能要,等你下班回家,饭是凉的。洞是热的,菜里没有半点汤,洞里全是白豆浆,她绝对属于屌丝女神,有钱人的精盆那一款。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认为刚才和她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好像很眼熟哦?”阎王走出去四五步远,回过头来,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朝着我晃了晃。

“卧槽,你他妈耍诈!”我慌忙站起来往厕所的方向跑,这才突然想起来刚才和女人一块走进来的那个男人长得挺像目标人物,看我站起来,阎王爷反而停下身子,冲我摊了摊手臂微笑说,你看我就说你智力有问题吧?人家说什么你信什么,连这次的目标具体长什么样子都没搞清楚,你怎么抓人?

“啊?”我有点傻眼了。

阎王“嘿嘿”一笑,丢下句“连自己的眼睛都信不过,你到底有没有判断能力了?”拔腿朝着厕所的方向跑,这次我没和他一起跑,而是掏出怀里的照片很仔细打量起来,我可以确定刚才进厕所的那个青年虽然长相同样猥琐,但绝对不是目标人物,狗日的是想玩我,等他蹿进厕所,我也快速离开了第二候车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