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不是一个档次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阎王跑进厕所的功夫,我悄悄的蹿到我第三候车室,为了防止这货跟踪上来,我还特意花五十块钱的高价买了顶老人帽,又从一个外出打工的民工那里买了件破旧的迷彩服外套,找了个犄角旮旯闷着脑袋看报纸,看了一块,我又掏出“目标”的照片打量几眼,顺手就放在了旁边的空椅子上。

阎王这小子不光长得帅气,智商也绝对够用。从死乞白赖的跟着我,再到刚刚两次耍我,不得不说他绝对属于同年龄阶段一个最难缠的对手,自打昨晚上透过医院的监控录像看到他曾经故意路过苏菲的病房门口,我就已经把他列为了“敌人”的行列当中,现在之所以不碰他,一个是我闹不清他的虚实,再有就是不想交恶天门。

根据马洪涛给我的资料,那个街头的“小药贩子”应该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出现,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举着报纸从候车大厅里来回扫视,脑子里却在快速的运转,把我眼下在石市的对手大致分析了一遍。

首先是那个疑似上帝的男人,不管他是不是上帝本尊,单凭绑架苏菲的这一条。我已经给他宣判了死罪,更别说那个畜生还往苏菲的体内种下了毒,其次就是鬼组,我和武藏之间的恩怨基本属于不死不休,我废了他爹,他也几次差点整死我,最后是孔家,孔令杰这个王八犊子还算守信,答应了瓜爷三个月不会难为,这阵子确实很消停,但是我心里清楚,我们之间迟早必有一战。

胡乱琢磨了一个来小时,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撑着报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装作上厕所的样子,开始从候车大厅里寻找这次的目标,第二候车室里的人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密集,寻找起来也不是太费劲,最终我在大厅正中央卖报纸的摊位上看到了照片上那个獐头鼠目的男人。

我深呼吸一口,朝着“报纸摊位”慢慢走了过去,距离那小子还有不足六七米的时候,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我条件反射的转过去脑袋,结果看到阎王一脸笑意的打量着我,朝我努努嘴说:没想到我刚才就在你旁边吧?

阎王戴了副黑框的平光镜,身上不知道从哪淘换来一身山寨的“耐克”,看起来像是个学生,猛地一看确实没认出来。

我冷哼一声没搭理他,阎王接着说:“你的智商确实令人堪忧,我假装进厕所。其实就是为了勾引你主动跑到目标人物会出现的候车厅,没想到你还真上套了。”

“是啊,毕竟没有你们城里人心眼多。”我认命似的点点头,猛不丁指向他身后问了句:梧桐你怎么来了?

阎王下意识的转过去脑袋,我一把揽住他脖颈。伸腿想将这混蛋绊倒,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两手顺势就抱住了我的腰,将我反扭着按倒在地上,速度更快一步的压到我身上,朝着我得意洋洋的呲牙说,拼智慧你不是对手,玩武力你更差劲,你说这样的人,还混什么社会啊?好好的找份工作得了。

“是吗?”我朝着他阴沉的咧嘴一笑。扯开嗓门高喊:“救命啊,快来人呐,抢劫啦!”

阎王的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捂住我的嘴巴冷喝,你他妈疯了吧?待会把车站的安保人员招过来,将咱们全都抓起来的话,谁也别想完成任务。

“我无所谓啦,完不成就算平手,老子宁愿不转正,也绝对不会输给你!”我恶狠狠的盯着他。这家伙此刻骑在我身上,我根本就挣脱不开他,只能想出这个“玉石俱焚”的损招。

眼瞅着一大群旅客围向了我们,包括我们这次的目标人物也看热闹似的伸直了脖子,阎王横着脸说:“服你了,咱算平手,你别喊了OK不?”说着话他同时朝着周围的人群挥手干笑,自己哥们,喝点逼酒,跟我出洋相呢,大家快散了吧。

“那你先滚开!”我朝着他皱着眉头的喝斥,又瞟了一眼“猎物”,脑子里计划,我几步可以冲过去按趴下他。

阎王刚起身,我一个猛子扎起来,拿脑袋重重的撞在他鼻梁上,很早以前我师父就教给过我,鼻梁和眼睛是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我狠狠磕了一下的阎王,捂着脸就蹲在了地上。

