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我到底是不是男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梧桐站在我们洗浴中心的门口,红口白牙的叫骂:“赵成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除了会耍点阴谋诡计的算计我哥哥,还有什么别的手段?有本事就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和他打一架!”

“笑话,谁告诉你证明自己是男人的手段就必须靠打架的?和谐社会救了他,要不然他不定怎么死,而且我是个君子!你要是真那么好奇我的性别,晚上可以到我房间里来。我手把手的教给你什么叫鞭长莫及。”我撇了撇嘴巴,举起酒杯和茶几上的哥几个碰了一杯。

她从外面该狼嚎的狼嚎,我们在屋里该吃饭的吃饭,看安佳蓓一个劲地瞅着她打量,我踢了踢安佳蓓的脚说:“就当是有人从门口免费给咱们打广告了,你看她的打扮模样多符合咱们洗浴的气质。”

梧桐的长相一般,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个“十二块钱的麻辣烫能一炮磕到天亮”的货,关键这丫头身上自带着一股子媚劲儿,再加上那身纯白如雪的长款棉服简直就好像是我们洗浴中心的金牌代言人。

安佳蓓捂嘴笑了笑,白了我一眼娇嗔,三哥你真坏。

“对付坏人,就得比她更坏。”我乐呵呵的夹了口蒜苔。故意大口咀嚼出声,气的梧桐从门外直跺脚,好像她和我们这道门之间被孙悟空画了个圈似的,骂的那么凶,丫愣是就是不往里走。

胡金猥琐的的咧嘴一笑问我:“小三爷,你是不是到哪打野味儿,完事没给人钱呐?”

“你以为都跟结巴怪似的,少妇们的挖掘机。公主们的好朋友。”我扫了眼旁边正抓着个猪蹄子大快朵颐的朱厌轻笑,这畜生现在是我们店小姐们的保障,每天晚上都有小姐排队等她临幸,有时候真心挺羡慕这样长得不帅,但是却又一技之“长”的男人。

朱厌闷着脑袋只顾着吃,理都不带理我一眼的。

我尴尬的一笑,朝着门外的梧桐喊,老妹儿要不你进来喝口水,完事再接着骂?我瞅你口干舌燥的。

“谁稀罕进你们这种藏污纳垢的鬼地方,里面的人肯定都和你一样无耻!如果不是我师父有交代,不许我进出这类场所,我早就一把火给你们烧了!”梧桐掐着腰怒骂,一句话把屋里的所有人全都包括进去,敢情丫不进来是嫌我们这里脏,这他妈说的我就有点忍不了了。

不等我有什么反应,安佳蓓当时就乐意了。“腾”一下先所有人一步站起身来,径直走向门外,朝着梧桐训斥:“打扮的人模人样的,难道你家里人没教过你说人话吗?”

梧桐也不怵安佳蓓。昂首挺胸的回应:我说错了吗?能和赵成虎这样的阴险小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想必肯定都是些男盗女娼。

两个女人互相敌视着,全都“呼呼”喘着粗气,顿时间给我一种错觉,她们不像是干仗的,反而是站在一起比谁罩杯大。

“有种你再说一遍!”安佳蓓的柳眉倒竖,后背已经微微佝偻下来。

梧桐昂着小嘴儿,冷笑:你让我说我就说?你算个什么货?

梧桐穿一身纯洁如雪的棉服。身上却带着一丝妖媚,像是朵无惧风霜的娇嫩莲花。

安佳蓓黑色的皮衣皮裤加身,紧绷着的后背有一股野性美,宛如一束荆棘密布的暗夜玫瑰。

两人针尖对麦芒的站在一起倒像是副美轮美奂的画卷一般的勾人眼球,我们几个全都抬了脑袋,当然除了朱厌这个在意美食多过美女的异类。

我和胡金、伦哥站起来往门外走,当然我们可没打算群哄而上,只是想把安佳蓓拽回来。毕竟从我们自己店门口,闹的太欢实了就是给别人看笑话,尤其是对面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武藏会所”,尤其对方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集体欺负人似的,影响也不好。

看到我们把安佳蓓拽回来,梧桐还来劲儿了,上蹿下跳的从门口喊叫:“一群窝囊废,只会耍嘴把式!”