我不屑的骂了句:“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然后拔腿就朝“猎物”笑着走了过去,刚迈出去左腿,阎王一把就搂住了我的右腿,将我给拉倒在地上,我慌忙抬起左腿踹他的脸,他更狠,张嘴就咬在了我小腿肚子上。

我俩再次扭打在一起,这回他没法凭借练过的优势揍我,我们就像是小学生打架一起搂在一起从地上滚来滚去,基本上就是他捶我一拳头,我照着他眼窝怼一下,我无所谓,反正早上刚被朱厌胖揍过,腮帮子本来就是肿着的,他打在我脸上疼归疼,可并没有受到大影响,可是阎王不一样,本就白白净净的一张小脸,顷刻间让我砸的跟猪头焖子似的。

这下朱厌告诉我的“抗击打能力”实实在在的体现出来了。我们互相对殴了四五分钟,就被车站里的四五个安保人员给揪起来分开了,临起身的时候,我还不忘冲着他裤裆上又来了一脚,当然没敢使多大力气。但也能让他疼好一会儿。

我朝着按住我的两个安保人员慌忙解释,自己人!我上衣口袋有工作证,那个家伙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强女干犯”快把他控制起来。

“去尼玛的,赵成虎你还要不要脸了?我也有工作证,在我裤子口袋里。”阎王夹着裤裆。一脸痛苦的朝着我破口大骂。

“他有个JB,你们好好的搜搜他口袋到底有没有工作证,冒充警务人员,罪加一等!”我笃定的朝着旁边的安保喊。

一个安保人员从我衣服兜里摸出来工作证,示意同伴松开我。并且给我敬了个礼,另外一个安保人员伸手从阎王的口袋摸索了半天,一脸的迷茫的朝着同伴摇摇头,我走到阎王跟前,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傻逼了吧?是不是发现工作证没了?

“你做的手脚?”阎王牙齿都快咬碎了。

我轻轻点点头说,猜对了。

接着我朝他吐了吐舌头说:小兔崽子,到底还是大哥技高一筹,以后看见我乖乖的后退十步!

“你是真够无耻的,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吧?”阎王瞪着两只大眼睛,咬牙切齿的低吼。

我点点头说:没错!从一开始老子就计划好了,借助车站的安保整你的,拼功夫我暂时整不过你,不过不用着急,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绝对会堂堂正正的击败你的。

几个安保人员拽着阎王就要往治安室带,我冲他摆摆手:回见了您嘞!

阎王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你就是个嘴炮,给你五年你也未必打过我,不过三哥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这次咱们真的只能算平手喽。目标已经离开了候车室,我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走了,不过肯定不会告诉你。

“啊?”我一脸惊慌的来回探了探脑袋,结果正如阎王说的那样,这次我们要抓的家伙消失了。阎王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朝着我放声大笑说,玩阴的,老子也从来没怕过谁。

“算你狠!”我气鼓鼓的冲着阎王翘起大拇指,不等他笑完。我也咧开嘴笑了,从口袋掏出手机按了号码,当着他面,问道:抓着没?

候车厅的门口,不一会儿出现四五个小青年。正反扭着我们这次的目标,朝我招了招手,正是王瓅和几个恶虎堂的兄弟,我瞟了一眼两眼发直的阎王努努嘴,邪笑着说:嗨哥们,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手机可以拍照?还有一种叫“彩信”的功能?傻狍子!

“赵成虎,你这个阴逼!”阎王剧烈挣扎起来,尽管他很恼怒,可丫绝对不敢动手打车站安保,我抚摸小狗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说,等着领导来接你吧,丢人现眼的玩意儿,天门的核心如果都是你这种智商?那不拜认也罢!咱俩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拿之前他在酒吧嘲讽我的话,还击给了他,而且这次的耳光打的更加响亮,说罢话我吐了口唾沫,大摇大摆的朝着候车室门口走去。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设计我的?”阎王从后面很大声的呼喊。

我回头朝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从你走出门岗室。

两个多小时以前,也就是阎王先我一步走出派出所的门岗室,马洪涛喊住我,告诉了我“猎物”的具体位置,同时指了指门岗室墙上的镜子,我看到了阎王从外面等我,当时就给陈二娃和王瓅都发了一条短息。

我先让陈二娃想办法顺走阎王的工作证,然后刚才在第二候车室的等待的时候,我把照片不漏痕迹的递给了坐在旁边的王瓅,这才自编自导的刚刚那一出戏,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打算好了,自己不亲手抓“猎物”,而是和阎王单挑互相消磨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