“别逼逼了,瞅你长得干干净净的,说话怎么比我内裤还味儿呢?”我驱赶蚊子似的朝着梧桐摆了摆手,这类泼辣的小娘们真心不能惹,惹上了就和狗皮膏药似的死缠烂打,譬如当初的林小梦就是此类的典型代表。

被我抢白了一顿后的梧桐也急眼了,也顾不上之前的忌讳,两步跨了进来,一脚踹在我们的吃饭的茶几上,直接把茶几给掀了个底朝天,其他人因为都站起来了,还不受影响。唯独朱厌闷着脑袋只知道吃东西,被菜汤洒了一身,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

朱厌皱着眉头就站了起来,嘴里还咬着半个猪蹄子。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裤子冲梧桐说,洗干净!

“好啊,有能耐你现在就脱下来,脱下来本姑娘马上给你洗干净!”梧桐属实有点过分了,一脚踢翻我们的饭桌不说,还故意把盆子也给踹出去老远。

朱厌迟疑了一下,直接解开皮带,没错!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皮带解开,脱下来裤子,只穿条花边的裤衩子,然后又将裤子甩在梧桐的脸上,面无表情的冷哼。洗干净!

梧桐骂骂咧咧几句什么难听话,将朱厌的裤子丢在地上,拿脚狠狠的跺了两下,然后又往上吐了几口唾沫。一脚踢了回来说:洗干净了!

朱厌把嘴里的猪蹄递给旁边的胡金,一个跨步就蹿到梧桐的跟前,左手握住梧桐的手腕,右手抡圆个胳膊“啪”的就是一巴掌呼在了梧桐的脸上。这一巴掌打的格外的清脆,不光梧桐傻眼了,我们旁边的这几个人也全都愣住了,就说梧桐长得一般,可好歹是个姑娘啊,一个老爷们打女人属实有点说不过去,我没想到朱厌这么狠,还真能下得去手。

一巴掌下去。梧桐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这妞顿时变身成了女霸王,叫骂着拿手捶打朱厌,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仍旧没法逃出朱厌的拉拽。

朱厌起初没还手,被梧桐从脸上挖了一指甲后,可能也火了,他抬起胳膊“啪”的又是一巴掌,冷着脸,如同机器人似的仨字仨字往外蹦着说:我打人,不分男,不分女,洗干净!

梧桐这下子老实了,“哇”的一嗓子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伤心,豆大的泪珠子顺着面颊往下滑落,我干咳两声没吱声,虽然有点不忍,但也知道这种时候不适合说话。

胡金犹豫了一下,走过去,轻轻推了推朱厌的后背说,朱哥算了,毕竟是个小女孩,跟她一般见识干嘛。

“让开,洗干净!”朱厌一对眸子微微眨动,不带任何感情的晃了眼胡金,胡金咽了口唾沫,又退后过来。

任由梧桐泪如雨下,朱厌仍旧如同木人桩似的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

“梧桐,梧桐!”这个时候阎王跑进了我们洗浴中心,当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当时就怒了,破口大骂:赵成虎,你他妈要干什么?

“我..”我无奈的望向朱厌和哭成泪人的梧桐,干脆跺了跺脚步解释了,反正甭管我说什么,阎王都肯定会认为我在找借口,这个锅说破天也是我背了。

阎王寒着脸咒骂:你他妈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了?欺负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无语的苦笑:老子从你们兄妹眼里当个男人咋就这么难呢?欺负你,你妹说我不是男人,欺负你妹,你又说我不是男人,那你告诉老子,老子欺负谁才算是个男人?

阎王面露杀机,一步一步的慢慢朝朱厌逼近,嘴里低吼:松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